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六 8月 18, 2018 12:30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王年一文集》网络版自序
帖子发表于 : 周日 3月 15, 2009 5:30 pm 
离线

注册: 周日 3月 01, 2009 8:24 am
帖子: 333
敬请指正(网络版自序)


王年一


我的《文选》网络版发表了,我有几句话要说。

(一)发表在这里的,大部分是已经公开发表过的东西,并非已公开发表的全部,也有小部分是没有公开发表过的。这些文字,大部分与“文革”有关,小部分与“文革”无关。

(二)我的《文选》的网络版能够发表,这要十分感谢朋友们的帮助。这些朋友是:丁凯文先生,他是此事的决策者;舒云女士,她是《文选》的责任编辑,做了许多繁琐的工作;何蜀先生,他是我的好几篇文章的合作者,他在合作中出力最多。我诚心诚意地、由衷地感谢这三位好友的帮助。

(三)《文选》的发表,意在请求各方的指正。我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才开始研究“文革”。本来我的文化水平和中共党史水平就不高,思想上禁锢又很多,放不开,不敢乱想和乱写,所以文章的质量都不高。这二十几年来,研究者蜂起,史料不断披露,佳作迭出,我拼命追赶而赶不上。虽说“敝帚自珍”,但我看着旧作也自惭形秽。这次敢于发表,就想听听大家的意见,改正错误。

(四)我研究“文革”有一个特殊的动力,就是我挚爱的胞姐王年芳冤死于“文革”中。胞姐王年芳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与朱德熙、汪曾祺、李萦诸名家同班同学,毕业后留校,先后任罗常培和罗庸的助教。建国后在中国人民大学附中任语文教师。她是一名优秀教师,常为来校参观者作示范教学。《中国语文》创刊号上发表了她的教学经验。她著有《扬州方言研究》一书,由中国科学出版社于1957年出版。后调到张家口师专做语文教师(教授),在“清理阶级队伍”中因受诬陷和无理追问而过不了关,受尽凌辱,愤而在女厕所自缢身亡。在兄弟姐妹中我与她情感最笃,她的冤死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清队”中的蛮横和粗暴,这是这篇小序所不能尽述的)。何蜀兄曾建议我写下来交后来出版《文革受难者》的王友琴女士,我因极度疼痛而难以下笔。一个人,非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是不会自杀的。“文革”后,学校党委为她作出了没有任何问题的书面结论。我在研究中碰到困难或懈怠时,一想到芳姐,就把闷郁和悲伤化为了力量。我谴责、控诉、诅咒“文革”,以慰千千万万个芳姐在天之灵。

(五)还有一件隐私可说:我一生从未被评过“教授”,只是一名副教授。军政大学(国防大学的前身)又有一项土政策。军政大学评定教授时,教授的名额不够多,若干非教学人员(领导干部和机关干部)可以捷足先登,名额就很少了。学校轻政治教员而重军事教员,教授的名额要多给军事教员。有鉴于此,学校就想出了一个土政策:可以提级者不评为教授;评为教授者不提级,二者由本人挑选。我当时符合提级和定为教授的条件。鱼和熊掌不可得兼,我就挑选了提级(由副师提为正师)。事后,军内外的朋友都为我不平,我只能苦笑。学校大概也听到了各种反映,于几年后在宣传国防大学的专题片中,把我列为“中共党史专家”,以作弥补,以示安慰。我本人,从未说过、写过我是“教授”,虽然我的学生中已有几位成为教授。
我向所有读我的《文选》的人致敬,谢谢你们了!如果污了你们的眼睛,我谨致歉意。
(2006年4月30日于北京西郊国防大学第二干休所)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