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六 12月 15, 2018 5:43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谈谈林立果
帖子发表于 : 周一 12月 03, 2018 10:53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495
谈谈林立果


舒 云

  我曾问过林立果的同学和林办秘书,在他们眼中,林立果是个老实、腼腆、话不多的男孩子。至于林立果怎么成了杀手,似乎不可思议。

  关于林立果的名字,恐怕林彪至死也没有考虑过有什么问题吧?不知道毛大人听到林立果这个名字会怎么想?这位毛大人一向喜欢给别人改名字,可从来没听说他议论过“林立果”这个名字。当初林彪为儿子起名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不过从林彪、叶群的名字看,有“林”有“叶”,当然要结“果”啦。可是不看字面,光听音,林立果不是“另立国”嘛。林彪智者千虑,真有一失啊,怎么为儿子起这么个名字?且不管林立果是不是想“另立国”,叫来叫去,不是让毛大人浮想联翩,想到宇宙之外去了吗?

  林立果,小名老虎,1945年冬天出生在东北哈尔滨,是林彪唯一的儿子。据说他一岁多时,某护士想把他扔进沸腾的大锅里,当时现场只有比林立果大一岁的林豆豆。林豆豆死死拉住,哭喊中大人赶来。那一阵,叶群逢人就表扬林豆豆,救了老虎一命。

  东北解放后,叶群带着两个孩子,随林彪到了北平,又辗转到了武汉。后来林彪因病到北京,再后来林彪由叶群陪着到苏联看病。等粟裕到苏联看病时,把林豆豆和林立果也带了去。林彪回国后,一直休养,上海、广州,林豆豆、林立果也一直跟着,到了哪里,就在哪里的小学上学,上中学才稳定在北京。

  1958年,林立果就读北京市第四中学。

  1961年,林立果初中毕业,接着在北京市第四中学读高中。

  因为林彪不喜欢结交朋友,林立果受其影响,也不喜欢串门,放学回到家中,常常陪林彪散步。但很少主动说话,林彪问一句,他答一句,说的也全是学校里的事情。有一次,林立果在仓库里玩火柴,叫警卫参谋李文普训了一顿,要关他禁闭。林立果哭着向林彪告状。林彪认为李文普是对的,以后不能玩火。叶群对林立果的管教也非常严格。

  北京四中教过林立果的几位老师眼中,林立果聪明、单纯、内向,遵守纪律,衣着朴素,像个女孩子,说话轻声细语,拘谨腼腆。因为体质较差,冬天经常发烧缺课,所以成绩一般。

  林立果在中学期间,没有当过班干部,也没有违反过纪律。

  1964年,林立果高中毕业,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

  1966年夏,林彪带着全家在大连,他不想到北京参加八届十一中全会,请了病假。八届十一中全会开幕一星期后,毛泽东打倒刘少奇遇到党内的强大阻力。为了等林彪这个“救兵”,毛泽东干脆宣布休会,什么时候林彪来,什么时候接着开会。周恩来亲自打电话请林彪,林彪这才不得不回到北京。临走林彪嘱咐林立果,在大连好好复习功课,学习非常重要。林彪哪里想到,文化大革命越闹越大,所有的学校都停了课。林立果回到北京,无书可读。江青老抓林立果的“差”,叫他到钓鱼台,修改林彪的讲话录音等。林彪、叶群既不想让林立果当红卫兵串连,又不想让江青纠缠他,决定为林立果找个“避风港”。

  1967年3月,在全军没有招兵的情况下,林立果穿上了军装,成了空军党委办公室秘书。年初,为躲江青,叶群提出让林立果到北京军区空军当个参谋。空军司令员吴法宪说:林豆豆在《空军报》社,林立果安排在北京军区空军,低了一个档次,他能愿意吗?还不如放在空军司令部,我也好直接管理和照顾,再说离你也近一些。吴法宪这一番体贴入微的话,说得叶群心花怒放。叶群说那好,老虎放在空军司令部,干什么好呢?吴法宪说:他当个参谋也可以,当个秘书也可以。叶群说:那就让老虎当个秘书吧。吴法宪在回忆录中说:我万万不会想到,当时的这一决定,竟会在以后发生那样严重的后果。

  1980年11月23日,第二审判庭开庭审问吴法宪:林立果还不是党员,为什么把他安排在空军党委办公室当秘书?吴法宪说:这个错了,这是为了跟随林彪,向林彪表忠心……

  其实,林立果到空军党委办公室,固然有吴法宪的讨好,但也并不出格。因为空军党委办公室是二合一,既是空军党委办公室,也是空军司令部办公室,这是从刘亚楼时代开始延续下来的。林立果不是党员,到司令部办公室也无可厚非。当然,如果林立果没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背景,不要说新兵,就是十年军龄的干部,也未必进入空军的核心部门。

  吴法宪后悔死了,他安排时任处长的周宇驰帮助林立果,以后又加了一个副处长刘沛丰,要是林立果的老师换个人就好了。拿吴法宪的话讲,很快周宇驰就得到了林立果的信任,他们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刚开始一段时间,林立果表现还不错。半年以后,叶群提出,老虎现在还不是党员,能不能培养他入党?吴法宪说可以,周宇驰是一个老党员,就要他培养林立果入党好了。吴法宪还专门交代空军党办主任王飞:要多照顾和锻炼林立果,他是林副主席的独子,林副主席把林立果交给我们,这是对我们空军的信任,一定要把林立果培养成才。不久,周宇驰向吴法宪汇报,可以了。吴法宪、周宇驰介绍林立果入党。

  吴法宪在回忆录中说:1969年10月,叶群对我说,现在中苏边界紧张,战备工作吃紧,你的工作又太忙,经常直接向101(林彪)汇报情况也有困难。但是空军又有许多问题,包括作战和建设等方面的问题需要经常研究。在科技方面也需要不断地改进,航空工业也要逐渐跟上世界先进水平。101(林彪)的意见,立果除了负责办公室的工作以外,如果他能兼任作战方面的一些工作,就可以从中研究和学习空军的战术和技术。另外,通过立果对一些问题的汇报,101(林彪)也可以帮助考虑建设现代化空军的许多问题,对你们也可以有所帮助。

  1969年10月17日,空军[69]政干任字第94号命令:任命林立果为空军司令部办公室主任兼作战部副部长。很明显,这番话是叶群的意思,她打不打林彪的名义,吴法宪都不得不考虑。他想毛远新已经是辽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李讷也担任了《解放军报》总编组副组长(相当于副总编辑)。如此一比,叶群也不过分,吴法宪在空军党委会上提出,考虑给林立果一个比毛远新、李讷低一些的职务。空军党委经过研究一致同意。1980年11月23日,特别法庭第二审判庭问吴法宪:林立果的这个任命,你向林彪汇报过没有?向叶群汇报过没有?吴法宪说汇报过。问是两问,法庭应该分开问,可是法庭只问了一次。吴法宪是向林彪汇报过,还是向叶群汇报过?完全是一团浆糊。吴法宪在回忆录中说:关于林立果任命的问题,我原来一直以为叶群传达的是林彪的意见。一直到1989年4月,我见到林豆豆。她对我说,她父亲当时根本不知道林立果当作战部副部长,是叶群和林立果背着她父亲一手操纵的。经林豆豆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林彪确实从来没有对我直接提到过林立果当作战部副部长,或者表示出他知道此事。

  1969年10月18日,王飞、周宇驰带着林立果到吴法宪办公室,表示感谢。吴法宪说:今后你可以放手工作了,凡是有关空军建设、科研技术、航空工业,你就可以直接向林副主席汇报。你在空军可以指控一切,调动一切。吴法宪后来解释,说这话的意思,是因为林立果可以直接向林彪汇报,可以直接得到林彪的指示,也就顺口说了“两个一切”。吴法宪万万没想到,周宇驰在空军常委办公会议上擅自公布了“两个一切”。

  空军司令部办公室成立了林立果为首的调研小组,专门下部队搞调查研究。林立果到广州不久,搞了一个空9师飞行训练安全经验总结。吴法宪认为不错,以空军名义上报总参,毛泽东、林彪批示下发。林立果在周宇驰、刘沛丰辅佐下,还搞了一个调查报告,提出空军建设的十个问题,建议研制垂直起降飞机和短距离起降飞机。这个调查报告也以空军党委名义上报,经毛泽东、林彪批示,空军常委办公会议专门进行了讨论,并指定周宇驰到会说明。

  1970年7月6日,周宇驰借机在空军常委办公会上说,吴司令对林立果评价很高,说他在空军可以指挥一切,调动一切。吴法宪事后听说,觉得不妥,却又怕得罪林彪,不敢收回。

  1970年7月31日,林立果在空军司令部、政治部二级部部长会议上作讲用报告。这个材料是周宇驰、刘沛丰搞的,大致分三部分,第一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第二是抓革命,促生产,第三是中国要强盛。里面用了很多林彪、陈伯达起草的“九大”报告稿中的内容。吴法宪吹放了一颗“政治卫星”,听过的人说口气大,要是林彪说差不多。林立果的这个讲用报告印发了各种版本,多达几百万册。林立果本人对这个讲用报告很欣赏,临死还随身带着一本。

  1970年8月,林立果化名宋秘书,也上了庐山,亲历叶群“翻车”。

  周恩来在庐山上对吴法宪说,林立果的讲用报告是好,但这样吹嘘不行。毛主席办公室的人也对吴法宪说,空军对林立果的讲用报告吹得太厉害了,这样宣传不好吧?吴法宪下了庐山,就布置全部收回林立果的讲用报告。收缴了2000多本,陈绥圻用自家的锅炉烧,把锅炉都烧红了。

  空军司令部上报林立果任副参谋长的请示,也被吴法宪压下来了。

  1970年10月,叶群对吴法宪说:林立果在庐山上看到一些情况,就再也不愿意从事政治了。他想到广州军区空军部队蹲点,搞一点调查研究,研究飞行部队的训练和有关安全的问题。吴法宪问:为什么非要去广州?广州那么远,不好照顾怎么办?叶群说,是他自己要去的。

  1971年2月12日,林彪、叶群、林立果到苏州。

  2月21日,林立果到杭州。

  3月18日,林立果和于新野到上海。

  3月20日,周宇驰到上海。林立果召集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开会。

  3月22日至24日,林立果主持制定《五七一工程纪要》。并提出培养基层干部,在空4军成立教导队。

  但这个“武装起义”只是“纪要”,并不是“计划”。

  3月31日,林立果召集江腾蛟、王维国、陈励耘谈团结问题,他只讲了几句就离开了。江、王、陈谈到后半夜,又叫来周建平,继续谈团结问题。谈完南空一些具体问题之后,林立果才从外面回来。他说了几句要搞好团结的话,大家就去吃早点了。所以那个被专案组制造出来的“三国四方会议”,其实就是王维国、陈励耘、周建平在解决团结问题。

  林立果和周宇驰曾当面向吴法宪提出要学开直升机,以便掌握第一手资料,下去时能少说外行话。吴法宪坚决不同意,说你不是飞行员,万一发生事故,我怎么对得起林副主席!了解一点飞行规律,懂得一点飞行技术就可以了,不要自己去学习飞行。吴法宪打电话告诉叶群,叶群也不同意。后来周宇驰背着吴法宪,学会了开云雀直升机(有人说林立果也学会了)。

  7月15日至19日,林立果策划的空9师飞行安全交流现场会召开。

  7月下旬,林立果等人在广东深圳、尖沙嘴活动,并航测香港及周围地形。

  8月1日零时到2时,林立果、周宇驰在西郊机场工字房,召集刘沛丰、于新野等人开会,总结一年的“调查研究”经验。周宇驰吹捧林立果是“党和国家最好的接班人”。

  8月2日,周宇驰驾直升机,和林立果到天津高炮2师。

  9月4日18时多,林立果、刘沛丰乘专机到北戴河,与林彪谈话。

  9月5日上午,林彪与林立果谈话。零时,林立果从于新野那里得知,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顾同舟讲的毛泽东南巡谈话内容。

  9月6日,周宇驰开直升机,和林立果到北戴河。下午,叶群接完黄永胜的电话,也得到毛泽东南巡谈话的内容,很紧张,马上找林立果、周宇驰密谈。16时多,叶群要李文普给胡萍打电话,要胡萍在山海关准备一架大飞机,首长有急事好用。20时30分,叶群给胡敏打电话,要她动员张宁、张清林来北戴河。叶群还专门给林豆豆打电话,说林彪快死了,要林豆豆、张清林当晚来北戴河。因飞机没有准备,21时多,叶群告诉李文普,要胡萍明天上午安排飞机送林豆豆等人来北戴河。

  9月7日11时40分,林豆豆、张清林、张宁坐飞机从北京到北戴河。12时,林立果找林豆豆谈话,说中央要开三中全会,要整主任(叶群),要把主任搞下台,主任怕坐牢,要跑到苏联去,准备今天早上跑。就为等你们,所以没走,你去不去,下午表态。14时左右,林立果再次对林豆豆说:江腾蛟已派人去上海、杭州一带暗杀毛,如害不成,就往苏联跑。还说机组已经准备,还有敢死队。林豆豆的意思是父亲呆在北戴河最安全,实在不行就像朱老总一样,当寓公,写回忆录。本来林立果想坐送林豆豆他们的飞机回北京,在林豆豆劝说下,林立果这一天没有走,表情有些犹豫。

  9月8日15时30分,林立果对林豆豆说:黄吴李邱准备在开政治局会议时枪杀江青,把张春桥、姚文元扣起来,搞政变。21时40分,林立果和刘沛丰、陈伦和坐飞机回到北京。在西郊机场候机室,林立果给周宇驰和胡萍看“林彪手令”。然后林立果回到毛家湾,很快走了。

  9月9日凌晨,林立果在空军学院“将军楼”召集刘世英、刘沛丰、程洪珍、李伟信开会,传阅“林彪手令”。

  9月10日晚上,林立果找程洪珍、王永奎研究技术措施。林立果和周宇驰与关光烈谈调火焰喷射器,关光烈说不可能,调动部队要军委批准。

  9月11日下午,林立果、周宇驰在西郊机场工字房找江腾蛟、王飞、关光烈谈攻打钓鱼台的方案,并去钓鱼台外看了地形,最后说不行,留给黄永胜去搞。会后,林立果让王飞当他们与黄永胜的联络人。20时30分,林立果、周宇驰在西郊机场工字房找江腾蛟、鲁珉谈用轰炸机炸毛泽东专列,被鲁珉拒绝。半夜,林立果接到王维国电话,说毛主席专列中午已经离开上海。林立果痛哭流涕,说首长交给我的任务没有完成,首长把生命都交给我了,我拿什么去见首长?

  9月12日下午,林立果、周宇驰、于新野在西郊机场工字房研究,接着召集王飞、江腾蛟开会,布置第二天早上到广州。20时15分,林立果、刘沛丰、程洪珍坐256三叉戟到山海关机场。本来决定第二天早上走,林立果和刘沛丰回北戴河,机组留在山海关机场,吃完饭休息了。22时左右,林豆豆报告8341部队2大队大队长姜作寿,林立果和叶群要挟持林彪走。经张耀祠、汪东兴,周恩来得到报告,打电话查问叶群,山海关是否有大飞机?林立果打电话到山海关机场调度室,要飞行员潘景寅给256三叉戟加油。23时50分左右,叶群、林立果到林彪客厅,谈了几句话。叶群、林立果出来找李文普调车。林彪司机杨振刚把车开上来,林彪、叶群、林立果就从屋里走出来,上了车。大红旗飞驶过8341部队2大队部时,大队长姜作寿拦车,叶群没让停。驶过大队部200米时,李文普要求停车,他下车后打自己一枪,林立果也打了一枪(林立果打的弹洞找到了,在汽车门的摇把上)。

  零时22分,林彪、叶群、林立果到达山海关机场,直接开到256三叉戟前。零时32分,五位机组成员还没有上飞机,飞机就匆忙起飞。

  9月13日2时30分,256三叉戟坠毁在蒙古温都尔汗,机上九人全部死亡。

  从现有的资料看,九一三事件的“导演”是林立果,“副导演”是叶群,林彪只是一个“提线木偶”。林立果经常打出林彪旗号,例如想在毛家湾安电话,例如他想向国防科委要美元,都是说他在林办有职务,谁敢查?九一三事件的一切,都像儿戏。1981年审判黄吴李邱,已经证实他们并不知道“两谋”,而且已经证实,林立果试图组织空军司令部一些人绑架黄吴李邱。那么,对于林彪,他是不是也可能“绑架”呢?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