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一 11月 19, 2018 1:17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吴法宪回忆录》中的林立果
帖子发表于 : 周三 8月 17, 2016 9:07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491
            《吴法宪回忆录》中的林立果

                ·舒 云·

  香港北星出版社2006年出版的《吴法宪回忆录》中,有三个章节专门提到了林彪儿子林立果,可见林立果给吴法宪的印象之深。林立果1967年到空军,1971年9月13日死亡,他在空军司令员吴法宪的麾下有4年多的时间,从羽翼未丰到骑在吴法宪的脖子上。吴法宪不得不承认:由于林立果的上面有林彪和叶群,他是不敢得罪的(《吴法宪回忆录》第851页)。至于林立果那些事,吴法宪说他不知道,也没有林彪知道的任何记载,所以从《吴法宪回忆录》中推论不出林彪纵容自己的儿子搞政治。

◇ 吴法宪建议把林立果放在身边

  吴法宪第一次提到林立果是在他的回忆录第11章,标题是《林立果到空军》。1967年初,叶群对吴法宪说,想把正在北京大学物理系读书的林立果放到北京军区空军司令部当个参谋。吴法宪理解叶群的心思,正值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叶群不愿意林立果到处串联,把他放到军队里控制起来,比让他参加社会上的一些活动要好。吴法宪建议:“放到北京军区空军,还不如直接放到空军司令部。林豆豆现在空军政治部,如果把林立果放到北空,就比他姐姐低了一个档次,他能愿意吗?不如就放在空军司令部,我也好直接管理和照顾,再说离你也近一些。”叶群很高兴,说:“那好,就放在空军司令部。可是干什么好呢?”吴法宪说:“当个参谋也可以,当秘书也可以。当秘书可以放在空军党委办公室。”叶群说:“那还是当个秘书吧。但是立果不熟悉业务,不会做工作怎么办?”吴法宪说:“那好办,‘党办’有老秘书,我可以指定一两个人来专门培养立果。”(《吴法宪回忆录》第708-710页)此时林立果还不是党员,怎么能安排在空军党委办公室呢?叶群不懂,吴法宪也不懂吗?

  按照吴法宪的说法,林立果参军是他和叶群商量的,而把林立果安排在空军党委办公室则是吴法宪定的,与林彪没有关系。有人不相信林彪没有插手,事实上林彪就是这样一种人,除了谈工作再无话可说,不食人间烟火。在延安时林彪眼看宝贝女儿林豆豆饿得哇哇叫一筹莫展,还是叶群搞到了奶粉,林彪惊喜之下连连表扬。武汉即将沦陷,林彪家人因林彪平型关大捷闻名中外,怕遭到日军报复,举家步行逃向延安。只要林彪交代一句,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肯定会妥善把他家人送往延安,他的父母也就不会以70岁的高龄,从1938年春到1943年冬,在逃难路上苦熬5年多,其间死了5口人,包括林彪母亲。林彪得知父母逃难音讯全无只能暗自落泪,毫无办法。林彪父亲眼看全家都要死在路上了,从贵州独山的邮局给延安发电报,这才被辗转接到重庆,继而到达延安(舒云著《林彪画传》明镜出版社2006年版,第192-206页)。

  所以,林立果参军与林彪无关,由包揽林彪衣食住行的叶群与吴法宪联系,在全国停止招兵的1967年,商定了林立果到空军。吴法宪万万不会想到,当时的这一决定,竟会在以后发生那样严重的后果(《吴法宪回忆录》第709页)!

◇ 林立果入党是叶群和吴法宪促成的

  林立果到空军,吴法宪把他安排到了空军党委办公室,并且指定“党办”科长周宇驰负责帮助他,以后又加上了刘沛丰。周宇驰、刘沛丰都曾担任过刘亚楼秘书,尤其是周宇驰,很快就得到了林立果的信任,他们俩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吴法宪回忆: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林立果表现还不错。过了半年以后,叶群就提出:“立果到现在还不是党员,能不能培养他入党。”我说:“可以,周宇驰是一个老党员,就要他培养林立果入党好了。”

  接着,叶群又要吴法宪给“党办”主任王飞作一个交代,要王飞多关照一下林立果。吴法宪告诉王飞:“要多照顾和锻炼林立果。他是林副主席的独子,林副主席把林立果交给我们,这是对我们空军的信任,一定要把林立果培养成才。”

  不久,周宇驰向吴法宪汇报:“可以发展林立果入党了。”吴法宪说:“林立果在政治上当然是没有问题,现在要看其它方面的表现,主要看他的思想意识、工作情况怎么样。”周宇驰认为,林立果在各方面都够条件,没有问题。于是,由吴法宪和周宇驰作为介绍人,支部大会全体党员一致通过了林立果的入党申请,预备期为一年。

  林立果入了党,叶群非常高兴。她对吴法宪说:“空军是可以信得过的,把林立果放在你们那里是很正确的。”“立果在空军,对你们也会有帮助,他可以支持你的工作,可以直接向林总汇报。”吴法宪表示:“这样很好,立果向你们反映什么问题都可以。空军有林总和你的支持,工作是一定会搞好的。”

  吴法宪明显感觉叶群对待林豆豆和林立果是不一样的。对林立果的事情,叶群不仅经常过问,而且不时地要吴法宪他们为他做这做那,有时候还通过林立果直接插手空军的事情,吴法宪感觉很难办(《吴法宪回忆录》第709-710页)。在回忆录中,吴法宪抱怨叶群插手,但从来没有说过林彪插手。在关于林立果的问题上,吴法宪只与叶群打交道,林彪与部下从不谈论工作以外的事情。

◇ 林彪不知道林立果的破格升职

  吴法宪在回忆录第12章有一节,专门谈《林立果的任职和“讲用报告”》。

  1969年10月,叶群对吴法宪说:“现在中苏边界的局势紧张,战备工作吃紧,你的工作又太忙,经常直接向‘101’(林彪)汇报情况也有困难。但是空军又有许多问题,包括作战和建设等方面的问题需要经常研究。在科学技术方面也需要不断地改进,航空工业也要逐渐跟上世界先进水平。‘101’(林彪)的意见,立果除了负担办公室的工作以外,如果他能兼任作战方面的一些工作,就可以从中研究和学习空军的战术和技术。另外,通过立果对一些问题的汇报,‘101’(林彪)也可以帮助考虑建设现代化空军的许多问题,对你们也可以有所帮助。”

  吴法宪回忆:由于叶群是打着林彪的名义,她提出来这个问题以后,我想应该考虑一下。在叶群提出这个问题之前,中央已经任命毛远新为辽宁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李纳也已担任《解放军报》的副总编辑。我想,叶群之所以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可能与毛远新和李纳的任职有关。这样,我考虑林立果是林彪的儿子,是不是也可以在空军任一个差不多的,但是要比毛远新和李纳级别低一些的职务。

  吴法宪与空军党委研究,他说:“林副主席把立果交给我们,这是对我们空军的信任,对空军工作的支持。我们一定要把立果培养好。”大家一致同意任命林立果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

  1969年10月17日,由吴法宪、王辉球共同签署,同时任命刘世英、周宇驰和林立果三个人任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并任命林立果兼任空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吴法宪回忆录》第769-770页)。

  林彪对林立果的破格提拔是否知情呢?

  林彪秘书张云生回忆:林立果被破格提升的事,是在北京值班的郭连凯用电话告诉我的。我们两个人对此十分惊讶。我由于当时过于天真,以为这种事即或被叶群默认,一贯讲“谦虚”的林彪也会阻拦的。这既然是从空军文件中反映的情况,我也就有了把它捅给林彪和叶群的机会。

  叶群有规定,任何事情都不能直接报告林彪,必须先报告她,再由她决定哪些事可以报告林彪。张云生对叶群说:“从空军的一份文件中知道,老虎(林立果)已经被任命为空军党办副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了。”他未加评论,想试试叶群的反应如何。叶群显然是知道的,她说:“这说明我们老虎(林立果)在空军干得不错!这次提拔,完全是空军的事,我并没有给他们做任何暗示。”叶群不放心地问:“你给首长(林彪)讲过吗?”张云生说:“还没讲。”“你就不用讲了。培养老虎(林立果),这本是首长(林彪)的意思。但你不要给他讲老虎(林立果)被提升的事,省得叫他为难;我和他讲就行了”(《毛家湾纪事——林彪秘书回忆录》,春秋出版社1988年7月版,第328页)。

  吴法宪回忆:我原来一直以为叶群传达的是林彪的意见,一直到1989年4月我见到林豆豆,她对我说起,林彪当时根本不知道林立果当作战部副部长的事情,这件事情是叶群和林立果背着林彪一手操纵的。经她这一说,我这才想起来,林彪确实从没有对我直接提到过林立果当作战部副部长,或表示出他知道此事(《吴法宪回忆录》第770页)。

◇ 吴法宪的“两个一切”的后果

  吴法宪回忆:林立果的任职命令公布以后不久,王飞、周宇驰带着林立果来看我。林立果说:“谢谢吴司令对我的培养和教育。”我说:“是你自己的努力,工作水平有很大的进步。你也要感谢党办的同志们,他们费了不少心血。”我说:“今后你可以放手工作了,凡是有关空军建设、科研技术、航空工业,你就可以直接向林副主席汇报,你在空军可以调动一切,可以指挥一切。”这句话一出口,我感到有一点冒失了,但是已经无法收回了。我当时说这话的意思,是因为他可以直接向林彪汇报,可以直接接受林彪的指示,所以就不假思索地冲口出来了这“两个一切”。我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句话,以后把空军闹得天翻地覆。

  林立果和周宇驰他们下去蹲点以后,搞了两个调查报告,提出有关空军建设的十个搞了调查报告,建议研制垂直起降飞机和短距离起降飞机。以空军党委的名义上报,并得到了毛泽东的同意。常委办公会议对此专门进行了讨论,并指定周宇驰到会作说明,周宇驰在会议上介绍情况时说:“吴司令对林立果评价很高,说林立果在空军可以指挥一切,调动一切。”吴法宪没有参加会议,因为害怕得罪林彪,就没有出面说明。

  为了表示对林立果的鼓励,吴法宪送给他一块怀表。这是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打淮阴时缴获的战利品。不久叶群就打来电话,很高兴地说:“吴司令,你这样器重林立果!我们立果说,永远是吴司令的小兵。”吴法宪哪里能想得到,林立果以后竟背着他搞了那么多的事情,甚至还和空军党办的一些人,一起搞他的材料(《吴法宪回忆录》第771-772页)!

  以后王飞在林立果讲用报告后,又宣传了吴法宪说的“两个一切”。事后吴法宪问王飞,为什么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到处宣传“两个一切”。王飞解释说,他当时也没有考虑到这样多,认为无非是表扬林立果的意思,说林立果水平高,不会有什么影响。吴法宪要他立即在录音上把“两个一切”的那一段删去,不准再扩散(《吴法宪回忆录》第773页)。

◇ 林立果的讲用报告出台前后

  林彪秘书张云生回忆:叶群对林办支部书记郭连凯说,老虎(林立果)最近在空军内部讲用,事前想叫他在林办内部先讲一讲,你们帮助他把把关。叶群对林立果讲用报告心里没底,怕他“乱放炮”,安排他在毛家湾试讲一次。而叶群讲了几次,郭连凯都没有动静。叶群火了,郭连凯辩解说,开支部大会不难,可林立果不是咱们林办支部的……叶群说:“反正他是首长的儿子,你们都是他的叔叔,还怕他不服吗?你赶快召集支部大会,我也亲自听听。”7月下旬,林立果不想被叶群操控,但又不敢对抗叶群,只好答应在毛家湾试讲。林彪没有露面,叶群来了,林立果结结巴巴念了起来。叶群打断他:“你这样照稿念,我们可受不了。你最好参考着稿子,按照大意讲给我们听,这样也使我们觉得自然些。另外,你在正式讲用前,也应先给我们报个题目,使我们对轮廓有个印象。”林立果不得不重新讲起,讲了三四十分钟,又被叶群打断,说“听不进去”,“全是干巴巴的议论,没有一个生动的例子。就这个水平,还能拿到空军去讲用吗?”林立果解释说,准备了很多素材,具体事例也不少,但怕时间不够用,就都省略了。然后林立果又讲了一小时。叶群听烦了,坐累了,一句话也没说。人一散去,林立果就在背地里骂道:“叶老胖他妈的太不够朋友了,咱们走着瞧!”(《毛家湾纪事》第391-393页)

  吴法宪回忆:叶群告诉我,“林办”的人对这个“讲用报告”反映强烈,都认为讲得不错。我说,林立果是空军的干部,既然“林办”的同志反映很好,那就叫林立果在空军的干部会上也讲一次吧。随后,我把这个意思告诉了王辉球。

  1970年7月31日,空军政委王辉球召集空军司令部、政治部二级部长以上的干部,在空军办公大楼的七楼会议室开会,听取林立果作“讲用报告”。林立果讲用报告大致上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学习毛泽东著作的问题,第二部分是“抓革命,促生产”的问题,第三部分是中国要强盛的问题。

  吴法宪回忆:“讲用报告”开始以后,王辉球才要秘书通知陈绥圻(吴法宪夫人、吴法宪办公室主任)去参加会议。等陈绥圻从西山赶到了空军大院时,林立果的报告已经开始一个小时了。会议中间,周宇驰对陈绥圻说,林立果讲完是不是请她也讲几句。陈绥圻因事前没有准备,就说不讲了。周宇驰又提议:“那就带领大家喊几句口号吧?”陈绥圻不好再推,就让他帮助拟几个口号。林立果的这个“讲用报告”很长,差不多讲了整整一天。讲完以后,王辉球首先讲话,接着王飞又讲了话,他们两人都对林立果的报告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最后,陈绥圻带领大家喊了十几个口号,会议就结束了。

  吴法宪没有参加林立果的讲用报告会,事后调来录音听了一遍,感觉林立果讲话的口气太大。其是第三部分,如果由林彪来讲还比较合适。但出自林立果之口,就显得太过了。但吴法宪还是打电话给叶群,表示林立果在林彪和她的培养、教育下,林立果到空军以来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进步,他的这个报告讲得很好,是在空军放了一颗“政治卫星”。叶群听了我的话很高兴,说:“都是吴司令你的培养。今后对立果还要严格要求,让他不要翘尾巴。”

  吴法宪明确表示不同意大肆宣传林立果这个“讲用报告”,不同意印发,叶群也表示“不要印发。”但是挡也挡不住,印刷了各种版本。在九届二中全会后期,连周恩来都提及此事,吴法宪又严令将此风刹住,但也未完全奏效。后来,这个“讲用报告”不仅在空军中广为传播,而且还传向了全军,传向了全国。(《吴法宪回忆录》第772-774页)。

◇ 林立果“小舰队”的来龙去脉

  1968年夏天,空军党办的王飞和周宇驰向吴法宪提出,林立果到空军已经快一年了,他学习努力,工作也很积极,现在他想到下面去转一转,搞一点调查研究,为空军领导收集一点材料,提供一些意见。吴法宪说:“这些都很好。他是空军党办的秘书,为空军党委做一点事情,应该放手让他去干,对他也是一个很好地锻炼。能够下去,做一些调查研究,提出建议,也算是一点成绩嘛!”

  1969年2月16日,林彪给周宇驰、刘沛丰写了一个条子:“周宇驰、刘沛丰同志:这两年老虎(林立果)在你们帮助下能力上已有进步,今后可让老虎多单独行动,以便锻炼他的独立工作能力。此致敬礼,并感谢你们过去对他的帮助。林彪,二月十六日。”(中共中央文件【1972】第24号,整篇除一个冒号外,再无标点)

  这张纸条是林彪应林立果的要求写的,否则林彪怎么知道周宇驰和刘沛丰?写这样“独立工作”的纸条林彪还是愿意的。但是,林彪决不会为林立果升职去写“条子”,否则批判林彪时也不会拿出这样一张说明不了任何问题的纸条当“靶子”了。至于1969年林彪视察张家口带上林立果,1970年庐山会议林立果打着军委办公厅秘书的旗号上山,都是叶群安排的,林彪并不知情。

  林彪秘书张云生回忆:1970年3月,林彪让秘书于运深打电话到毛家湾,要张云生等为他在四届人大讲话准备“条子”。林彪指示,由张云生、李春生两个秘书和老虎(林立果)组成一个调查研究小组,研究的题目就是怎样搞好抓革命、促生产。于运深传达说:“这个调查研究小组由张秘书牵头,要抓紧时间,争取早些搞出个眉目来。”张云生问:“首长这个指示,叶群知道吗?”于运深说,还没有报叶群。张云生说:“你不要报了,我和李春生一起去搞调查研究,但不要再牵上老虎(林立果)。他愿意搞什么调查研究,那是他的事。如果再报主任,那是自找麻烦。”于运深说:“这是首长亲自发的话啊!”“首长发的话多了,那要看指什么事。你想想,如果主任再插手,我怎么应付?如果老虎(林立果)不听我的,我怎么办?再说,我能领导这只老虎吗?”张云生要于运深报告叶群,首长让搞搞抓革命、促生产的调查研究,同时他也向林立果通报了,却闭口不谈“牵头”的事。林立果听后很高兴,说“你搞你的,我搞我的,我们平行作业。”(《“文革”期间我给林彪当秘书》,张云生、张丛堃著,香港中华儿女出版社2003年版,第582-583页)

  张云生深知,毛家湾人事关系的错综复杂,名义上是林彪至高无上,实际上是叶群当家,再牵上林立果,那就更不好办了。事后林彪并没有查问他们是否组织了调查研究小组,他只要结果,不要过程。因为颇有经验,所以张云生才敢于“修改”林彪的指示。

  吴法宪回忆:大约是1970年10月,叶群对我说:“立果这个孩子,要想在空军干下去,就得好好学习点业务,从技术上去发展。这次他在庐山上看到了一些情况,就再也不愿意从事政治了。他愿意到广空的飞行部队去蹲点,搞一点调查研究,研究一下飞行部队的训练和有关安全的问题。”我问:“为什么要到广州去?广州那么远,不好照顾怎么办?”叶群说:“是他自己要去的。”我听了以后说:“既然你同意了,我也就没有意见。”

  为了工作方便和林立果的安全,我要王飞他们成立一个调研小组,让他们用这个调研小组的名义下去活动。我给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调查下面部队飞行训练的情况、事故情况和存在的问题。我还特别叮嘱王飞和周宇驰,下去后,一是要注意保密,二是要注意安全,不要出任何问题,否则的话我们就对不起林彪了。以后,我实在是因为各方面的工作太忙,一直没有具体过问调研小组的情况。这个调研小组到底有多少人,又开展了些什么活动,我并不知道。“九一三事件”以后,有人把调研小组与“小舰队”联系起来,说是我批准成立的这个“小舰队”。实际上,我批准成立的只是一个调研小组,而“小舰队”是林立果他们背着我搞的,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我也是在“九一三事件”以后,才知道有这个“小舰队”的问题(《吴法宪回忆录》第769页)。

  林立果去了广州不久,就搞了一个“空9师飞行训练安全经验总结”的材料。吴法宪看了这个材料以后,感到不错,觉得还是有一些说服力的,就上报了总参。这个材料后来经毛泽东和林彪的批准下发,并在空九师开了一个现场会。

  吴法宪回忆:这之后,林立果和周宇驰回北京来看我,说是要学习开直升机,以便掌握一点第一手材料,下去的时候少说一点外行话。对此,我坚决不同意。我说:“林立果不是飞行员,学习什么驾驶直升机?万一发生事故,我怎么对得起林副主席!了解一点飞行规律,懂得一点飞行技术就可以了,不要自己去学习开飞机。”

  为了这件事,我又打电话去告诉叶群,叶群也不同意。在我的坚决反对下,林立果后来没学成驾驶直升机,但是后来事实证明,周宇驰还是瞒着我偷偷地学习了驾驶直升机。我当时完全认为林立果、周宇驰他们真的是在搞调查研究,学习飞行技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还在底下搞一些别的名堂(《吴法宪回忆录》第847页)。

  吴法宪回忆:直到“九一三事件”之后我才知道,庐山会议以后,叶群、林立果背着我,同空军的少数人搞在一起,干了许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九一三”以后,在我被逮捕以前的这一段时间里,经过群众的揭发,卫戍区的搜查,我才知道不仅在广州和上海,就在北京的空军招待所、西郊机场、空军学院、和空军二高专等处,都有林立果的专用房屋。这些被称为林立果的据点,但我当时却一点都不知道。林立果等人的这些事情都是背着我干的。我当时也被庐山上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已经顾不上空军里的这些事了(《吴法宪回忆录》第850-852页)。

  综上,林彪对林立果在空军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林彪从来在林立果的问题上发号施令,吴法宪的“两个一切”与林彪无关。至于《“571工程”纪要》,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林彪参与,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林彪知道。在“九一三”事件,林彪没有错,更没有千错万错。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马航的MH370葬身在南太平洋,至今下落不明,但总不能叫机上200多乘客都负责吧?林彪临走说的是去大连,不是苏联,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林彪知道去苏联。总之,林彪和林立果是亲生父子,但同时又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如果儿子犯法,非要诛连父亲,对这种的“王法”那就无话可说了。


华夏文摘增刊第1042期 2016.08.09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