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五 8月 07, 2020 4:46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陕西驻军的“三支两军”
帖子发表于 : 周日 5月 03, 2020 8:21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608
陕西驻军的“三支两军”


余汝信


一、二十一军移防陕甘

1967年2月15日,军委以作字80号命令告北京、兰州、沈阳军区称:

奉毛主席、中央命令,为了更好地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加强战备,决定二十一、六十九、三十八军的部署作如下调整。

(一)调二十一军进驻西安、宝鸡地区,归兰州军区建制。军部率六十一师进驻西安地区,六十三师主力进驻西安以西和宝鸡地区,以一部进驻天水,具体部署由兰州军区确定。驻甘肃省平凉地区之步兵六十二师 ,归还二十一军建制。

调六十九军进驻山西,接替二十一军防务。二十八师接替六十一师防务,一○七师接替六十三师防务。军部位于太原。

调三十八军归北京军区建制,进驻高碑店、保定、定县一线地区,接替六十九军防务,具体部署由北京军区确定。

(二)以上部队接到命令后,应迅速做好行动准备,尽快开动。二十一军、六十九军务于三月五日以前全部到达指定地区,三十八军务于三月八日以前全部到达指定地区。

(三)……

此为文化大革命以来野战机动部队的第一次大规模调防。接到上述命令后,三个陆军野战军立即行动,按时全部到达指定地点,并随即介入驻地的地方文化大革命。

陆军第二十一军前身为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1958年从朝鲜回国后驻防山西,隶属北京军区。接到调防命令后,该军即率所辖陆军第六十一师、第六十三师,由山西移防陕甘地区,由北京军区转隶兰州军区建制,成为兰州军区辖内唯一一支军级野战机动部队。军领率机关由太原市移驻西安市,原代号4897部队改8133部队。军长胡炜,政委施义之 ,副军长彭思忠、苏锦章、刘江亭,副政委刘建功,司令部参谋长马友里,政治部主任梁济民。

陆军第六十一师,由山西雁北、大同地区移防至西安、咸阳地区。师部驻西安市,原代号4731部队改8118部队。师长徐春阳,政委孙长兴,副师长刘正昌、尹庆丰、马学俊,副政委费龙山、姬从周、洪意宁,司令部参谋长许效民,政治部主任王克卿。所属步兵第一八二团移驻咸阳、兴平地区,原代号4804部队改8157部队;步兵第一八三团、一八四团 移驻西安市东、西郊,原代号4726、4736部队分别改8158、8159部队;炮兵第三四一团移驻临潼地区,原代号4762部队改8160部队。

陆军第六十二师,3月5日起归还二十一军建制。师部驻甘肃平凉县,代号8037部队。师长姜玉安,政委李天冲,副师长徐洪学,副政委孟移山,司令部参谋长魏尚友,政治部主任赵书堂。该师归建后,所属步兵第一八一团(代号8046部队)赴兰州市支左;步兵第一八五团(代号8047部队)、第一八六团(代号8048部队)仍在宁夏青铜峡、固原地区驻防;炮兵第三四二团(代号8050部队)在宁夏执行垦荒生产任务。8月,师部移驻宁夏银川。二十一军对该师只管部队工作,其“三支两军”任务由兰州军区直接领导。

陆军第六十三师,由山西榆次地区移防至陕西宝鸡、甘肃天水地区。师部驻宝鸡市,原代号4558部队改8145部队。师长孙玉水,政委魏宏武,副师长魏新民,副政委刘建德,司令部参谋长魏骑象,政治部主任朱恭文。所属步兵第一八七团移驻岐山县,原代号4559部队改8163部队;步兵第一八八团移驻宝鸡市,原代号4560部队改8164部队;炮兵第三四三团移驻宝鸡县,原代号4577部队改8166部队;步兵第一八九团移驻甘肃天水地区,原代号4576部队改8165部队,其“三支两军”任务由兰州军区直接领导。

胡炜晚年回忆称:

2月23日,我奉命赴京受领任务。当日下午,周总理当面指示说:“西安现在很乱,两派都是革命群众组织,你们的部队到西安后,要稳定形势,做两派群众组织工作,促使他们联合起来,两派负责人现均在京,你同他们见见面,了解情况,做点工作。”3月1日夜和3月2日下午,中央文革和总理先后接见了西安两派的数十名负责人,总理接见时将我介绍给大家,并讲了赞扬的话,他风趣地说:“这是小胡,他能文能武,你们要听他的话,支持他的工作。”这显然是为我们部队开展工作创造条件。3月2日夜,总理接见了我和陕西省军区王明坤副司令、兰空刘镇副政委、省委第一书记霍士廉、西安市委书记薛焰,他询问了有关情况后,作了很多指示,主要内容是:现在陕西省党政机构已瘫痪,军队的主要领导同志要组成统一的支左领导机构,暂时把全省的工作管起来,要稳定形势,促进联合,抓好生产,现在春耕期到了,要快抓农业生产,军队负责同志要和群众组织协商,让霍、薛及其他一些地方领导干部出来,一面接受群众的批评,一面抓好生产。接见后,总理要我留京参加军级干部会议,其他同志回去传达指示,开展工作。我陆续将总理的指示精神,通过电话,向二十一军领导同志作了传达,并要随行的军党委秘书卢念足于3月4日搭乘兰空飞机回西安,向军领导同志进一步具体传达,提出要立即着手办的几件工作:西安驻军组成统一支左机构,派人到省领导机关组织抓生产,特别是春耕,对总理指定的四所大学安排军训,组织宣传队,立即制止打、砸、抢。因此,部队抵达西安后,各项工作于3月份即先后展开。王、刘回西安后,向省军区、二十一军、兰空、总后驻西安办事处的领导同志传达了总理的指示,大家研究后确定组成西安地区驻军支左统一指挥部,由省军区胡炳云司令任主任,二十一军胡炜军长、兰空杨焕民司令为副主任,并初步研究了统一领导支左的有关问题。

在军内没有职务的周恩来,为什么可以对一位军长发号施令?胡炜未有说明。其实,周恩来并非是以国务院总理的身份,而是以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中央碰头会(后来的中央文革碰头会)召集人身份向胡炜布置工作的。在文化大革命中,周对军队的影响力是巨大的,由此一斑,可窥全豹。

胡炜又回忆称:

军级干部会议结束后,我于3月26日回到西安,当日下午即向四个驻西安军级单位的主要领导同志详细传达了总理的指示和军级干部会议精神,通过学习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要把总理关于“做两派群众组织工作促进联合”和“稳定形势”的指示,作为我们工作的指针。并研究确定了以下事项:把西安地区驻军统一指挥部改名为陕西省军区和驻军支左委员会 ,由新任陕西省军区司令黄经耀为主任,胡炜、杨焕民为副主任,省军区袁克服政委、二十一军刘建功副政委、兰空方升普副司令、西办白辛夫主任为常委(后增补省军区谷凤鸣政委为常委),统一领导全省三支两军工作;由四个单位抽调得力干部组成支左委员会办公室,联络组、军管组、军训组、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分管各方面的工作,为便于各单位及时了解情况,以利团结协作,各机构的负责人均由四家各抽调1名负责干部共同组成;由四个单位抽调大批干部、骨干组成数百个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大、中型企业和一些事业单位执行支左任务,并按照总理的指示对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电讯学院 、西安冶金学院等四所重点大学展开军训 ;西安、宝鸡、铜川三市的支左工作,由四家部队抽调干部共同负责,主要力量由二十一军抽调,各专、县的支左工作,则主要由军分区、武装部负责。会后召开了四家部队的连以上干部大会,由我传达了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同志的指示精神和省支左委员会的工作部署,各家分别组织了学习讨论,陕西地区的三支两军工作,随即全面展开。

二十一军是军委专门派到陕西执行三支两军任务的,理所当然地要全力投入这项工作。经军党委研究决定:军、师、团各级领导同志除留两人照管部队工作外,其余均以主要精力投入支左工作;我和刘建功副政委参加省支左委员会的领导,除留马友里参谋长、梁济民主任照管部队工作外,军其他领导同志也均投入支左工作;部队分驻各重要地区,视情况和工作需要随时准备执行支左任务。

二、陕西驻军的三支两军与各级革命委员会的成立

(一)陕西驻军简况

1967年5月至1968年5月,陕西省内军以上军事单位(不包括军事院校)共4个,集中于西安市内。

1.陕西省军区

领率机关驻西安市。辖榆林、延安、渭南、咸阳、宝鸡、西安、商洛、汉中、安康军分区及铜川市人民武装部(1968年2月由省军区直辖),并辖陕西省军区独立师。司令员黄经耀,第二政委袁克服,第三政委谷凤鸣,副司令员闵洪友、王明坤、孙光、徐立树、邢荣杰、胡德利、熊光焰、苏锦章(1967年7月任命)、黄传龙(1967年7月任命),副政委李一松、吕明诰,参谋长刘德琛,政治部主任康应中。

陕西省军区独立师,1967年7月由陕西省公安总队改编,师部驻西安市,代号8134部队,辖步兵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团。师长黄传龙,政委萧秉公,副师长马俊成、何钧、王加印,副政委赵甫剑、郭志文、魏治平,参谋长安振家,政治部主任刘泽。

2.兰州军区空军

1967-68年,领率机关驻西安市,部队分布于西北及西藏五省区。所属军级单位为驻新疆的空九军,师级单位有空六师、空二十五师、空三十六师,空军高炮第十一、十二、十三师,第五、第十六航空学校,空军通信学校,空军和田、拉萨指挥所等。截止1969年底,共有17,521人(其中干部3,700多人)到1,796个单位“三支两军”。 司令员杨焕民,政委关盛志,副司令员袁学凯、杨思禄、方升普,副政委刘镇,参谋长郭健,政治部主任张翼。

3.陆军第二十一军

领率机关1967年2月移驻西安市后,军长仍为胡炜,副政委刘建功1967年7月接替施义之任政委,副军长彭思忠、刘江亭不变,苏锦章1967年7月调任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员,参谋长马友里、政治部主任梁济民不变。

4总后西安办事处

总后驻西安地区的办事机构,又是该地区后方基地指挥机关。军级单位,领率机关驻西安市,代号后字203部队。所属单位主要是工程建筑、汽车部队和后方仓库、医院等,分别驻陕西、河南两省境内的陇海铁路沿线。主任白辛夫,政委缺,副主任陈毅斋、李德安、魏文建、徐元彬、王茂发,副政委阎子庆、李孔亮,参谋长王拱,政治部主任刘琨如。

(二)从夺权到省革委会成立

1967年1月23日,西安地区大专院校造反派组织召开会议,研究夺权问题,确定由陕西师范大学、陕西工业大学、西安石油学院、西安外语学院等单位造反派组织夺西北局的权,西安交大等单位造反派组织夺省委的权,西安冶院等院校的造反派组织夺省人委的权,西安矿业学院、西安工业学院、财院等院校的造反派组织夺中共西安市委和西安市人委的权,西军电、西工大、西北大学等院校的造反派组织夺公安局的权,会后成立了各级“接管小组”,夺了西北局、省、市机关的权。从此,各级党政大权相继被造反派组织篡夺。

2月20日,陕西省军区奉命对陕西日报社实行军事管制。

3月2日,经兰州军区党委批准,“西安地区驻军支援左派统一指挥部”(简称支左统一指挥部)成立。支左统一指挥部由陕西省军区、兰州军区空军、陆军二十一军共同组成。胡炜、黄经耀、杨焕民三人任指挥,成员有袁克服、孙光、刘建功、方升普等人。3月9日,该指挥部改名为“西安驻军支援无产阶级革命派统一指挥部”(不久又改称“陕西省军区、驻陕部队支左委员会”),并增加王明坤、徐立树、苏锦章、刘江亭、白辛夫等为指挥部成员。

3月6日,陕西省保卫工作会议召开,研究和布置“镇反”工作。全省自1月20日至4月15日,共逮捕774人,拘留809人,其中把一部分造反组织及其成员定为反革命。4月25日,支左统一指挥部召开办公会议,认为当前政法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捕人过多。其原因是办案不准,处理草率,手续马虎,任意宣布群众组织为反动组织,会议指出,要加强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军分区党委要切实把政法工作抓起来,会议还指出,哪一级批办错了的,由哪一级负责纠正。

3月7日,陕西省军区对西安铁路局实行军事管制。3月9日,又对省广播事业管理局、省电台、市电台、西安电视台、西安晚报社、东方红广播站实行军事管制。

3月8日,“西安大专院校革命师生训练指挥部”成立,该指挥部是由陕西省军区、二十一军、兰州军区空军、总后驻西安办事处联合组成的。指挥部领导小组由8人组成,他们是:二十一军副军长刘江亭、省军区副参谋长王辉、兰空训练部副部长储孔玉、西办副主任陈毅斋、六十三师政委魏宏武、二十一军炮兵副主任施夫俊等。领导小组组长刘江亭,副组长王辉、储孔玉、陈毅斋。办公室设在二十一军军部。3月15日至18日,“西安驻军支援无产阶级革命派统一指挥部”抽调解放军干部、战士2,059名,进入交大、西工大、西军电、冶院4所院校开展军训。4月,西军电,交大等校军训先后结束。至10月,西安矿院、西安石油学院、陕西师范大学等院校军训工作也先后结束。

3月12日、“西安驻军支援无产阶级革命派统一指挥部”决定:由二十一军派出57名干部和一个连队分别进驻省、市委办公厅、工交政治部及省、市各工业局等31个部门,并由二十一军副军长苏锦章、参谋长马友里、西安军分区副司令员刘文华等和分管工业的省委书记萧纯、副省长惠世恭、西安市委书记薛焰、颜志敏及3名副市长分别建立了省、市工业领导小组,即日起开始办公。至3月23日,在进驻的31个厅(局)中,全部建立了“三结合”的生产领导小组,并在厅(局)下属的51个处(室)、公司中建立了相应的生产领导班子。

4月23日,毛泽东批阅中央文革小组办事组编印的《快报》第1940号登载的《陕西驻军负责同志虚心听取群众意见改进工作》。该材料称,陕西军区司令员黄经耀、政委袁克服,驻陕部队首长胡炜等负责同志,四月中旬以来,连续召集西工大和西电革命派、交大文革总会代表座谈,听取他们对支左问题的意见和批评。座谈中,同学们批评了部队在前段支左工作中,旗帜不鲜明,调查研究不够,没有支持真正的革命造反派,有的还支持保守派组织,压制革命派。批评部队没有把训练内容和西安地区文化大革命联系起来,而是“采取压制的与世隔绝的方法”,搞“关门军训”,所以训练过程中几次出现贴军队大字报高潮,说部队“在学校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等等。在这段话后面,毛加括号注:“不要怕批评,全军在这种批评过程中,将会正确地认识世界,并改造世界。”毛并在这期《快报》的报头上批示:“林彪、恩来同志:建议将此件印发军委扩大会各同志。军队这样做是很正确的,希望全军都采取此种做法。”

5月23日,支左统一指挥部决定,成立“陕西省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下设农林、财贸、工交、文卫等4个办公室,自即日起开始办公。

8月5日,西安交大造反派组织发动3,000余人,到支左委员会接待站造反。8月6日,又强行占领支左办公大楼,并成立了 “‘八·五’造反总指挥部”,贴出了“炮轰支左委员会,迎接阶级斗争新风暴!”“打倒党内、军内一小撮走资派!”等大字标语。当晚12时,“八·五”指挥部宣布封闭支左办公机关,并开始静坐。8月7日,“八·五”指挥部派出400余人,在二十一军军部进行静坐。9月17日,上述两处静坐结束。

9月1日,西安地区两大造反派组织“工联”与“工总司”于胡家庙地区发生大规模武斗,双方共死亡15人。

9月2日,“工总司”与“工联”两大造反派组织在西郊未央路地区发生大规模武斗,双方动用了步枪、机枪等武器,造成80余人死亡。

9月3日,“工总司”和“工联”等造反派组织分别抢了8073部队4个连队和郊区武装部、郊区公安分局军管会的枪枝弹药。

11月16日,陕西省军区、驻陕部队支左委员会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陕西省支左委员会(简称省支左委员会)。

12月7日,原陕西省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陕西省支左委员会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

12月8日,省支左委员会常委办公会议决定:已建立革命委员会的单位,在革命委员会党员中成立核心小组,其任务是:组织学习毛主席著作,指导组织生活,处理党务(发展新党员、处理党员转正等)。

1968年1月17日,省支左委员会派部队进驻被两派武斗人员长期控制的西安东、南、西、北城门楼制高点,并成立了收缴武器、制止武斗办公室。

4月12日,陕西省赴京代表团赴京向中央汇报关于准备成立省革命委员会问题。代表团由解放军代表,革命领导干部代表,造反组织和地、县代表150余人组成。4月24日,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接见了代表团部分成员,就有关问题作了指示,并宣布“任命李瑞山同志 为陕西省革命委员会主任”。4月30日,周恩来总理等领导人于人民大会堂东大厅接见代表团全体成员,宣读毛泽东主席批示“照办”的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关于成立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的批示》,当晚,代表团即乘飞机返回西安。

《关于成立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的批示》称:

中央同意中国人民解放军陕西省支左委员会四月二十九日关于成立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的报告。

中央同意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由一百四十九名委员组成;同意所提三十五名常委;同意由李瑞山同志担任革命委员会主任,黄经耀、胡炜、杨焕民、萧纯、张培信、马希圣、单英杰、王凤琴(女)、李世英、孙福林、杨梦云(女) 十一名同志任副主任,并另留几名副主任名额,待以后增补。

一年多来,陕西省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和广大革命群众,在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揪出了西北和陕西地区以刘澜涛、赵守一、李启明 为首的一小撮叛徒、特务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摧毁了彭德怀、高岗、习仲勋在西北的反革命老巢,进行了革命的大批判,实现了革命的大联合和革命的三结合,建立了丰功伟绩,为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的成立奠定了基础。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陕部队和陕西军区的广大指战员,坚决执行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副主席的指示,在“三支”“两军”工作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对于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的诞生,起了促进的作用。

陕西省革命委员会的成立,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中央表示热烈的祝贺。

5月1日,陕西省革命委员会和西安市革命委员会在西安市同时宣告成立。

6月2日,勉县一派造反派组织武装冲击绝密单位——三机部勉县档案馆,打死警卫战士9人,重伤4人,档案资料楼被炸毁一半,造成绝密资料暴露在外。同时,汉中一派造反派组织冲击了汉中监狱。

7月19日,西安西郊白家口发生大规模武斗,造成21人死亡。

7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颁发布告指出,近来在陕西省一些地方,有人连续制造了抢劫国家银行、仓库,烧毁房屋建筑,抢劫车船,中断铁路、交通、邮电,私设电台,冲击人民解放军的机关部队,抢夺武器装备,杀伤指战员等反革命行为,为此,中央重申:一、任何群众组织、团体和个人,都必须坚决执行“七·三”布告,不得违抗。二、立即停止武斗,解散一切专业武斗队,拆除工事、据点、关卡。三、抢去的现金、物资和武器装备等必须立即交回。四、中断的车船、交通、邮电,必须立即恢复。五、对于确有证据的杀人放火、抢劫、破坏国家财产,中断交通、通讯,私设电台,冲击监狱、劳改农场,私放劳改犯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以及幕后操纵者,必须坚决依法惩办。

8月6日,西安警备区发布限期收缴武器的第二号通令。8月14日,西安警备区又发出关于贯彻第二号通令的通知,指出各单位、各造反派组织要迅速主动上缴,违期不交者,将以对抗“七·三”、“七·二四”布告、私藏武器论处。截止9月17日,全省共收缴武器7万余件,收缴各种子弹近400万发。

8月8日,西安地区原“工联”、“工总司”、“工交捍卫军”、“工总革联”、“陕红联”等工人造反派组织,分别宣布撤销。

8月28日,西安地区由万名工人组成、有解放军战士参加的第一批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相继进驻西安音乐学院、陕西工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安冶金建筑学院、西北电讯工程学院、西安公路学院、西安机器制造学校等院校、文艺团体。11月,西安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近4,000人,分别进驻西安市中小学校和文艺、卫生系统的100多个单位。全省先后共派出3万多名工人,在解放军的配合下,组成600多个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开进全省800多个大、中、小学,科研、文艺、卫生和“老大难”单位。

9月,全省8个专区、3个市和93个县的革委会全部建立。全省文化大革命运动进入“斗、批、改”阶段。

(三)各地、市革命委员会的建立

1967-68年,陕西省辖8专区,1省辖市,并直辖铜川、宝鸡两市。各地、市革委会建立经过如下。

1.宝鸡地区

1967年1月中、下旬,宝鸡专区和宝鸡市党政机关均被宝鸡“工矿总部”等组织夺权。2月,陆军第六十三师(代号8145部队)进驻宝鸡。3月,宝鸡军分区先后成立机构负责管理全专区、市工农业生产。8月11日,造反派组织冲进宝鸡军分区,将政委杨建鼎拉到市区游街、殴打。8月至11月,宝鸡地区发生多起大规模武斗。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陕西省宝鸡支左委员会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成立,撤销军分区前此成立的地、市两个指挥部。1968年2月15日,成立解放军宝鸡专区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对宝鸡专署公安处、宝鸡检察分院、宝鸡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实行军事管制。2月28日,经兰州军区党委批准,宝鸡专区革命委员会成立。 原宝鸡地委副书记黄志诚任主任。

2.宝鸡市

3月26日,经兰州军区党委批准,宝鸡市革命委员会成立,陆军第六十三师副政委刘建德任主任。

3.榆林专区

1967年1月30日,榆林专区境内米脂县人民武装部公开表态支持米脂一派造反组织——“101统一指挥部”。8月14日,中央发出中发(67)245文件,转发《米脂县武装部被革命群众誉为陕北高原上一面支左的红旗》一文,嗣后各中央媒体公开发表了此文。各县人武部纷纷发表声明,支持一派群众组织,使本区群众组织间的斗争更加尖锐。9月1日,省军区发表声明宣布:“誓做‘红工机’革命造反派的坚强后盾”;榆林军分区党委在支左工作中犯了方向、路线性错误;对刘凤山(军分区政委)、成普(军分区第一副司令员)予以停职反省,由军分区司令员仇太兴等负责地区支左工作。1968年1月,群众组织双方赴京代表达成大联合和制止武斗、上缴武器协议。4月8日,榆林专区革命委员会成立。仇太兴任主任。

4.西安市

1968年5月1日,西安市革命委员会与陕西省革命委员会同时成立。原陆军第六十一师政委、新任二十一军政治部主任孙长兴任主任。

5.铜川市

1967年2月3日,“铜总司”在市人民武装部支持下,声称夺了市委、市人委的党政大权,市委、市人委全部陷于瘫痪。8月19日,陕西省军区和二十一军公布《关于解决铜川问题的公告》,公开支持“铜总会”,压制“铜总司”一派。9月起,“铜总会”与“铜总司”两派武斗频仍。9月5日,中央以特急电报形式发出中发(67)289号文件,要求铜川矿区造反派组织“立即停止武斗,迅速恢复生产,恢复交通运输”。11月9日,为制止铜川武斗,中央发出中发(67)337号文件《关于解决铜川问题的指示》和338号文件 《中央批转铜川两派〈关于停止武斗、恢复生产的协议〉》,并抽调兰州空军工程兵、驻铜二十一军部队与铜川市人民武装部联合组成铜川市及渭北煤矿军管会,对市、矿统一实行军事管制。1968年5月20日,铜川市革命委员会和渭北煤矿革命委员会成立。 市革委会主任由铜川市人民武装部政委丁克担任。

6.延安专区

1967年1月26日,延安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造反总部”对延安地委和专署夺权。3月,延安军分区奉命介入本区文革,执行“三支两军”任务,组成延安地区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领导全区工农业生产和各项工作。延安军分区对专区公安、检察、法院,以及邮电、电信等要害部门实行军事管制。1968年3月19日,解放军延安支左领导小组成立。6月,陆军第六十一师到延安执行军管任务。8月18日,经省革委会批准,延安专区革命委员会成立。 六十一师参谋长许效民任主任。

7.渭南地区

1967年1月,渭南地区造反派夺权,渭南地委和渭南专员公署陷于瘫痪,工作停顿,领导干部遭罢官、游街和批斗。3月,总后西安办事处(后字203部队)和渭南军分区介入渭南地区文革,进行“三支两军”。支左部队吸收少数地方干部成立有军、干、群三方代表参加的“渭南地区红色革命造反派联合接管地委、专署临时委员会”和“渭南地区抓革命、促生产一线指挥部”,分别掌管地区党政大权。1968年9月3日,经解放军渭南地区支左领导小组与两派群众组织协商,省革委会批准,正式成立渭南专区革命委员会。 总后西安办事处副主任徐元彬任主任。

8.汉中专区

1967年1月,“一月风暴”夺权风刮入汉中,群众组织纷纷向各级领导班子夺权,全专区各级党政机关、各单位工作陷入瘫痪。2月,工程兵工程建筑第一○七团(代号8318部队)与汉中军分区奉命介入汉中地区文革,执行“三支两军”任务。全区“统派”、“联新派”两大派组织形式。3月10日,经省军区党委批准,汉中军分区农业生产领导小组成立,25日改为汉中军分区抓革命促生产领导小组,统一指挥领导全区工作。6月后至次年7月,两派武斗频仍。1968年6月2日,勉县“新联派”武装冲击三机部勉县档案馆,打死警卫战士9名,重伤4人。7月24日,中央发出“七二四”布告,汉中军分区和驻汉部队强令两派停止武斗。9月2日,汉中专区革命委员会成立。 汉中军分区政委罗铭任主任。

9.安康专区

1967年3月,安康军分区介入地区文革。是月,安康形成“红三司”和“六总司”对立两派。从1968年3月起,发生大规模武斗。从4月12日至5月9日,周恩来三次向安康两派发出指示,要求立即停止武斗,均未能奏效。6月2日,六十三师步兵第一八七团(代号8163部队)奉命进驻安康,强行制止武斗。部队开进后,首先用装甲车隔开武斗双方,并设置警戒,然后强行将所有防御障碍物摧毁。两派慑于部队强大压力,武斗气焰有所收敛,安康城内外枪声渐稀,城区始见平静。7月1日,由驻安康8163部队、总字282部队和安康军分区主要领导参加、重新组成解放军安康支左领导小组,加强对安康混乱局面的控制。7月下旬,在贯彻中央“七三”“七二四”两个布告中,驻军向两派做了大量工作,两派才公开表示愿意上缴武器弹药,解散武斗组织,停止武斗。随后,调集两大派头头到西安参加省革委会举办的学习班,在安康支左领导小组主持下,经两派代表协商,于8月27日达成进一步全面、彻底收缴武器,实现联合,成立革委会的协议。9月3日,省革委会批准成立安康专区革命委员会。 六十三师副师长魏新民任主任。

10.咸阳专区

1967年2月4日,地直机关“造反军”、“东方红”等十个群众组织宣布夺了地委、专署的权。3月7日,咸阳军分区党委成立军分区农业生产领导小组,负责指挥全区的农业生产。同月,军分区和步兵第一八二团(代号8157部队)奉命介入咸阳地区文革,执行“三支两军”任务。省军区派员组建军事管制小组,对地区公安处、检察分院和中级人民法院实行军事管制,机关的日常工作由军队主持。4月,由军分区主持,以军分区领导人为主,结合部分地方干部,成立咸阳地区生产领导小组,负责全区工农业生产和其他日常工作。从1967年7月至1968年8月底,全区11个县先后发生武斗102起,致死460人,致残124人。9月3日,经省革委会批准,咸阳专区革命委员会在兴平县成立。 军分区司令员武治业任主任。

11.商洛专区

1967年1月下旬,商洛专区造反派组织夺地委、专署的权,各级机关陷于瘫痪。3月中旬,商洛军分区奉命介入商洛专区文革,成立商洛军分区支左委员会。5月,军分区牵头,吸收地委、专署部分干部参加,成立“商洛专区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负责全区工农业生产的领导工作。6月25日,解放军商洛专区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对商洛公安处、商洛检察分院、商洛中级人民法院实行军事管制。12月28日,“商洛专区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商洛专区支左委员会抓革命、促生产第一线指挥部”。1968年1月上旬,全区自上而下开展“两挖一清”运动。全区挖出地主、富农近千户,反革命分子和叛徒近千人,国民党残渣余孽和“牛鬼蛇神”多达万人。全案涉及干部368人,被关、管、斗的干群中有56人丧生。2月28日,商洛专区公检法三机关合并,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陕西省商洛专区公安机关军事管制委员会”,行使审判权。3月28日,省军区党委批准,商洛军分区和驻商洛部队共同组成“商洛专区驻军支左统一指挥部”。8月下旬,支左统一指挥部组织两大派在西安达成停止武斗、收缴武器、实行革命大联合与革命三结合协议。9月6日,商洛专区革命委员会成立。 商洛军分区新任政委慕明君任主任。

以上11个地、市级革委会,由省军区系统任第一把手的5个,占46%;二十一军4个,占36%;总后西安办事处1个,占9%;地方干部1个,占9%。


原载《昨天》第151期, 2020年4月30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4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