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一 11月 19, 2018 1:43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刘家驹在共识网谈林彪与林彪事件
帖子发表于 : 周二 6月 19, 2018 10:28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491
共识网编者按:9月12日,共识网邀请《解放军文艺》资深编辑,《炎黄春秋》原副主编刘家驹老师做客共识演播厅,讲解林彪与“九一三”之谜。刘老师出生于1931年,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历任副连长、副队长、副处长。曾奉命撰写《林彪传》,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林彪传》最终搁浅。在撰写《林彪传》的过程中,刘老师接触了林彪身边大量的工作人员以及部下,通过对他们的走访,留下了许多珍贵资料,是不可多得的口述历史材料。

“九一三”事件过去43年了,但是当中的谜团仍然没有澄清,刘家驹老师这篇文章也许可以部分还原林彪其人以及“九一三”事件原貌。正文内容已经刘家驹老师审订。


【访谈正文】

当前谈论林彪是一件难事

主持人:刘老师,我想知道您对林彪的评价,您说他是军事上的天才,政治上的蠢材,您对这句话是怎么理解的?

刘家驹:我先说几句开场白,共识网邀请我来谈“九·一三”事件,我很感动,你们有胆有识,敢于在今天来讲林彪的问题,这在我们国家当前来说是件难事,但你们做的非常好,没有顾虑。

我患有心脏病,搭了四个支架,今年三次心梗,一次脑梗。你们要我谈“九一三”,我很兴奋,应该来面对,再不谈,我采集的一些资料和半条命就没有了。

主持人:谢谢刘老师。

刘家驹:今天这个时间正是43年前“九·一三事件”的始发时间。当年的此时此刻,毛泽东刚回到丰台就召集李德生、吴德、纪登奎、吴忠汇报,还部署李德生在南口放一个师,说明毛泽东有所警觉。毛泽东回到北京,打乱了林立果小舰队的部署。他们在北京开了几天会,慌忙散夥了,准备跑。今天你们选这个日子,作为这一历史事件的反思,应该是件好事情。

平型关之战吹牛太大

刘家驹:言归正传,最好纵深地讲林彪。林彪参加革命很早,17岁就入团,19岁入党进黄埔军校。南昌起义的时候是连长,上井冈山到1932年,已经是军团长了。林彪是从战争中成长起来的,战争培育了他非常难得的军事才干。两万五千里他是开路先锋。过湘江,我军伤亡过半,周恩来要负全责,他指挥红军撒离中央苏区是把坛坛罐罐都带上的“大搬家”。林彪在湘江西岸打开了个大口子,由于后续部队行动迟缓,林彪守不住撤走了。结果红军八万多人死拼硬打的过了湘江,剩下不到四万。

四渡赤水,毛泽东乱指挥,林彪打了两个败仗,比如土城、青杠坡的两次战斗,一军团损失五千多人。但林彪在保卫遵义之战中,打败了吴奇伟。

抗日战争,他指挥的平型关战役,这场战斗的胜利在当时国内影响很大,报刊吹牛也大,说歼灭敌人三千多啊,两千多啊,最后说有一千四,这些数据都不准确。林彪身边的作战参谋苏静告诉我,他清点了战场,真正歼灭敌人只有八百多人,跑了六百多。日军是一个辎重大队,总共只有一千四百多人,我们怎么说歼灭两千多人呢?但是,这个功劳在当年还是了不得,打出了我们的国威、军威。挺高了我军的抗日士气。

平型关之战,我军装备太差,打起来火力轻,一支枪才十几发子弹,拼刺刀三个人对一个日本人,敌人退到一座高山上守住老爷庙顽抗,我们拼命攻山,伤亡2800多人,林彪看到伤亡的大多是红军战士,还大哭了一场。

林彪的负伤是1938年3月2号,中央命令他到吕梁山建立根据地,路过隰县,行军的时候他跟着前哨部队走,一共15个人,15匹马,林彪穿了一件日本军官的呢子大衣,阎锡山部队的哨兵班长以为是日本人来了,就专打穿日军大衣的。

参谋给他包扎,并报告中央。送负伤的林彪过黄河的时候昏迷了,林彪命大,到了延安,半条命救回来了,又送到苏联治疗。回国以后,当了三年的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校长,又重新率领部队打解放战争。

林彪最突出的战功是东北的解放战争。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中央有个很正确的决定,就是“向南防御,向北发展”。向北发展到哪里呢?东北。东北是个工业基地,又靠着苏联,是个非常好的夺取全国胜利的起点。林彪受命去了东北,一到山海关,看到集结的都是些杂牌部队,冀东过去的部队很少,黄克诚带他的三师三万多人算是主力,整个部队集中在一起才9万5千人,“老兵老枪、新兵新枪“,内部也不团结。又是冬天,部队处在“七无”的困境:——无地方的党组织、无群众、无政权、无粮食、无经费、无药、无衣服鞋袜,有些主力部队还缺枪少弹,雪地行军,冻死、饿死了很多人。还被国民党追过了松花江。林彪在艰难困苦中,坚决执行了中央“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指示,把从延安来的两千干部撒向基层开辟根据地。他边战斗边提高部队的战斗力,改善了部队的装备,凡是俘虏的日本军人的技术力量,他都充分的使用。如医务人员、枪炮修理、飞机驾驶、汽车驾驶、火炮操作,铁路管理等,迅速提高了部队的素质,部队很快得到发展。

辽沈战役一结束,林彪的部队壮大到130万人。当时我们四个野战军的军力都无法和林彪的四野相比。一野只有7万5,二野从大别山出来是12万5,华野好一些,38万人。林彪的130万人又有优良装备,加速了解放战争的进程。

林彪的军事理论,在世界军事将领中少有

刘家驹:林彪的军事理论在世界军事将领中是很少有的。很多著名的元帅和将军,都把自己的军事思想放在战略运用上。林彪却把他从战争获取的经验重点放在单兵、小组、班排连的基层战术的运用。他的“一点两面”、“三三制”、“四组一队”、“四快一慢”…………非常实用。我是军事干部出身,我觉得用他的方法为战争需要做准备训练部队是非常实用的。国外的一些军事院校都采用了他的战术做教材,林彪堪称世界级的将领。

建国以后的林彪一直在养病。医生告诉他要像候鸟一样南北转游。国家大事他也关心,高饶事件没有介入;反教条他避开了;庐山会议避不开,跟大家一起把彭德怀骂了一顿。后来他主持了军委,提倡“四个第一“、”四好“、”五好“,部队开展学毛泽东著作,一切以毛泽东思想为建军的根本就是他抓的。在历史条件下,他对巩固军队,这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林彪对出山早有先见之明

主持人:文革中的林彪是什么样的呢?

刘家驹:林彪是怎么介入文革的呢?1966年的7月,周恩来两次到大连,一次是陪外国代表团,一次是专门传达毛泽东给江青的一封信。主要是那封信。周恩来告诉林彪原信烧了,现在是根据原来信的意思重新写的,又经过毛主席的审定,周把信传给了林彪。信中间有对林彪的批评,主要是对他“五·一八”讲话中谈政变的问题。林彪听了周恩来的传达,心情沉重。周围的工作人员观察他那些天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开十一中全会拒绝去。直到毛泽东秘书打来电话,周恩来打来电话,他才不得不在8月6号回到北京。回到北京那天是周恩来去接机的,周单独的跟他谈话,说了什么,谁都不知道内容,最后周恩来跟他说“最好先见见主席。”

林彪到毛泽东的住处一见毛就跪下了,就是军人的那种一只腿的下跪。毛生气的问他:你是不是想学明世宗?这句话以及林彪的下跪是不是真实的,我考查了很久。后来党校的一位研究员,他从档案馆看到了李文普的交代中间有这个说法,研究员就向我提出问题:毛说林想当林世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我说,那不是林世宗,是明世宗,嘉靖嘛。我这才相信林下跪是真的,是林彪的警卫参谋李文普在现场看到的。当时他跟叶群作了汇报,叶群不让外传。

林彪是拗不过毛泽东的,最终勉强接受了出山。

林彪是个自恃很高的人,他给毛的下跪历史会记住的,从此刻起,林的后半生命运就彻底地交给毛泽东了。

“八·一八“讲话不是林彪的真实意思

刘家驹:八届十一中全会选林彪当了唯一的副主席,这里有个小故事。毛泽东虽没有提名,陈伯达心领神会的玩了个小花招,他也要表明不是自己的提名,他把周恩来、康生,陶铸找在一起,陶当时还不是常委。陈伯达说,少奇同志已经不行了,下一个接班人选谁?我们在自己的手心上写个姓,互相对一下。结果这四个人都写了林。这个传言来自邱会作,我是相信的。

林彪选为二号人物后,他在全会上的一番讲话是很耐人寻味的:“我最近心情很沉重。我的工作和我的能力是不相称的,是不称职的。我意料是要出错误的。”“中央给我的工作,我自知水平、能力不够,恳辞再三,现在主席和中央已决定了,我只好顺从主席和党的决定,试一试,努力做好。我还随时准备交班给更合适的同志。”他的话是出于本心的。

8月18日林就上天安门发表讲话,“八·一八”是个什么样的讲话呢?是一篇文革的宣言书。号召红卫“非常革命化、非常战斗化、非常无产阶级化。”要他们去“破除旧思想、旧风俗、旧文化、旧习惯。”

长期养病的林彪是说不出这些话来的。我问林彪身边的秘书张云生:“林彪刚出山,对毛发动的文革知之不多,讲这段话的内容是你们哪个秘书起草的?”张回答:“我那时刚到毛家湾,我也不明白,还是老秘书阳地告诉我,说,中央文革有规定,今后凡首长的讲稿都由中央文革审定,首长的命令、指示都要送中央文革梳理。首长要接见外宾,对群众团体的说话要点,都要报经毛主席批准。”张又问阳地,那么“八·一八”讲话是中央文革起草的吗?阳地回答:“是伯达同志亲自捉笔,写成后报给主席审定的,主席秘书告诉我,主席还做过不少的改动。”

“八·一八”讲话以后,9月13号又召开了中央工作会,毛让林彪在会上讲话,公开点了刘邓的名,责成他俩对派工作组一事作出检讨。中央召开的工作会,来的都是各省市的头头脑脑,百把人,批判刘邓对他们来说难以启口。毛火了,把全国的造反派头头找来几百人,京西宾馆给挤的满满的,整整把刘邓批了十天。林彪在现场,他没有感受吗?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未来吗?

叶群是毛家湾最有权势的女人

刘家驹:10月1号,中央领导都上了天安门。林彪的女儿林豆豆、毛泽东的女儿李讷,陶铸的女儿陶斯亮都跟着,林彪在前面宣读中央文革起草的“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讲稿,几个孩子在后面议论。李讷是毛泽东了解在京院校的联络员,陶斯亮是上海军医学校造反派的头头,她俩都指责军队保守,按兵不动,在抵制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还说有不少部队支持保守组织,破坏了毛主席的战略部署。李纳放言,如长此下去,主席要解散军队。

豆豆回来后就向叶群报告,叶群紧张了,赶紧把林彪叫来,让豆豆把天安门听来的话传给了林。林彪一听,也焦虑地说,如果我们再不采取办法,就要犯错误了。他马上让秘书把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刘志坚、刘华清、萧华都找来了,商讨办法。军队能动吗?军队乱了怎么办?叶剑英提出了个折衷建议,这样吧,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军以下的部队不动,让军队院校搞些串联。林彪赞同,很快起草了一个紧急指示。由叶剑英于10月5日,在工人体育场当着北京的师生、各地的造反派宣读。

林彪当时对待文革的态度确实是被动的。我有采访林办秘书的记录:从这一年的十月以后,掀起文革的热浪席卷全国,军队上下却是一片骂声。多年养病的林彪,胸中还没有社会这一扇窗口,他只是在观察,在判断,看主席发动这场政治运动的走向。这段时间,主持军委工作的元帅经常向他来汇报,他只是听、问,但不表态。叶群还规定我不得跟林彪说社会和部队的乱象。传来了小道消息,也只能告诉她,不能告诉林彪。

这时的叶群,是毛家湾最有权力的人,也是最忙的人。她要参加御前会议,奔波钓鱼台,协调中央文革小组议政。军委开会,她要代表林彪表态。各军兵种的大事、小事,都要由她躬亲,汪东兴找他、总理找他,各大区领导工作请示也找她。造反派来京告状,她要上人大会上接见。她房间有三部电话,甚至端着饭盒子,边吃边和人家通话。

这就是林彪在1966年10月前后所处的真实状态。

林彪根本不想部队乱

刘家驹:这时候的毛泽东不单鼓动地方造反,还号召军队机关“打倒阎王,解放小鬼”。一时间,各军兵种、三大总部机关和一百多所军事院校“群情奋起“,老革命纷纷被打倒,主官被批斗,有的甚至四处避难,南京军区司令许世友就逃到大别山。全军除林彪外,老帅老将几乎无一不被整肃,连被视为林彪四大金刚的“黄吴李邱”也被整的死去活来。

广大部队的干部战士都愤怒了,他们暗中支持保守派,认为保守派出身好、党员多,于是斗争升级了。开始的武斗,都是拳头、棍棒相向,后来各军分区人武部都给造反派放开手,让他们到军事仓库抢枪,全国动用热兵器造成的流血事件天天报向林办,林彪都向主席报告,比如说,有一份说西北情况甚堪忧虑,林彪斟酌“忧虑”这两字有些不妥,把“忧虑”改成了“注意”。林彪那时候真是谨小慎微。

那个时候部队常有镇压造反派的事件发生,而且互有伤亡。毛泽东在林彪呈送给他的一份简报上批示:

这是个大好事,左派准备牺牲几千人,换取右派几十万。

林彪看了无所适从,他不想让部队乱,只能阳奉阴违。因经常给毛看这类流血的报告,毛逐渐的对林彪有了看法,后来毛见了安徽省军区的一份军队阻止造反派冲击省军区的报告,发火了,说军队不介入是假的,让林彪收回“紧急指示”,重新发布新的八条命令。

八条命令下达后,280万军队全投入“三支两军”(支农、支工,支左、军管、军训),明确必须支持造反派,不得镇压。

从1967春开始,机关,学校,公社,工厂,企业,交通……军人无处不在,国家进入了军人专政时期。

吹捧文革是林彪当年之“得”,今天之“失”

刘家驹:文化大革命中,林彪的“紧跟”毛泽东,始终是在拨慢步。他巴望文革早结束。

1968年10月,中央召开了八届十二中全会。这次会是为1969年召开九大做准备的。目的是要确定党的政治路线,肯定文化大革命是“非常正确的,非常必要的”。当时到会的中央委员只有40人,八大选举的是多少?97人,现在出席的人只占原来的百分之三十几。那些人到哪里去了?10人过世了,其他的被打倒了。就这么个状况,毛泽东还要组织批判李富春、李先念、陈毅、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这些人是“二月逆流”的主将,毛要跟他们算账,要清理他们的思想。还要背靠背的批判老右倾的朱德、陈云、邓子恢。剩下的人都是忧心忡忡,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大难临头,林彪何尝没有想法?

林彪在这次会议上讲话很特别,他既不跟毛反“右倾”,也不批“二月逆流”,他讲的是世界文艺的三大复兴,奴隶时代、资本主义时代、马克思主义时代。这篇发言引起江青的愤怒。江青觉得,讲文艺只有她才有主导发言权,怎么是林彪来讲?

我认为当时林彪讲这篇话有他的出发点,他对“二月逆流”是同情的,不能再去落井下石。朱德这些“老右”,也不能批。但毛又要他表态,怎么办呢?他就抓住这个题目,大谈世界的文艺复兴。借机把毛的文化大革命说成是第三浪潮的顶峰,让毛满意,又向江青挑了战,老将老帅也不会责怪他。

在历史条件下,林彪的这一做法是聪明的,但今天来看,我说他很愚蠢。今天人们重新审视的文化大革命是个什么样的状态啊?那是意识形态的极端,是暴民政治,是反人类的。林彪把它举到天上,这就是林彪当年的得,今天的失。

这些代不代表林彪的真心呢?不代表。为什么这么说?十二中全会完了,林彪住在人民大会堂,有一天散步,他突然跟陪同的张云生说,我做了幅对联,你听听。这副对联的上联是:“同心同德,同舟共济,同登彼岸”。下联:“同床异梦,同室操戈,同归于尽”。这就是林彪最真实的思想,他看到了文革的后患,但只能隐藏在心里,对他的孩子和夫人都没透露,哪怕对最信任的人也只透露了这一点点。这就是林彪襟怀的多面性。

林彪不是一个钻营的人

刘家驹:召开九大要修改党章,1969年的2初,把林彪作为接班人写进了党章的草案。其他政治局的成员都在“草案”上划了圈,“草案”送到毛家湾,等林彪划了圈就送给毛泽东划圈了。林彪看了“草案”,用红铅笔划了个大圈,勾掉了要他当接班人和赞语的一段话,林是有意用这种不恭敬的方式给毛明迹坦心的。叶群紧张了,要管文件的李根清用消字灵消去林划的红圈。林知道了,找来李根林拍着桌子骂他,李根清难受了好些天。

我这里还有个记载,当时宣传毛主席是万寿无疆,林彪是永远健康。林彪让工作人员印了三千张传单在一些会议上散发,不能说他是永远健康,更不能让他跟毛主席平起平坐。

1969年4月1日,九大召开,毛泽东组织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三人共同起草九大的政治报告,张姚谦让,陈只好自己动手。陈征求林彪的意见,林彪说最好把毛当年八大的讲话《论十大关系》的基本内容写进去。写进去的是些什么话呢?就是“当前国内主要矛盾不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个观点。林虽然心中没有多大的社会窗口,他能看到暴风骤雨的文革中,国民经济已经处在崩溃状态,为了国计民生,该抓革命、促生产了。陈伯达很快动笔写完后报给毛,毛连文稿的封都未拆就退给了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也趁机批判陈,说陈写的政治报告是唯生产力论,充满修正主义的货色。这是林被选为副主席以后,毛给他的当头一棒。这一棒,林沉闷了好多天。

庐山会议存在两个误判

主持人:林彪跟毛的关系在1970年出现了极大的转弯,这是为什么?

刘家驹:林彪和毛的关系,最关键的就是1970年的庐山会议(九届二中全会)。可以说庐山会议是“九·一三事件“的导火线。

为什么说它是“九·一三”事件的导火线呢?我讲讲庐山会议很多人不知道的前因。最初是中央召开了工作会议,为四届人大召开做准备。人大召开前,要先开九届二中全会,比如修改宪法、经济问题、战备问题,这些都要在党的会议上先议定。这里面有两个误判,上海帮误判,毛家湾误判。为什么我这么认为呢?上海帮在1970年春天,具体时间我搞不清了,在上海召开了经济工作座谈会,有上海的知名人士参加,其中最著名的是陈望道。他们的讨论中,把张春桥捧得特别高,认为张春桥抓上海工作贯彻毛主的革命路线坚定不移,组织能力、政治能力非常强,又年青,意思就是张春桥进入中央接班总理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们写了约千把字的简报,很快送到中央办公厅。汪东兴嗅觉很灵敏,感到上海帮在抢班夺权了。汪东兴是靠林彪这边的,简报没敢直接给叶群而是给了陈伯达,让陈伯达当二传手。陈伯达一看,马上写了条子,请叶主任看。叶群一看,哟,上海帮要张春桥顶周恩来的班了。因为毛当时对“小张”很感兴趣,这就引起叶群的猜测,要是把总理赶走,让张春桥上来,那将来军队怎么办?叶群跟陈伯达商量,召开了半个政治局会议,李先念、陈锡联、汪东兴、黄吴李邱等等大概十个人参加,讨论上海的这个简报。大家认为上海帮意图不轨,要制止。怎么办呢?陈伯达提出要清君侧,必须抓住张春桥的反天才观批判。叶群一听,好,我们马上做准备。然后就由叶群主导,组成一个强大的写作班子,给林彪在九届二中全会上准备发难的讲话稿。空军党委、空军政治部,林彪身边的几个知名人士,如邢贲思、杨尚奎,还有总政宣传部长姜思毅都参加了。一共有30多人。林的讲话列出若干小题分到个人执笔,叶取名叫“拉条子”。林立果也自告奋勇的写了一段“富国强军”。半年的时间都在为庐山会议做准备。

庐山会议召开,林立果最积极,他要上山,找到汪东兴,汪东兴说好,你坐我的飞机,林立果说还要带周宇驰。汪东兴说,行啊。林立果和周宇驰上了庐山。那时他们觉得这次上山就是“倒张”,没有动江青,目的是“清君侧”,势在必得。现在有学者不认同是“清君侧”,我认为,林彪没有夺取大位的企图,只是想把张春桥扳倒,削弱四人帮的力量,让毛泽东多听听军队的话,赶快结束文化大革命。

到会有中央委员200人,候补委员55人。这里要说明,军队的比例很大,能达到62.2%。

林彪报告之前,先是毛泽东召开了一个小会,康生、张春桥、林彪都参加了。毛先问张春桥讲不讲,张说不讲,林彪说我准备讲。康生说我可以补充。后来张春桥走开了,康生也走开了,林彪就把自己的手稿给了主席看。意思就是告诉主席我准备要讲几个问题。毛不看,跟他说,你可以讲,不要点名。没有说更多。林彪就甩开了手稿讲,讲了约一个半小时,现在看林的讲话全文,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确实遵照了毛不点名的要求,讲的非常谨慎。

林彪在“不点名”的讲话中只说了几句:“-----毛主席写了几十年的东西,水平高,有创造性,说他没有发展是形而上学的,反马列主义的。因那个中央不同……”后来康生又讲了20多分钟,支持肯定林讲毛泽东的天才观。到会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人能听懂林彪说的“因那个中央的不同”指的是谁?是什么意思?因此在讨论的时候,也没有人对张春桥进行批判,叶群着急了,赶紧把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还有空军的一些人找来点火,让他们宣扬“那个中央的不同”的含意,说,你们不要直接点张春桥,点陆定一式的人物就行了。周恩来还让吴法宪带着录音机播放林彪的讲话。那个时候参加庐山会议的军人多,他们对张春桥反感透了,批判开始后庐山像一下着了火,掀起了要把张春桥拉出来批倒、批臭的阵势。

林彪知道下一个是自己了

刘家驹:这时候江青带着张春桥和姚文元告御状了,说批张就是批文革,有人在搞非组织活动。陈伯达在会上搞了个八条马恩列斯语录就是罪证。毛看到整个军队的代表都倒向林,而且对张春桥的批判就是对着他来的,毛不干了。25号下午,毛召开大组长会,停止讨论林彪的讲话,收回有陈伯达和汪东兴讲话的六号简报。毛这么一搞,老兵都偃旗息鼓了。31号,毛泽东写了《我的一点意见》。《我的一点意见》其实是两个稿子,这是后来我从江青1972年有个讲话中发现的。第一个稿子点了林彪的名,第二个稿子把林彪名字拿掉了,改成了“我和林彪同志一致认为”,中间有一段话保留了。毛骂陈伯达两次上庐山,第一次你跑到哪儿去了?意思就是陈伯达在第一次庐山会议的时候跑到彭德怀那儿去了,当时彭德怀上了万言书,第一个交给的人就是陈伯达,陈伯达再交给毛。当晚,陈伯达就跑到彭德怀那儿去了,说写得好,我支持,我赞成。这些话都传到毛的耳朵里去了。毛对陈伯达结下了梁子。《我的一点意见》说陈伯达到处煽风点火,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这不是陈伯达干的嘛,明明是林彪讲话造成的嘛,林彪看了《我的一点意见》,毛打陈伯达就是打他。后来,周恩来、康生,来回做工作,让林彪去见一见毛,林彪不见。9月6号下山,林彪连向主席告别都没有就走了。林彪气啊,他认为,是你主席同意让我讲的,我没有点名嘛,为什么还打我一耙?林一下山就“窝”到了北戴河。

参加庐山会议的人,大都给毛说成上了贼船的。毛要“宜将剩勇追穷寇”,陈伯达给软禁了。还给吴法宪、叶群开了三次批斗会。林彪知道,下一个就是他了。

1971年的5·1晚上,按照惯例,国家主要领导人要上天安门观看焰火。周恩来打林彪电话要林参加。林彪去了,给毛敬了个礼。关于这个场景,我也有记录,是采访叶群身边的内勤小毕录下的:城楼面向广场的平台上布满了圆桌,不少人已入座,主席坐中间一桌,他正兴致勃勃的和西哈努克夫妇攀谈,林走到他面前敬了礼,毛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叶群上去紧紧抓住毛主席的手,不知说了句什么,主席用手指点了点叶群,叶群笑了,很激动。林站在一边没说话,走开了,到了离主席好几个位置坐下来,他侧着身纹丝不动望着广场。大概不到个把小时,林突然起身离座,向我和李文普站立的地方走过来,我以为他要如厕。他到了我跟前,一挥手说,走,回去。我愣住了,焰火满天飞舞,主席还没有离位,不辞而别好吗?小毕还用理性的口气惋惜说,他俩又拉开了距离,四个月后的9·13分道扬镳了。毛是自己孤立了自己,林是赌气走向了他人生的终点。领导人的矛盾激化就是流血。

林给毛写的“四不一要”是他最心里的东西

刘家驹:到了5月20号,林彪给主席写信了。我问他的政治秘书于运深,于告诉我,“这封信的内容让人吃惊。林给毛写信提出‘四不一要`,林口述,我记录。主要内容有,暂定在十年内,对现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和大军区的第一把手、第二把手实行不逮捕、不关押、不杀、不撤职。这是‘四不’。遇有特殊情况,要执行主席面授的机密指示。这是‘一要’。并且要求将这‘四不一要’传达给每个士兵,十年不懈。我记录后,由叶群整理,我看了整理稿,没有增添内容,只是细化了文字,林和总理通了话,由保密员李根清抄成了三份,一份留底,一份给了叶群,一份送了总理。”

从这封信可以看出,毛的权力无人可比,任何人他都可以打倒。我记得十多年前,英国《金融时报》的记者采访我,让我讲讲对毛的评价。我说了一句话,在中国历代611个帝王中间,毛泽东是最独裁的。林写这封信虽是在忠告毛泽东对党政军的一把手不要轻易抓、杀、关,实际上是对毛独裁的大揭露。

林彪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表态?他的意思是,即使我见不到主席你,也要用我最忠诚的话劝戒你。这是林彪从心底发出的最后呼声。

林彪根本不知道林立果的计划

主持人:关于九·一三事件争议很多,真实情况是怎么回事呢?

刘家驹:要知道九·一三,就要把时间放到“九·一二”。九·一二那天林彪在干什么?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也无法知道林的内心世界。可以知到的是,上下午他在审查干部名单,还提到尼克松访华的问题,傍晚参加了女儿林豆豆的婚礼。从现场的人分析的情况来看,“九·一二”那天,林彪没有任何要跑的迹象。算他经历了千军万马的斗争,也不至于心情平静到这样一个程度吧?我认为林彪对儿子林立果的策划是不知情的。

至于林彪对“九·一三”承担多少责任,我不赞同中央的说法。中央认为,他跟着跑就是犯罪,跑了就是事实。现在的法律还有无罪推定,而那个时候是政治决定一切。

小舰队真正的成员只有三个半

刘家驹:我先告诉你一个数字,1981年审判“两案”,有很多东西没有公布。涉案的人员是多少呢?120674人,其中省军级862人,地师级3699人,县团级11668人。这个数字高得惊人。后来我从大量的资料,包括对李德生的采访中了解到,真正涉案的人没有这样高的数字,毛泽东讲涉案人员百把人吧,李德生说几十个人,李震说十几个人,李震是当时的公安部部长,但是我要认定,小舰队的真正成员只有三个半。哪三个半?林立果、于新野、周宇驰,王飞算半个。下面我就告诉你,这几个人的状态。

现在很多人没听过王飞的名字,王飞是空军党办的主任,后来当了空军副参谋长。叶群曾经把林立果交给王飞,让王飞管。审判“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时候,把王飞的位置放的很高,四大金刚“黄吴李邱”之后就是王飞。后来把他拉下来了,换成了江腾蛟。从这个名单可以看出王飞的地位。

王飞是个“三八”式老兵,抗日战争的后期已是渤海军分区独立团的政委了。进城后,他被选到空军司令部当了办公室主任。他为人处世练达沉稳,叶群到太仓搞“四清”,特地带上他当助手。林立果进空军后,所有活动都是王飞在安排,王还管小舰队那帮人。1970年庐山会议以后,有个空军的女文工团员从毛那里得到信息传给了他,说毛对“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的庐山会议还在耿耿于怀,说了句:雨过未天晴。王飞闻到形势不对,就急着后退,从此,他对小舰队的活动多是应付,所以我说他只能算是半个。

小舰队成立之初,目标是反吴法宪的。林立果认定吴法宪在三个鸡蛋上跳舞,就是说他对周恩来、江青、叶群一样的热情。对周好,不会引起责难,对江青过分亲密却是大忌。这是小舰队反吴的基因。林立果还准备把王飞举到司令的位置,让吴法宪靠边休息。小舰队反毛是庐山会议之后的事。

林立果是1967年到空军的,这年他还不满22岁。在基层摸爬滚打一个月就调到空军机关当秘书。他很聪明,不愿意在机关,经常主动下部队搞调研,他从情报部门弄来不少机密材料,写出“保密与与泄密”的研究文章,还搞出很多小发明。比如汽车怎么在沙漠上行动,飞机机械故障报警器等。林立果还搞了几个大工程,比如说,无人飞机。我们国家是没有无人机的,他和周宇驰弄到架打下的u2无人飞机残体,拿到沈阳飞机厂让工程技术人员仿制,搞出的无人飞机可以在天上飞个把小时,高度能到1200米。他们还把林彪叶群邀到南苑机场观无人机的飞行演示,林彪看到后很高兴。1970年,雷达部长研制出541型远程雷达,林立果策划到内蒙选了座黄羊山组织施工,劈山半拉,把雷达安放在山腰上对向莫斯科。

九届二中全会召开,林立果兴致勃勃上了庐山,看到的结果却是一场败象,回到北京愤然骂他娘,说叶老胖瞎指挥给翻了船;指责黄吴李邱搞不到点子上;周恩来看风使舵…1971年3月,他带领周宇驰、于新野到上海写成《571工程记要》准备搞政变。

周宇驰是1945年入伍的,他是一航校宣传科长任上调来空军司令部给刘亚楼司令当秘书的。这人个性坚强,人品正直,敢当面顶撞刘亚楼。1960年代初,空军训练每年要摔飞机几十架,刘亚楼经常把空军摔飞机的事瞒下来,但周宇驰就敢把各种事故报给军委,周宇驰指责刘司令:用黄金等身培养出来的飞行员,摔飞机死了,不报就是犯罪!刘亚楼可是一霸啊,一气之下把他打发到某工程团当政委去了。刘亚楼去世后,爱才的王飞才把他调了回来。

自林立果到空军后,扶持林立果成了周宇驰的专职。他俩形影不离,情同手足,还结成“一帮一”“一对红”。林立果在他的呵护下得到快速的成长。为了宣传林立果,周费心尽力修改林立果的文章在报刊上发表。还给林立果组织了学毛著的《讲用报告》,让林立果大讲空军的建设。

1970年的8·1,在学习毛主席积极分子、四好五好代表会议上,林立果讲了八个小时,因此这个报告也被叫做八小时报告。报告引起轰动,赞扬林立果是小天才、超天才,给他的讲话印了48个版本,共计714265册,空军人手一册。

再一个是于新野。1947年的兵,叶群在太仓蹲点时,凡是给毛泽东的报告都是他写的,叶特别看重于的文笔简练犀利。于新野原是轰炸36师的宣传干事,他父亲早年是我们党苏北地区涟水县的县委书记,解放以后当了上海电台第二台的台长,建国初因统购统销犯了错误,弄到宁夏电视台当副台长。于新野对党没有任何的怨言。为什么突然间他对毛泽东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呢?

他有一个情人是空军文工团的演员,非常漂亮,女演员爱上他,但他是个有妇之夫啊。由于毛经常接见这些文工团的演员,这个女孩子回来跟他哭诉,于新野一下子感情变化了。本来他正在为空军党委扩大会给吴法宪写讲话稿,突然躺下不干了。副参谋长王飞去催交稿,于对王飞说自己眼睛瞎了,不想干了。王飞说,什么瞎了?你不是好好的吗?于新野说,我看不清了,看不清伟大领袖了。参谋长了解于“罢工”的原由后,把情况报告给吴法宪,吴法宪光火了,说于是在造谣,侮辱伟大领袖,要把于抓来枪毙。王飞打圆场说,不能让他乱嚷嚷扩大影响了,多做思想工作。

吴法宪比谁都明白,空军文工团经常派人“出差”去中南海伴舞,他当然不会处理于新野的,王飞也没揪于新野有妇之夫的过错,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但于新野心底却埋下了一颗爱恨情仇的种子。

从此以后,于新野从无限的尊崇变成无限的憎恨。我认为“九·一三事件”,于新野起了推手作用。

林彪自认为是民族主义者,没有想过去苏联

刘家驹:下面谈谈“九·一三”事件。九·一三的直接起因就是9月5号晚上由广州空军参谋长顾同舟,把毛南巡的两次讲话传给了于新野,于新野和周宇驰送到北戴河给林彪、叶群。

6号晚上,住在林彪卧室外间的的卫生员小陈听到他俩口子说话,叶群想走,动员林彪去苏联当寓公,林彪说,要走你走,我起码还是民族主义者。后来我考证这些话是否真实。我调查所有跟小陈有接触的工作人员都说他天真、单纯、不说假话。

9月7号,叶群把林豆豆的未婚夫张清林、林立果的未婚妻张宁一起叫到北戴河。姐弟俩有三次对话。对话很长,我采访过豆豆,留有记录。

林豆豆说:“……到了56号楼,我放下行装,到57号楼去见林立果,(原是张学良公馆)。我们两个楼之间也只隔了一条马路。我一进客厅,空军司令部的秘书刘沛丰跟我打了一个招呼就走开了。林立果坐在沙发上,他身边是周宇驰。我在空军经常见到周,但很少说话。我打量他的表情很木然,好像心事重重。

“豆豆,我有事找你谈。”老虎(林立果小名)语气沉重。他一生中从来没有叫我一声姐姐,当部长以后,父母在他眼里也变了样,觉得叶群是个能人,林彪是个半残废,但是他对我却很尊重。“你知不知道叫你到北戴河怎么回事?”

“不是主任(叶群)说爸爸要见小张吗?”

老虎说:“打电话是我的主意,让主任把你骗来的。”老虎说话很直率。老虎接着说:“毛现在在南方背着总理、中央到处打招呼,他要搞掉黄吴李邱,毛还批了夫人专政,下一步就轮到爸爸头上了,我这里有毛的讲话记录,一会儿您看看。”老虎把一摞稿子递给豆豆。

豆豆翻了几下,说:“我不看。”

老虎说:“那我就先跟你讲讲。黄吴李邱听到毛的讲话,吓坏了,这帮人难有作为。爸爸也知道了消息,也不想活了,主任吓得哭,她想跑到苏联去,让我调飞机,我现在瞒着吴法宪把飞机调来了。我想知道您的态度,您能不能跟我一块走?”

我听了惊愕不已:“到底出了什么事,又不了解情况,我怎么能回答你?”

老虎说:“回头您好好看看毛的南方讲话,毛把我们逼上梁山了。要么出走,要么坐以待毙。现在我问您,如果我们走,您走不走?”

我被老虎突如其来的危言震住了,感觉眼前的弟弟不是弟弟,是一只拦路虎。我又望了望他身边的周宇驰,板着脸,腰里别着枪。

至九届二中全会后,林的地位处在风雨飘摇中,老虎眼前要破釜沉舟,是出于他的怨恨或只是在口头上说说?一种惊恐的疑虑陡然在我心里搅动。

林立果说:“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罗瑞卿都是在毛的步步紧逼下整垮的,爸爸的身体很弱,关起来没人照顾,不用几个月就完蛋了。我考虑把爸爸救出去,空军还有一定力量。这次不就把飞机弄出来了吗?”

老虎的话让我万分震惊,我相信他的胆量,不相信他的能量,我感觉他在逼我表态。我要不说,很可能后果难测,我知道老虎已非昔日,现在是只真老虎。我只好说:“走。”

我认为毛要动手不会这么紧迫,历来他要剪除一个党的领导者,总是要事先发动一群人。我又感到林立果在显示自己,认为林、叶在生死关头无能为力,只能听他指挥。

我告诉老虎:“我刚下飞机就遇到这么大的事,脑子都转不过来。”

林立果说:“过去我们两个是同盟军,现在关键时候了,你要出来说话,要联合,怎么行动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连小张(张清林,林豆豆丈夫)也不要讲。飞机是留下或是今晚走,你看怎么办?”

豆豆说:“我不同意今晚走。你先把飞机放回去,到底怎么回事,我还要了解情况。”

这时候李文普来电话,让他们上去见林彪。老虎说:“好吧,那我们下午再谈。”

回到驻地,已经是下午了,老虎又迫不及待把我带到57号楼,我一进客厅,周宇驰已经先到了。老虎坐下来先讲了一通国内外的形势,又讲了几个野战军是他的团结力量、依靠对象。说汪东兴是他的内线,还把毛泽东南方讲话进行了分析,老虎特意强调毛的那句话:“我在原则问题上是不会让步的。”老虎接着说:“毛这次南巡回京以后,要对爸爸下手了。现在我们是鱼死网破的时候了。”

老虎有一腔怒火,但应对办法不多。我坚持要他先把飞机放回去,等我了解了情况再说。老虎同意明天再谈。

第二天傍晚,林立果来到我住的56号楼,一进门就说:“飞机放走了,我们不走了。”

我感到宽慰。还是很想知道爸爸看了南巡讲话有什么想法。我急切的问:“爸爸对南巡讲话有什么表示。”

老虎不说,又告诉我:“我又想到一个办法,搞政变。”“政变,政变怎么搞法?”我问。

老虎说:“我们有“五七一工程”,以主席的名义召开政治局会议,在毛家湾开,把江青、张春桥找来,来一个抓一个,采取逼宫,让毛主席表态。”

我再问:“汪东兴什么态度?”

老虎答:“汪东兴是我们的人,做内线,主席不从,就只好采取暗杀办法了。”

我又问:“谁敢下手?”

老虎说:“江腾蛟。这个办法还是他提出来的。”

我问:“江为什么这样做?”

老虎答:“江得了癌症,活不了多久了,他恨主席。文革中他要支持反许(世友)的那一派,后来主席做了好人,又把江当了替罪羊。江反对毛的腐化,最记恨毛在全国选妃,糟蹋了我党。”

我再问:“他怎么接近主席?”

老虎说:“他用自己的身份可以进到主席的警卫圈,待主席经过上海、杭州就可以动手,那里是他的地盘。”

我问:“警卫部队能放他进去吗?”

老虎答:“汪是内线,要是汪不听,我们可以把汪干掉。暗杀不成功,政变就搞不成功,我可以用林的命令把黄吴李邱骗去,我还掌握了汕头的55军和保定的38军,政变不成功,我们就飞往香港或者逃往苏联。”

我问:“去香港爸爸愿意?”

老虎说:“你放心,我们已经预演过。”

所谓预演,是去年林上井冈山故地重游时,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程世清想让林去南昌看看。叶知道,自程世清主政江西,一直宣传林与毛会师井冈山。叶怕招风,飞机上了天,叶硬让驾驶员飞回北京。老虎从中得到启示。

“爸爸到底什么态度?”我盯住老虎要探明究竟。

林立果只说:“主任说全靠我们了,我过去空军掌握一些力量,关键环节主任不知道。我现在告诉她,她要依靠我,我也依靠她。”

我说:“我有第三条道路。朱老总头两天我还看到在北戴河,他现在是甩手掌柜。爸爸有病,他可以什么都不管。”

这条路当然好走,毛不会叫爸爸走。”老虎说。

“爸爸不是真正掌兵权的,你的先发制人又没有多大把握。”我软下来规劝老虎,“你还是个孩子,人家听你的?就算搞成功了,周宇驰年纪比你大,再来争夺你怎么办?我的意见不要这么急,现在北京什么情况你都搞不清。我我的看法是,在十·一前双方都不是动手时机,按照惯例,十一爸爸还要和毛在天安门亮相。”

老虎也陡然转了弯了:“我现在就上北京了解情况,我们是同盟军,听您的,十·一后再说。”

老虎走了,他一人驾上佛尔加去了机场。

主持人:这是他们姐弟两个人的对话?

刘家驹:这就林豆豆、林立果姐弟两的对话。我为什么选择姐弟俩的对话说事,它的真实性是专案组肯定的。我们从中可看到林立果焦急的为老爸的存亡寻求出路,他的想像不是空穴来风,半年前他们在上海制定的《571工程记要》时就议过。他还是接受了姐姐“缓动”的主张,可他一回到北京为什么就变了?他派出于新野去上海杭州告之空四军空五军的领导,毛很快就要到了,要求他们不要轻信毛的“打招呼”,自己要做到心中有数。8号中午,于在上海见了王维国,晚上到杭州见了陈励耘。于没想到毛3号就到了杭州,一到就召来陈励耘、南萍等驻军领导,又大讲他对庐山会议的种种不满,还点了林的名,汪东兴第二天就给驻抗的陆海空三军师以干部传达毛的南巡讲话。于认定,毛正紧鼓密锣的为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造势,收拾林升级了。8号的晚上,于新野就把收集的情报传给了刚从北戴河回到毛家湾的林立果。于竭力地向林立果强调,毛从沪杭回京的路上,必须用“大铁锥”的手段先下手,机不可失。林立果本来是回京观望的,听了于新野的汇报,急不可待的和周宇驰一起去到西郊机场,召开了几个人参加的行动会议,部署江腾蛟为前敌总指挥。这样纸上谈兵的会,五天开了六次,设想的暗杀手段就有五、六条。多数人都是在会上凑热闹,真心实意要干的只有周宇驰于新野。林立果不光是开会说,还有行动,他带王飞到钓鱼台踩点,要王飞带领空军警卫营攻打钓鱼台,不知兵不知战的林立果,还在现场指指点点的给王飞部署攻击路线和火力点的设置。王飞确实可以动用警卫营,只要他向干部战士宣布是去抓张春桥,都会奋勇当先的。拿下钓鱼台是可能的,王飞更知道,北京周边驻有66、38、27、28、63、69、65七个野战军,只需半天时间他们就会兴师勤王,即使你十个警卫营也会灰飞烟灭。王飞只能应付林立果,规劝他不能动武。林立果又把关光烈找来,关光烈虽己是43军军政治部主任,也调不了兵。林立果已决心“鱼死网破”了,谁也阻止不了他的铤而走险。

飞机毁于油箱爆炸,不是被击落的

刘家驹:我最后讲讲飞机情况,飞机0点32起飞,飞到迁安上空,转向340度,飞行高度600米,航速是550到600公里,飞的是之字形,在出境时飞机飞上升到3千,飞机出境后又进入低空,很快又下降到2千8、2千6-----5分钟后目标在荧光屏上消失。为什么这么详细?空军雷达部长给我划了一张256飞机的航行图。这是他研制的541雷达获得的记录。很多人传言说,到了苏联边境又回来,没这么回事。因为北京到温都尔汗只有1100公里,2小时的时间刚好飞到温都尔汗。

飞机上有没有黑匣子?我认为有,很多人跟我有争论,说那时候英国的罗尔斯罗伊斯公司还没有搞黑匣子。但是接这架飞机的人跟我谈过,肯定有,录音的、录机械的都有。录音很原始,是钢丝的,只能录半个小时。

我们认为飞机是迫降的,不是打下来的,有人从现场的尸体上看到,大都脱下了手表和鞋,这是紧急迫降必要的准备。飞机要是导弹打的,就会在空中解体。现在地面上的飞机残骸横宽60米,纵深300米,肯定是着地时油箱爆炸了。

前些年我从一位知情那里了解到,九具尸体都火化了,虽然蒙古人没有火化的习惯,后来还把火化的骨灰埋在坠机现场,垒了一个大土堆。多年来不断有人去凭悼、扫墓,多是林的老部下。叶群和林彪的头颅都在莫斯科。有个英国作家找我,我说你有条件,能不能找克格勃问问黑匣子的情况,她去了,俄罗斯一个上校接待她,拒绝回答黑匣子的事。

From: 共识网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