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三 10月 16, 2019 1:35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戚本禹回忆录》指谬:关于张霖之问题
帖子发表于 : 周一 8月 29, 2016 9:00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557
《戚本禹回忆录》指谬:关于张霖之问题


余汝信


一、《戚本禹回忆录》有关张霖之的说法

文革中诬陷、迫害煤炭工业部部长张霖之致死,是1980年代初“两案”审判时戚本禹被指控的三项罪名之一。为此,《戚本禹回忆录》特地有一节“关于张霖之等人被斗致死的事件”颇长的文字,罗列了张的诸多“问题”,以图多多少少撇清自己的责任,归纳其要点有(黑体字为笔者按原意概括):
张霖之任煤炭部长期间不重视安全生产,矿难经常发生。一个矿难,就几十、上百个地死人。在内部有大量的通报。从每天的群众来信中也常有矿难家属写来的血泪控诉。我和同事们看了都心酸落泪。。
毛主席多次要张霖之解决安全生产问题。为了强调煤矿安全生产的重要性,中央还在中南海瀛台举办了一个煤矿安全生产的展览。毛主席也去看了,他千叮万嘱,多次批示文件,要求煤炭部认真解决安全生产问题。
毛主席说张霖之是不顾人民死活的“死官僚”。张霖之回去后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矿难依然是接二连三地发生,引起毛主席震怒。而在三年困难时期,反映煤炭部领导和煤矿领导特殊化、多吃多占的信件也很多,反映的问题也大都报送给了毛主席。文革中,江青在文革小组会上提出批判张霖之的时候,总理也说,这个张霖之是怎么搞的?尽管国家的外汇那么紧张,但中央还是批了许多外汇给他,让他去进口安全设备,可怎么还是出那么多事?
毛主席点名说张霖之是走资派。1965年,刘少奇和毛主席在讨论“四清”运动“二十三条”的时候发生了争论。刘少奇当面质问毛主席,什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谁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你能举个人出来吗?毛主席接着刘少奇的质问说道,谁是走资派?煤炭部长张霖之就是。
张霖之文革中跟着刘少奇狠整群众。尽管毛主席已经点了张霖之的名,可他却还是稳穏地坐在煤炭部长的位子上。文革开始后他又跟着刘少奇搞资反路线。各地煤矿、矿业学院的学生和煤炭部的群众给他贴了大宇报,他就整学生,狠整给他提意见的工人、干部,说这些人想利用群众的不满,利用群众运动,篡夺党的权力。
文革中有煤炭部党组成员揭发张霖之谩骂毛主席是秦始皇。我们收到不少煤炭部群众的来信,讲张霖之怎么大吃大喝,从大跃进开始就一直是这样。而且喝酒很厉害,喝的都是最名贵的酒。更严重的是,一个煤炭部党组的成员来信掲发,张霖之在酒后竟谩骂毛主席是秦始皇,专制独裁。他骂主席,可能与毛、刘争执时,主席点了他的名有关系。所以康生说张霖之是彭真的“死党”。中央文革小组的人也普遍对张霖之的印象不好 。
江青和周恩来要我去组织批斗张霖之。1966年12月14日,中央文革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一个北京市学生造反派组织代表的会议,江青在会上说,张霖之是彭真死党,号召学生对他开展批判。12月下旬,在总理主持的中央文革小组的会议上,江青又说,有个走资派,毛主席都点了他的名了,可是还没受到批判,是不是有人包庇?江青讲话后,总理也讲话,说张霖之官僚主义,漠视煤矿生产安全,要组织批斗张霖之。江青在会上就要我去发动群众批判张霖之。总理也同意要我去,他要我把为什么要批斗张霖之的道理向群众说清楚。我当时对执行总理、江青的指示很积极,会后就到矿业学院去发动群众。但同时我在讲话时也强调了,要听毛主席的话,坚持用文斗,不用武斗,不要打人。
矿难工人、家属进京找张霖之算账,他被工人打得忍受不了,上吊自杀。起先在煤炭部和矿业学院斗争的时候还是比较文明的。可是上海一月革命发生后,全国各地的工人造反派都起来了。不少煤矿的工人,还有死难者的家属,都来北京找张霖之讨说法。特别是那些在运动中挨过斗和在矿难中死去亲人的家属参加进来以后,就不得了了。那些工人的手上都有劲,斗争时打起来是毫不留情的。矿院的学生们根本就拦不住。这一下张霖之就惨了,他确实是被打得很厉害的。他忍受不住了,在1967年1月22日上吊自杀了。我看过他的尸检报告,上面说身上有很多的皮下伤,有青淤血斑。
张霖之死后周恩来的态度。总理说,他也不好向毛主席交代了。总理在1967年2月17号(老帅们大闹怀仁堂的第二天)的讲话中,也讲到了这件事情,说他很伤心,他连自己的部长都没有能够保护好。后来我还听参加过“江青专案组”的人跟我说,张霖之死了以后,总理很气愤,在我被捕之后,总理说,戚本禹打死了张霖之,把他枪毙都可以。可我还在台上的时候,总理得知张霖之的死讯后,倒也没有听到他说过要枪毙我,那时,他仍然经常向我布置工作。
张霖之民愤很大。对于张霖之的死,我当然负有重大责任,我也一直感到很内疚。我当时知道张霖之在底下民愤很大,所以应该考虑到可能产生的后果。但在组织批斗的时候我没有具体布置人去控制批斗现场,是我严重的失职。

二、被渲染夸大的“煤矿安全生产问题”

戚本禹上述“回忆”,从“在五十年代,煤炭部对煤矿的安全生产一直不够重视,大、小煤矿经常发生矿难”,至“总理也说,这个张霖之是怎么搞的?尽管国家的外汇那么紧张,但中央还是批了许多外汇给他,让他去进口安全设备,可怎么还是出那么多事?”“揭露”的都是煤炭部主管的煤矿安全生产出了大问题。戚还说,“毛主席也多次找张霖之,要他解决这个安全生产的问题。说你们宁可把危险大的煤矿停产,也不能死人。”“可是张霖之回去后,矿难依然是接二连三地发生,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
其实,这是戚为塑造张霖之的负面形象,别有用心地渲染、夸大制造出来的张霖之的“问题”。
古今中外,凡采掘产业,不可能百分之百杜绝矿难。问题在于文革前的中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远非戚本禹所声称的那么严重。文革期间,中央、中央文革领导层(包括戚本禹本人)关于煤炭部和张霖之的历次讲话,都没有批评过煤矿安全生产问题。煤炭部直属院校北京矿业学院最主要的群众组织“东方红公社”主办的小报《东方红》,从1967年1月至3月各期连载的《反党头子彭真的死党——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张霖之的滔天罪行录》,共列举了张霖之七大“罪状”——“第一大罪状恶毒地攻击毛主席”、“第二大罪状疯狂反对毛泽东思想”、“第三大罪状与彭真狼狈为奸,结成死党,大搞反革命独立王国”、“第四大罪状在煤炭工业中推行资本主义经营方式,企图复辟资本主义”、“第五大罪状张霖之反革命修正主义干部路线”、“第六大罪状扼杀伟大的‘四清’运动”、“第七大罪状政治上反动,生活上腐化”,没有一条涉及漠视煤矿安全生产问题。(上图:当年北京矿业学院东方红揭批张霖之的小报文章局部。)

三、毛泽东从来没有说过张霖之是走资派

戚本禹说,“1965年,刘少奇和毛主席在讨论‘四清’运动‘二十三条’的时候发生了争论。刘少奇当面质问毛主席,什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谁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你能举个人出来吗?”毛“接着刘少奇的质问说道,谁是走资派?煤炭部长张霖之就是。”
“张霖之就是”,并非戚本禹的发明,戚是拾人牙慧。这句话源自于1998年11月20日《南方周末》发表的该报记者高晓岩的《刘少奇、毛泽东和四清运动——刘源、何家栋对一段历史公案的回忆、考证》,原文称,“1964年12月15日至1965年1月14日,中央召开了一个多月的工作会议,讨论制定‘后二十三条’。何家栋说,就是在这次会上,‘毛泽东和刘少奇的矛盾骤然激化’。”毛在会上提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高文接下来称:

刘请教式地问道:“对这个‘派’,我总是理解不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有,但是资产阶级都要消亡了,怎么可能有什么派?一讲到派,人就太多了,不是到处都有敌我矛盾。煤炭部、冶金部,哪个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毛泽东脱口而出:“张霖之就是!”(1967年1月22日,张被造反派批斗殴打至死,是文革中最早被殴打至死的正部级官员。——编辑注)
刘少奇不敢问了,因为在当时的情形下,毛点谁的名,谁就倒了 。

笔者认为,“毛泽东脱口而出:‘张霖之就是!’”这句话,是1998年的这篇文章才编造出来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材料证实毛泽东说过张霖之是走资派!
文革期间,无论是中央、中央文革的什么人(包括戚本禹本人),有谁引用过毛泽东这句话吗?没有!
群众组织编印的所有毛的讲话集中有这句话吗?没有!
查遍所有中央文件,有这句话吗?更没有!
事实上,毛泽东在1964年12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确是点了国务院一位部长的名,但那不是煤炭部的张霖之,而是冶金部的王鹤寿。高文中出现这样的错误,或许是来源于原始材料提供者的误记——将张霖之与王鹤寿混为一谈了。依照文革期间群众组织公布的当日的会议记录,毛泽东如是说:

主席:先搞豺狼,后搞狐狸,这就找到了问题。不从当权派着手不行。(先念,不整当权派,最后就整到贫下中农的头上了。)根本问题就在这里。
(刘××:一次搞不清,以后还会发生。)
主席:只要隔两三年不搞,就又来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个漏划,一个新生,一个烂掉,那是当权派,要搞主要的。杜甫《前出塞》九首诗,人们只记得“挽弓先挽强,用箭先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四句,其他记不得了。大的搞了,其他狐狸你慢慢地清嘛!我们对冶金部也是擒贼先擒王,擒王鹤寿嘛!不要他当部长,下去当经理,擒下马来,然后改造。
(刘××:重点是党。)
主席:重点在党。冶金部是党委,白银厂是党委,省委也是党委,地委、县委、公社党委、支委。抓住这些就有办法。你高扬文开始到白银厂也是庇护的,一蹲点变了。你王鹤寿庇护,变了吗?

高晓岩文章称,“毛点谁的名,谁就倒了”,这句话相对来说还有点靠谱。王鹤寿是被毛点名的,他早在1964年4月已被免去冶金部部长一职,下放到辽宁鞍山任中共鞍山市委第一书记兼鞍山钢铁公司党委书记。张霖之其实没有被毛点名,所以,1965年1月三届全国人大他仍被再次任命为煤炭工业部部长,同年7月,再任新成立的煤炭工业部党委书记。文革初期1966年8月间出席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并于8月18日、8月31日、9月15日三次参加毛接见红卫兵的活动。戚称,“尽管毛主席那时就已经点了张霖之的名,可他却还是稳稳地坐在煤炭部长的位子上。”不对,正是因为毛从未点过张霖之的名,他才能“稳稳地”继续坐在煤炭部部长的位子上,直到文革的狂潮1966年12月后才将他打翻。
(右图:参加毛接见红卫兵集会时在天安门城楼上,后排左起:刘澜波、廖承志、张霖之。)

四、张霖之是否“在酒后竟谩骂
毛主席是秦始皇”?

戚本禹称,“更严重的是,一个煤炭部党组的成员来信揭发,张霖之在酒后竟谩骂毛主席是秦始皇,专制独裁。他骂主席,可能与毛、刘争执时,主席点了他的名有关系。”
所谓“一个煤炭部党组的成员”,指的是煤炭部机械局局长萧声远。据知情人称,1966年9、10月间,萧三次给中央文革小组写信“揭发”张霖之的“反党罪行”,主要罪行之一,是张攻击毛泽东是秦始皇:“1966年7月下旬在二楼会议室,在一次党委扩大会议时,我到的比较早,坐在靠南面的沙发上看《参考消息》,这时人还没有到齐,当时大约有六七个人都坐在这屋的沙发上,没有注意看到是哪些人,后来张霖之坐在会议桌东头的椅子上,在我还在看参考消息的时候,张霖之说:‘第一任真厉害,古时候的秦始皇,现在的毛主席’。在他开始说话时我抬头看到他情绪很激动的样子,当时我认为,这番话很惊奇,是从哪儿来的呢?”
萧声远这一揭发,没有能找到任何其他证人。
张霖之是中共八届中央候补委员,政治上一生谨慎,不可能在文革刚拉开帷幕之际无缘无故在公开场合说这样的话。其实,萧是移花接木,张霖之是在文革前几年,在一次部领导会上讲形势时引用过毛在1958年八大二次会议上有关“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的话:

范文澜同志最近写的一篇文章(《历史研究必须厚今薄古》),我看了很高兴。(这时主席站起来讲话了——记录者)这篇文章引了许多事实,证明厚今薄古是我国的传统。引了司马迁、司马光……,可惜没有引秦始皇。秦始皇主张“以古非今者诛”,秦始皇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谁要说现时不好,杀全家。当然我也不赞成秦始皇。(林彪同志插话:秦始皇焚书坑儒。)焚书坑儒不好,读书人恨了他几千年。其实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

张霖之在会议上引用毛的话,本意是拥戴毛而绝非如戚所言在酒后骂毛“专制独裁”。前文已经论证过,毛并没有点过张霖之的名,因此,戚说“他骂主席,可能与毛、刘争执时,主席点了他的名有关系”的可能性并不存在,戚这样说,是无中生有的恶意猜度。
张霖之是为萧声远这样的宵小所累。时任国家计委副主任的余秋里曾警告国务院各部委领导称:“张霖之所以完蛋,是因为出了一个萧声远,不要让这样的人出来挂帅,要把大大小小的扒手抓出来。” 余秋里与戚本禹对萧声远一类人的不同态度,思想品格之高下立见。

五、关于“彭真死党”的罪名

戚本禹称,因为张霖之骂毛“专制独裁”,“所以康生说张霖之是彭真的‘死党’。”又称,1966年12月14日,“江青在会上说,张霖之是彭真死党,号召学生对他开展批判。”戚本禹本人1966年12月24日晚在北京矿业学院对群众讲话,也说张霖之“是彭真的死党”。
据知情人称,张霖之“彭真死党”的罪名,同样源自于萧声远。萧的揭发信指控张霖之首要的“反党罪行”,就是“部领导盖子没有揭开”,“张霖之和前市委彭真可能有问题”,“与彭真一伙,狼狈为奸,结为死党。”
“彭真死党”在文革初期是甚重的罪名。但说张霖之是“彭真死党”,康生、江青、戚本禹以至萧声远都没有列举出什么实质性的、能拿得出手的证据。中共建国前,张霖之与彭真并没有直接的工作关系。直到建国后1961年中共八届九中全会,中央决定从国务院分出部分权力到中央书记处,彭真负责“联系煤炭部和森林工业部” ,张才与彭有了工作上的直接联系。
(右图:张霖之〔右2〕陪同彭真〔左2〕下煤矿视察。)
彭真对煤炭部工作的指导,在官方近年编撰的《彭真年谱》中已有较详细的记载。如1961年2月14日是:“主持中共中央书记处第二百三十八次会议。会议讨论二三月份煤炭供应计划,周恩来参加会议。”2月17日:“上午,约张霖之、安志文、宋养初、李立三等讨论煤炭生产问题。下午和晚上的会议,谷牧、吕正操、吕东参加,继续讨论。讲话指出:煤炭要生产、掘进双跃进,现最大问题是第一线的人少。”2月19日:“上午,召集安志文、张霖之、王鹤寿、徐子荣等研究钢煤生产、市场供应、财政金融情况和整风问题。在发言中说:一月份经济情况不好,主要原因是农副产品供应少,工业生产惊人下降。煤矿工人的口粮中央已经调拨,下一步要把政治思想工作跟上去。政治思想工作不是空洞的说教,而是抓群众中的具体思想问题。”2月21日:“上午,主持中共中央书记处第二百三十九次会议。会议讨论并决定在全国煤炭企业推广抚顺市胜利矿持续跃进的先进经验。讲话指出:胜利矿是政治挂帅同业务具体措施相结合的典型。结合全国煤炭企业双跃进的实际,讲话提出以下措施:(一)做好设备维修、后勤供应工作。(二)加强采掘第一线的力量。(三)提高工时利用率。(四)继续搞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五)建立责任制。掘、采各有责任,煤炭部要向中央汇报采和掘的进度。设备、维修、协作都要搞责任制。(六)工资要以计时为主,计件为辅;奖励要以中央计划的生产指标为准。下午,主持全国煤炭工业系统领导干部电话会议。”在会上讲了三个问题:(一)工业生产形势和煤炭生产的主要问题。(二)现在怎么办。(三)政治挂帅,加强政治思想工作。 等等。
彭真对煤炭部的工作指导,自1961年1月开始,1963年结束。从上述两个月的摘要材料可以看出,均为纯粹的工作关系,与任何阴谋反党活动沾不上边。如果与彭真有工作关系的都可划为“死党”,那“彭真死党”可就不可胜数了!

六、关于戚本禹1966年12月24日在矿院的讲话

对于戚本禹自己1966年12月24日在北京矿业学院的讲话,戚在回忆录中称:“我去了矿业学院,找到了造反派学生,开了群众大会,动员他们组织召开批判张霖之的大会。我在会上讲了话,号召同学们、工人们要同张霖之作坚决斗争。但同时我在讲话时也强调了,要听毛主席的话,坚持用文斗,不用武斗,不要打人。矿业学院和煤炭部的人也向我保证,不用武斗。我的讲话,后来都按原始记录,印发全校师生,各种小报纷纷转载。记录上面也记有我告诫他们要文斗,不要武斗,不要打人的话。”
戚本禹到矿院,是于24日下午6时左右与穆欣一块去的。7时左右,戚、穆在大饭厅与全院师生见了面,戚发表了讲话。笔者目前看到的有戚讲话详细记录稿和简要报道两种。详细记录稿载联合编辑组1967年3月编辑的《首长讲话选编(1966年11月至12月)》,其中有关煤炭部和张霖之部分称:

以煤炭部来说,煤炭部长期以来,毛主席、党中央对煤炭部是很不满意的。不知煤炭部是不是给你们传达过?你们知道不知道?(大家答:不知道)煤炭部做官当老爷,还不如改成煤炭科算了,这是对煤炭部的批判。(这是毛主席说的)特别是文化部是帝王将相部,卫生部是城市老爷卫生部。煤炭部毛主席多次批评了。这几年煤炭战线上广大职工做出了很大的成绩,给我们国家做了很多的事情。而煤炭部领导那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并没干好事。煤炭部张霖文【之】是彭真的私党。炮轰煤炭部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做得很对!做得很好!(鼓掌,呼口号)但是,要打倒这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们这个炮火还不够,还要集中炮火,狠狠地打击!(鼓掌)这是第一个问题吧。

简要报道载北京矿业学院“东方红公社”政治部宣传部主办《东方红》1966年12月26日创刊号,内容与上述详细记录稿基本一致:

在谈到煤炭部的问题时,戚本禹同志说,“煤炭部长期以来,毛主席、党中央对煤炭部的工作是根本不满意的,还有很多批评。这个你们是不是知道?煤炭部是不是给你们传达过?(群众,没有!)有很多批评。主席曾经这样说过,煤炭部不行,改为煤炭科算了,部长都是做官当老爷嘛!由科长办事,就改成煤炭科嘛!”他又说,“这几年,煤炭战线上的广大职工取得了很大成绩,增强了我们国家的工业能力,做了很多事情。但是,煤炭部的领导,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没有做好事情。煤炭部的张霖之,就是张霖之部长,是彭真的死党。(群众:打倒张霖之!)那么,经过这个文化大革命,你们对准了他,狠狠地对准张霖之,狠狠地炮轰张霖之,炮轰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做得很对!做得很好!好得很!但是,要打倒这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们的炮火还不够,还要集中炮火狠狠地打击!”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从详细记录稿或简要报道,都可以看出:
1.戚本禹讲话中通篇都没有“坚持用文斗,不用武斗,不要打人”的类似语言,相反,而是有“我们这个炮火还不够,还要集中炮火,狠狠地打击!”“狠狠地对准张霖之,狠狠地炮轰张霖之”此类煽动性语言。戚本禹在这一问题上说了假话;
(右图:登载戚本禹在北京矿业学院讲话简要报道的小报局部。)
2.此类煽动性语言,是张霖之在戚讲话后不足一个月即在矿院被批斗致死的主要诱发因素,戚当然难辞其咎。戚至今还将张霖之致死的主因归结为“民愤很大”并编造了张的诸多不是,仍然借康生之口说张是“彭真死党”,又说“中央文革小组的人也普遍对张霖之的印象不好”,是与其“一直感到很内疚”的表白表里不一、不相吻合的,其实戚在有关张霖之的一节里,主要就是为自己辨白;
3.毛泽东文革前对煤炭部的批评,至多也就是“煤炭部做官当老爷,改为煤炭科算了”,没有“张霖之就是”走资派的类似说法,如果有的话,戚早已在讲话中宣布了。这也有力地证明,所谓“张霖之就是”,其实并不是当时的说法,而是30多年后才出现的编造。
如果屡屡把后起的、别人的编造当成自己的“回忆”,《戚本禹回忆录》全书的可信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2016年7月


原载《昨天》第75期 2016年8月30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