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一 11月 19, 2018 1:54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4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新史记》专访舒云
帖子发表于 : 周二 2月 28, 2012 9:19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491
研究林彪和“九一三”事件,舒雲是一個繞不開的名字。
這位在林彪殞命大漠時才17歲的女兵,頑強自學,業餘創作,成長為一位軍旅專業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她主要從事傳記文學寫作,出版過《羅瑞卿大將》、《百戰將星楊勇》、《開國紀事》等大量作品。參加聶榮臻元帥傳記組之後,她接觸到很多關於林彪的資料,從1987年開始,全面搜集資料,尤其是第一手資料,遍訪林彪親友、部屬及其家人、事件當事人、目擊者,潛心研究林彪其人其事。國內關於研究和介紹林彪仍然受到很大限制,她這方面的著作,都在香港明鏡出版社出版。計有:以調查九一三事件為主的上下冊《林彪事件完整調查》,研究林彪一生、包含千幅圖片和十多萬字文字的《林彪畫傳》,上下兩厚冊《林彪日記》(與林彪的秘書李德合著)。2011年“九一三”事件40周年前夕,她又出版了《百問“九一三”》和《林彪元帥最新相册》。這些書,是迄今爲止最完整、最深入、也可以說最權威的關於林彪和“九一三”事件的著作。

2011年11月,《新史記》記者高伐林對舒雲進行了書面專訪。


新史記:上一次我採訪您是2006年8月,已經好幾年過去了。幾年來,在包括您在內的許多人士努力下,林彪及“林彪集團”、“林彪事件”的真相漸漸顯現,海內外廣大民眾對“文革”中這一最轟動事件之一、也堪稱中共黨史中最重大事件之一的看法,也正在得到矯正、澄清和深化。在這個過程中,在老的疑問一個個得到解答(至少得到解答的線索)之際,人們也不斷追問更多的問題。

舒雲:正像您所說,林彪事件的真相被越來越多的人所認識。我感到非常高興的是,在中國大陸,林彪的前半生已經得到肯定,他的元帥像長期掛在軍事博物館裏。更可喜的是,大陸學者和老百姓可以像討論其它學術問題一樣討論林彪事件了。但願不遠的將來,會給林彪一個新的說法。




十年磨出《百問“九一三”》

新史記:我知道您的《百問“九一三”》,早寫就了草稿(雖然當時沒用這個標題),也得到了當時還健在的黨史專家王年一教授的肯定,為何沒有儘早推出呢?在今年推出,您是怎麼考慮的?從當時那一稿到今天成書,從內容上,您覺得有哪些進展和提高?有沒有重大的實質上的訂正和更動?

答:《百問“九一三”》原名《百問百答“九一三”事件》,成文在2002年左右。2000年時,我研究“九一三”事件已經十幾年了,卻不料越研究疑問越多,我考慮應該把這些疑問整理出來。最終搞了一個《百問》,有七、八萬字。王年一老師看後評價很高,同時他也提出了修改意見。

2004年丁凱文先生主編《重審林彪罪案》一書,我本想把已經成稿的《百問百答“九一三”事件》給他。但左思右想,還是心有餘悸,就壓下來了。

隨著時間推移,林彪和“九一三”事件越來越成為歷史。越來越多的當事人接受了我的採訪,同時我的思想也在不斷解放。承蒙明鏡出版社何頻先生的大力支持,2006年出版了我著的《林彪事件完整調查》(上下冊),2007年出版了我著的《林彪畫傳》。

《林彪事件完整調查》與《百問百答“九一三”事件》的體裁不同,主要全面敘述“九一三”事件過程,同時也有《百問》的成果。說是“完整”調查,實際上只是冰山一角,所以我還在做這件事。隨著吳法憲、邱會作、李作鵬回憶錄的出版,在新的材料和海內外眾多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我重新撰寫《百問“九一三”》。承蒙何頻先生再次大力支持,終於在“九一三”事件40週年之際問世了。

其實“九一三”事件在1972年中央專案組審查時就清清楚楚了,林彪與“九一三”事件無關!《百問“九一三”》只是把我儘可能想到的疑問整理出來,以期拋磚引玉。


從《林彪畫傳》到《林彪元帥最新相冊》

新史記:前幾年您已經編出一本《林彪畫傳》,為什麼又編出一本《林彪元帥最新相冊》?您覺得這本書主要的新意是什麼?

舒雲:《林彪元帥最新相冊》仍然是在何頻先生的大力支持下,在“九一三”事件40週年之際出版。

2007年明鏡出版社出版了我著的《林彪畫傳》,這是第一本圖文並茂的林彪傳記,除了30多萬字的簡傳,還發表了1000餘張照片。這之後,有模仿本出現。我想,為了紀念林彪,應該出一本儘可能全面的林彪相册,讓熱愛和研究林彪的人們珍藏。

可是,想在大陸出版林彪相冊困難重重。中國十大元帥除林彪外,都有官方出資的相冊,而《林彪相冊》想在大陸出版,幾無可能。當然可以私人印了林彪相冊分送好友,可是要印質量較高的相冊,需要投資幾十萬甚至幾百萬人民幣。

還有一個更大的困難:“九一三”事件後,存世的林彪照片或者被臉上打叉,或者被撕毀燒掉。林彪自己家中,包括親戚家中的林彪照片,被全部查抄,至今沒有發還。

隨著大陸對林彪前半生的肯定,林彪照片及林彪文選在互聯網上不再被刪了。2007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80週年之際,軍事博物館公開掛出了林彪照片。以後軍事博物館除長年展出十大元帥的照片,還展出了很多林彪遺物,包括林彪以抗大校長的名義頒佈的抗大畢業證書,林彪簽發的作戰命令等。如此,我又幸運地搜集到了1000餘張有關林彪的照片,加上《林彪畫傳》裡的照片,已經有2300多張了。

這裏要特別提到的是,《李作鵬回憶錄》出版後,李作鵬大兒子李冰天贈給我十幾張有關林彪、葉群的照片,其中特別珍貴的是李作鵬1946年親自為葉群和林豆豆拍攝的照片。在此我表示衷心的感謝。同時我還要感謝所有為林彪拍照的攝影師們,他們讓林彪的影像能夠流傳永遠。雖然我主編《林彪元帥最新相冊》完全是義務勞動,但是我願意自己出資,對林彪等人拍照的攝影師致以薄酬,以表心中的感謝。

新史記:從上一次接受我的採訪以來,您關於林彪“九一三”事件的看法,有什麼樣的新變化嗎?

舒雲:接受您的採訪已經五年了,時間過得真快。

新浪網有一個博客《舒雲探訪“九一三”事件》,每天點擊率在一萬上下,說明關注“九一三”事件的人越來越多。而且能在互聯網上自由討論,這是極令人高興的。
2012年是我研究林彪事件的第25年。

隨著採訪的深入,我始終認為林豆豆的看法是對的,林彪對於“兩謀”(謀害毛主席、南逃廣州另立中央)毫不知情,林彪是被葉群、林立果挾持走的。我採訪過的林彪辦公室工作人員也都是這個看法。

林彪說他是“民族主義者”,說明他不想到蘇聯去。

有人說“林彪是自己上的飛機”。確實,林彪是自己上的飛機,但是飛到哪裏,卻由葉群一手掌控。葉群騙林彪非常容易,林彪臨走時對內勤小陳說的是“去大連”,這也就是說,葉群騙林彪去大連。

林辦工作人員一致認為,林彪是很好騙的。而且林彪晚年衣食住行都由葉群安排,他跟著走就是了。

研究林彪又有新突破

新史記:上次採訪問過您在研究林彪及林彪事件上最大的發現是什麼,這次也同樣想問您,最近幾年來您對林彪及林彪事件的研究,最大的突破是什麼?

舒雲:“九一三”事件40年之際,《人民日報》社主辦的《文史參考》雜誌2011年9月(上)刊登了我的《“九一三”事件十大謎團》一文。有沒有“最大的突破”我不知道,但是每次採訪總是有驚喜。

例如,關於林彪飛機失事的原因,中國空軍專家組給的結論是“缺油導致野外迫降”。而我得出的結論:不是缺油,是林彪飛機在山海關機場被油罐車撞壞了。

潘景寅最後一句話是:“油加得差不多了,我去看看。”從接到“加油”的電話到潘景寅上飛機,有20多分鐘的時間,而加油一般十幾分鐘就夠了,何況又是兩輛油車同時加油。所以潘景寅要求加的4噸半油加進去了。就是說,林彪飛機起飛時油是17噸半,足夠飛到伊爾庫茨克。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既然油是足夠的,為什麼潘景寅要在溫都爾汗野地迫降?距離烏蘭巴托機場只有300公里了呀,這點距離對三叉戟來說,就是十來分鐘的事!為什麼不到烏蘭巴托機場迫降?而要採取自殺式的野外迫降?

時任山海關場站參謀長的佟玉春揭開了這個謎。他認為三叉戟在起飛時右翅膀被油罐車撞壞了(詳見《新史記》第3期佟玉春口述、舒雲記錄《山海關參謀長:三叉戟墜毀另有原因》一文。——編者註)。飛行一兩千里後,造成右翅膀的油箱漏油,再也不可能往前飛了,不得不在野地迫降。這樣也可以解釋三叉戟右翅膀根部的大洞。

但是,我得到另一個最新的情況是林彪飛機一出國境線就著了火,這如何解釋?看來還有待於黑匣子“說話”

舒雲(續前):我認為另一個重大突破是從林彪座車“大紅旗”上跳下來的李文普的自傷。我首次採訪了給李文普手術的281醫院的醫生、護士。李文普中彈的子彈進口是在左胸乳頭下兩公分,子彈從胸壁裏穿到左上臂,出口在左上臂外側。手術主刀的李太和醫生當場問李文普:你的左臂是揚著的?你是自傷!李文普沒有否認。因為只有這個姿勢,才能產生這樣的彈道。李文普自己打自己——8341部隊二大隊大隊長姜作壽也這樣認為。“大紅旗”上沒有李文普的彈洞,姜作壽認為從彈道學上分析,李文普是自傷。我在《百問“九一三”》中詳細分析了李文普自傷的心理過程,包括他聽到飛機起飛聲一愣。

第三個重大突破,我認為是李偉信被捕後說“我要見汪東興”。李偉信是林立果貼身的生活秘書,他為什麼要見汪東興?這說明,林立果的一舉一動早通過汪東興到了毛澤東那裏。這也證實了我關於林立果身邊有密探的猜想。

此外,還有更多的小小突破,還是請看《百問“九一三”》,我就不在這裏一一敘述了。

新史記:對“九一三”事件中有關各方(毛、周、林、葉等)的互動、處置,您根據您調查掌握的史料和當事人的說法,是否能有一個基本的概述——究竟是林被葉、果欺騙脅迫出逃,是毛逼林逃?周逼林逃?抑或是其它?——例如,現在有一種分析認為,林彪事件是雙方都誤解對方意圖造成。哪一種說法最能合理解釋所有相關人士的行動?哪一種說法在您看來最離譜?

舒雲:前面我說過,我同意林豆豆的說法,林彪是被葉群、林立果挾持走的。葉群、林立果為什麼挾持林彪走?我同意王年一老師等人的結論:是老毛逼的結果。老毛南巡已經放話,九屆三中全會肯定要解決林彪問題。林彪的態度是坐著等死,而葉群、林立果心有不甘,要拼個魚死網破。

我認為最離譜的說法就是官方說法,說林彪主動要走的。至今沒有證據,證明林彪想逃往蘇聯,也沒有證據表明林彪同意去廣州。我認為林彪既不知道去蘇聯,也不知道去廣州。因為葉群所騙,林彪只認為是去大連。

新史記:但從有關材料看,難道林彪父子等人不是確實打算南至廣州嗎?最近就有材料披露(例如,從周宇馳女兒的文章看),廣州軍區空軍參謀長顧同舟在1971年9月5日說“周宇馳9月12日要來廣州”。

舒雲:當事者的後人,有可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相信顧同舟說過這句話。但是,顧同舟9月5日說“周宇馳9月12日到廣州”與9月12日晚上王飛等人研究9月13日一早去廣州是兩回事。在採訪周宇馳的雲雀機組成員和資料中我獲知,周宇馳在得到老毛南巡講話前,準備到廣西桂林。現在看,周宇馳到廣西桂林可能是幌子,他實際上是要去廣州。這就是顧同舟說的“周宇馳9月12日要來廣州”的詮釋。

我曾採訪過顧同舟,他說1971年9月5日下午和晚上連續傳達毛澤東南巡講話。這就是說,顧同舟在說“周宇馳9月12日要來廣州”時,他還不知道毛澤東南巡講話。顧同舟是當晚11時以後將毛南巡講話的內容用電話傳達給于新野的。得到毛澤東南巡講話的內容後,周宇馳取消了廣西桂林之行,9月6日他駕駛直升機把毛南巡講話的記錄稿送到了北戴河。

這裏更要特別說明,周宇馳說到廣州,並不等於林彪要到廣州。打算南至廣州的,不是林彪而是林立果。我們一定要把林立果和林彪區分開來。林立果等人研究“兩謀”,與林彪無關。

林彪和林立果雖是父子,卻是兩個獨立的人。林彪雖有“接班人”的桂冠,卻只是一個坐在黑屋子裏的病號。林立果這時翅膀已經硬了,是空軍作戰部副部長。又有他的“師傅”周宇馳、劉沛豐輔佐,身邊還有于新野。就是他們背著林彪拿出三個方案:

第一方案是想在南方暗殺毛。毛澤東9月12日返回北京,粉碎了林立果的第一個方案。

林立果立即佈置第二方案,南飛廣州,由周宇馳在北京主持,他則飛到北戴河,和葉群一起把林彪弄到廣州。9月12日晚上王飛主持會議,研究第二天一早去廣州。王飛將與會人員分成四個小組,分別“保護”黃吳李邱上飛機。但會議被周恩來查封大飛機打斷了,林立果的第二方案也因此流產。

林立果的第三方案是北飛蘇聯。因為周恩來給葉群打電話,要半夜到北戴河看望林彪同志。葉群、林立果慌了,半夜把服了安眠藥的林彪從床上拖起來,騙他去大連。林彪上了飛機,而飛機飛出了國境……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新史记》专访舒云
帖子发表于 : 周四 3月 01, 2012 8:12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491
新史記:經過多年來您與許多人士的努力,關於林彪的“兩謀”罪名,基本上已經弄清並無證據,而黃吳李邱幾位老將更與“兩謀”沒有關係。但是有人問:毛澤東所代表的路線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那麼,以林彪為首的群體,在其中起了什麼作用?對這些作用,站在今天的高度應該如何評價?

舒雲:我認為“兩謀”是有的,是林立果和周宇馳等人搞的。林彪、黃吳李邱與“兩謀”無關。黃吳李邱在1980年審判“兩案”時,摘清了與“兩謀”的關係。“兩案”沒有審查林彪,但是也沒有發現林彪與“兩謀”無關。按照“疑罪從無”的原則,林彪是無罪的。

現在有一種奇怪的現象,擁毛者和反毛者都罵林彪。我認為:凡是瞭解林彪的人,沒有罵林的,而是對林彪百般同情,因為林彪沒有幹壞事。而罵林的人根本不瞭解林彪,只是人云亦云,罵的都是口號式的。如果他們瞭解了林彪,就根本不可能罵林。

毛澤東所代表的路線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這我不否認;但是毛澤東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創下不朽之功,這也應該是歷史事實。無論是1959年廬山會議,七千人大會,還是“文化大革命”,林彪都是從團結出發,支持毛澤東,希望我們的國家不要亂,希望國泰民安。這也是林彪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大錯誤,他看出了毛澤東的問題,卻一味順從。當然,如果他像彭德懷一樣仗義執言,早被打倒了。還有一個重要問題,個人崇拜並不是始自林彪,當年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等誰沒有狂喊過毛主席萬歲?

李銳說:沒有林彪,毛澤東發動不了“文化大革命”。我當場反駁他:沒有誰,毛澤東也能發動“文化大革命”。李銳沒有反駁我。以後,我在網上看到李銳的文章,提“沒有林彪,毛澤東可能發動不了‘文化大革命’”。我還是堅持認為,沒有林彪,毛澤東一樣發動“文化大革命”。

縱觀林彪在“文化大革命”中的表現,他除了前期有軍委八條命令等外,幾乎一直處於被動,他甘於處在沒有一點權力的“副統帥”位置上。除林彪在天安門城樓上的講話都是張春橋起草的以外,林彪在會議上的講話,反覆強調“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發動的,劉少奇的專案是江青搞的之類。可以感覺到林彪在努力與“文化大革命”保持距離,不想掠人之功。

有人說林彪整人,列出幾個人名,卻又舉不出具體事例。眾所周知,不要說打倒劉少奇、鄧小平是毛澤東的意思,就是打倒賀龍、羅瑞卿等將軍們,都不是林彪所能做到的。

林彪崇尚孔子,強調與人為善,他的名言是“狠狠地批,狠狠地保”,很多老將軍被他保下來了。

新史記:您如何評價吳、李、邱的回憶錄遺作,和黃永勝的兒子所寫的關於父親的書?這些回憶錄,對您調查研究林彪事件,是否有幫助?他們敘述的情況,與你所調查瞭解得到的材料是否基本吻合?

舒雲:隨著林彪前半生的肯定,越來越多的當事人敢於口述實錄了,這是可喜可賀的事情。
我很高興吳、李、邱回憶錄的出版,在吳、李、邱回憶錄中,都有新的史料披露。例如:
《李作鵬回憶錄》以強有力的事實,說清了林彪飛機強行起飛與他無關;

《邱會作回憶錄》披露了九屆一中全會政治局委員名單的擬定過程,正像林彪“被接班人”一樣,葉群進政治局的提名是毛澤東所為,與林彪無關;

邱會作還披露了中央專案組製造的所謂“八八政變”——在中央專案組的逼供下,吳法憲被迫編造葉群在1971年8月8日講了“政變”,但由於邱會作實事求是,最後弄清了“八八政變”是無稽之談;

《吳法憲回憶錄》對“不設國家主席,林彪往哪擺”作了糾正,吳法憲說這句話不是葉群說的,而是汪東興說的,為葉群洗清了一個冤案。

“九一三”事件中沒有一位當事人經歷了全過程。就是目擊者,也可能由於種種原因,不一定能複製出現場的一舉一動,而出現錯誤的回憶。比如吳法憲關於“九一三”事件在西郊機場的回憶,就與空軍副參謀長胡萍的回憶不完全一樣。

當事者可能有錯覺,記錄者更可能出錯。最近看到一篇描寫“九一三”事件的文章,說“九一三”事件中張清林衝著林彪“大紅旗”打了幾槍,林彪飛機從山海關飛走半小時後又飛了回來盤旋……我啼笑皆非,專門問過張清林。張清林說他是想衝著“大紅旗”打槍。“想”在那位記者筆下,竟成了事實!這不是在誤導嗎?至於林彪飛機飛走又飛回,更是不可能的事。試想,林彪飛機飛走半小時,又飛回山海關,一來一去,一個小時過去了。林彪飛機在空中不到兩小時,刨去出國境後的半個多小時,只有一二十分鐘的時間了!可是從山海關飛到北京還要40分鐘,林彪飛機怎麼可能再從山海關飛到國境線?“九一三”事件的謠言已經夠多的了,希望大家不要再製造新的不實之詞。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新史记》专访舒云
帖子发表于 : 周六 3月 03, 2012 12:28 a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491
新史記:記得您曾經寫過,記載《五七一工程紀要》的筆記本出現得十分蹊蹺。近年來關於這一問題,是否有了新的線索?今天您對《五七一工程紀要》的看法如何?對林立果等人應該給以什麼樣的評價?

舒雲:我認為林立果搞的《五七一工程紀要》與林彪無關,但裏面可能有林立果聽到的林彪談話。我認為,林立果《五七一工程紀要》的眾多內容,現在來看是完全正確的。

《五七一工程紀要》的格式與林彪“拉條子”(講話前準備一個提綱)類似,因為林立果參加過為林彪“拉條子”,深得真傳。也可以看出,林彪是著力培養林立果的。

關於《五七一工程紀要》發現過程中的謎團,有一點新線索。在“九一三”事件發生後,北京衛戍區當天對林立果在北京的幾個“據點”進行了查封,並派了重兵看守,不許任何人進入。為什麼兩三天後,空軍學院這個發現寫有《五七一工程紀要》的“據點”無人看守?是故意為之?還是為了給李偉信提供方便?

為什麼說林彪與“兩謀”無關?這也是根據之一:至今,除李偉信交代“林立果說林彪知道《五七一工程紀要》”,再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林彪知道“兩謀”。林辦秘書能繪聲繪色地談林彪關於“一號命令”的經過,卻沒有一個人,包括李文普,能談出林彪與“兩謀”有什麼關聯。甚至林辦沒有一個人能說出林彪反毛——哪怕蛛絲馬跡也沒有!

林彪女婿張清林最近說葉群也不知道“兩謀”,我認為這值得商榷。林立果不可能把全部內容告訴葉群,但林立果沒有葉群支持,他不可能把林彪弄上飛機。從中央文件公佈的葉群手寫的王飛等人的代號來看,葉群有可能知道《五七一工程紀要》的部分內容。

新史記:現在官方在重新評價林彪問題上是否已經出現新的跡象,會有什麼樣的思路?是否有可能開放更多的檔案資料,對更多遺留問題逐步加以解決?

舒雲:1980年“兩案”審判後,就逐漸縮小審查範圍,包括沒有上飛機的五位機組人員檔案中的不實之辭都被燒掉了,也承諾生活待遇可以改善。但是,有鄧小平說“不動”,還有一些受九一三事件牽連的高級幹部,沒有按照規定離休。也還有一些被判刑人員出獄後至今沒有落實政策,例如像王飛連身份證都沒有……他們都已經七、八十歲了,盼著早日平反冤案。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新史记》专访舒云
帖子发表于 : 周日 3月 04, 2012 8:40 a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491
舒雲:林彪事件中的冤案太多了,我建議中共中央復查林彪事件。但願不遠的將來,會給林彪事件一個公正的說法。

新史記:目前在林彪問題的處理和研究上,最主要的難點是什麼?徹底弄清林彪問題,有什麼樣的現實意義和長遠意義?

舒雲:據說有一種說法,要林還是要毛?我認為復查林彪一案,並不是否定毛。劉少奇平反否定毛了嗎?沒有,反而證明了我們的黨偉大光榮正確,實事求是,敢於否定自己的錯誤。
我認為目前最主要的難點是歷史檔案沒有開放。不過,也別指望檔案裏有什麼驚天內幕。
借一位網友的話,“九一三”事件最重大的歷史意義,就在於許多人從這天起,學會了獨立思考,從此“恍然大悟”,一通百通!

我從來沒有接受過面對面的採訪,上次接受您的書面採訪也是第一次。為什麼再次接受您的書面採訪?是因為我非常感謝明鏡出版社的老總何頻先生。他傾力為林彪出了一系列的書,包括我的幾本書《林彪元帥完整調查》、《林彪畫傳》、《林彪日記》(與李德合作)、《百問“九一三”》、《林彪元帥最新相冊》。沒有何頻先生和明鏡出版社的辛勤努力,我們研究林彪的成果不可能廣為人知。同時我也要感謝您,您的提問讓我更深地思考了一些問題。

新史記:我們也要感謝您,為弄清史實真相付出如此之多的心血。您是否還打算對林彪問題繼續研究下去?有什麼具體設想?
舒雲:我想我以後只會幹一件事,就是研究林彪。
我喜歡巴金譯的俄國作家屠格涅夫的散文詩《門檻》。我想林彪是這樣,我為林彪作傳,我也是這樣!


附:門檻

作者:(俄)屠格涅夫 譯者:巴金

我看見一所大廈。正面一道窄門大開著,門裏一片陰暗的濃霧。高高的門檻外面站著一個女郎……一個俄羅斯女郎。
濃霧裏吹著帶雪的風,從那建築的深處透出一股寒氣,同時還有一個緩慢、重濁的聲音問著:
“啊,你想跨進這門檻來作什麼?你知道裏面有什麼東西在等著你?”
“我知道。”女郎這樣回答。
“寒冷、飢餓、憎恨、嘲笑、輕視、侮辱、監獄、疾病,甚至於死亡?”
“我知道。”
“跟人們的疏遠,完全的孤獨?”
“我知道,我準備好了。我願意忍受一切的痛苦,一切的打擊。”
“不僅是你的敵人,就是你的親戚,你的朋友也都要給你這些痛苦、這些打擊?”
“是……就是他們給我這些,我也要忍受。”
“好。你也準備著犧牲嗎?”
“是。”
“這是無名的犧牲,你會滅亡,甚至沒有人……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尊崇地紀念你。”
“我不要人感激,我不要人憐惜。我也不要名聲。”
“你甘心去犯罪?”
姑娘埋下了她的頭。
“我也甘心……去犯罪。”
裏面的聲音停了一會兒。過後又說出這樣的話:
“你知道將來在困苦中你會否認你現在這個信仰,你會以為你是白白地浪費了你的青春?”
“這一層我也知道。我只求你放我進去。”
“進來吧。”
女郎跨進了門檻。一幅厚簾子立刻放下來。
“傻瓜!”有人在後面嘲罵。
“一個聖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了這一聲回答。(《新史記》第5期)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4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