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一 5月 25, 2020 9:08 p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林立衡: 九一三后写给中央的材料
帖子发表于 : 周一 3月 02, 2009 8:54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594
             九一三后写给中央的材料

                林立衡

  我从9月7日便分别找林彪的警卫参谋刘吉纯(注:刘是林彪办公室警卫科长
)、李文普(注:李是林彪办公室警卫处长)及林彪身边的两个卫生员陈占照、张
恒昌谈话,其中和李文普谈的最多,因为林彪对李文普的信任超过了对叶群和林立
果的信任。我让李文普注意观察情况,组织工作人员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突然事变
,特别要防止有人在林彪身上用药,一定要确保林彪神智清醒和人身安全。

  开始,李文普并不相信我说的林立果要带首长(注:指林彪)去广州、万一不
行就让首长去香港以及林立果要害毛主席的事儿,后来他也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头,
向我说了叶群和林立果瞒着林彪所干的一些事情。

  9月12日下午5点左右,叶群当着林彪的面,为我和张清林举办婚礼。

  晚8点,我去秘书办公室,宋德金秘书接到海军方面的电话,说一架飞机要在
山海关降落,问是不是“林办”的飞机。宋秘书不清楚,便去问李文普,李文普也
不知道。晚9点,叶群叫我到她的住处看电影,这时我才知道是林立果回来了,与
此同时,林彪的卫生员张恒昌告诉我,他听见主任(注:指叶群)跟首长说,去广
州不行,去香港也行。小张说他始终没听见首长答话。

  我立即找林立果,问他要去哪儿,他说马上去广州。

  为了以防万一,我决定去8341部队讲明情况,让他们作好准备以对付紧急
情况,并通过8341部队与中央取得联系,因为单靠”林办”工作人员,即使能
把问题解决了,许多事情中央不知道还是不行——1972年8月26日周总理见
到我时说:你当时也只能那样做。

  在去8341部队大队部之前,我让刘吉纯把李文普找到96号楼院子里一个
僻静处,对李、刘简单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

  我还特地问李文普:“首长是否知道林立果对我说的事。”
  李文普说:“首长哪会知道这些,首长肯定不知道,我一直守在首长身边,这
我还不清楚?”
  我说:“既然如此,你能调动大队部的人保证首长安全吗?”
  李文普说:“没问题,我能保证。”
  李文普说:“汪东兴和张耀祠在九大后让我兼任8341部队副团长的职务,
首长、主任没有同意。他们又在党委会上做出决定,使我有权为首长的安全调动8
341部队。”
  关于8341部队的这个决定,叶群也曾跟我提起过,我对李文普说:“我对
你谈了几天了,要提高警惕,不能麻痹,一定要防止今晚出事,你能保证首长不被
弄上车吗?”
  李文普说:“能保证,你放心好了”。
  我又问:“你有把握吗?”
  李文普说:“这不成问题,我们有这么多人,林立果要是真的要跑,我们就是
拼了,也不能让他把首长弄走。”
  李文普还说:“主任叫我明早6点去广州,要我先不要通知8341部队(按
惯例,林彪去哪儿都要事先报告总理、事先通知8341部队负责人)。我去问首
长,首长说广州太热,不利于他治病,不去广州,坚持要去大连。主任问我广州的
房子有没有冷气设备,我说有。主任又去劝首长,说广州的住处有冷气不热,首长
便把我找去,对我说去广州也行。首长只知道换个环境去广州养病。”
  我说:“你和8341部队常打交道,有工作关系,我常年不在家,不认识他
们,找他们不合适,还是你亲自去大队部调人吧。”
  李文普说:“主任说是去广州,林立果说的也是去广州,要是真的是去广州而
没发生什么事儿,那可不是一般问题,那可不得了!”
  我说:“首长身体长期不好,你身体也不好,你辛辛苦苦一直跟着首长,吃了
不少苦头,现在是保卫首长安全的关键时刻,你要是没负到责任,那你在首长身边
二十年不是白守了吗?我早就对你们说过,你们帮着主任骗首长虽然是不得已,但
总有一天会被揭穿的,难道现在这个时候你还继续帮着骗首长?要骗到底吗?”
  我说:“你再不去就晚了,主任把你女儿送到空军去当兵,你可不要因此被主
任拉过去啊。你也许怕主任,但怕也没用,如果首长的安全出了事,你逃脱不了责
任,因为你是这里工作人员的负责人,到时候,你怎么向中央交待?你要是跟着走
,那你就是叛徒。你要是没保护好首长安全,就是你没走,你也要为一切严重后果
承担责任!”
  李文普说:“关键问题是我现在搞不清情况,这些情况都是你从林立果那儿听
来的,如果到时候真的发生什么事的话,可以在飞机上采取措施,反正我们人多,
我对工作人员已经布置好了。”

  我明白李文普是想让我找8341部队,虽然我去大队部没有李文普合适,但
如果不去李文普就更不相信我讲的情况了,于是我断然说道:“你不去,我去!”
  李文普马上表示赞同,说:“那好,你去吧,我在上面守着,你见到张宏就说
是我同意你去找他的,是我派刘吉纯陪你一块儿去的,你叫张宏马上和我联系。”
  李文普接着向一直在场听我们谈话的刘吉纯交待任务,让他出面对张宏说明情
况。
  我问李文普:“现在警卫部队的负责人是谁?”
  李文普回答:“是张宏,他是老红军,是军级干部,职务是中央警卫团副团长
,负责整个北戴河地区的中央首长安全。”
  我问:“这个人怎么样,我找他行不行?”
  李文普说:”张宏是这个地区的头,现在调动部队不需要经过他,你可以找姜
副大队长,这个人比较精干。”
  我问:“姜副大队长通常呆在哪里?”
  李文普答:“在二大队大队部。”
  接着,李文普又对刘吉纯交待说:“你先去找姜副大队长,接着找张宏说一下
情况,然后再让立衡和张宏他们谈。”
  我说:“我找张宏谈了之后,由你负责与他联系,因为你有权代表首长调动和
指挥部队。”
  李文普说:“那好,就这样吧。”
  我说:“我叫张宏带部队上来,由他们出面阻拦。在部队没有上来之前,你无
论如何要尽一切努力保证首长不被弄上汽车,不然就麻烦了。”
  李文普说:“那当然啦,我会尽量拖延时间。司机老杨听我的,这不成问题。

  我说:“你知道林立果和刘沛丰是很会开车的。”
  李文普说:“这我知道。就按你说的办,在张宏没带部队上来之前,我一定保
证首长不被弄上车。”
  我问李文普随身带枪没有。
  李文普说:“没有。”
  我责备他说:“你们平时都带枪,到这时候为什么不带枪?”
  李文普说:“枪放在宿舍里,马上就带。”

  这时已是晚上9点50分了,我和刘吉纯跑步到位于58号楼的8341部队
二大队队部。

  我在外面等着,刘吉纯进大队部与张宏、姜副大队长谈了一会儿便陪他们来见
我。我首先明确对张宏说是李文普让我来找他的,然后向张宏讲了林立果对我说的
话,还讲了林彪的两个卫生员今晚告诉我的情况。

  我问张宏:“叶群,林立果要带着首长逃走。先到广州,然后再去香港,你看
怎么办?”
  我还告诉他:“9月7日首长对我说是要去大连,叶群为了不让首长去大连,
就让李文普和刘吉纯骗首长,说大连的水,首长不能喝。9月8日林立果去北京是
瞒着首长的。今天晚上8点多,林立果和刘沛丰乘飞机在山海关降落后,机场曾打
电话向‘林办’问询,首长和我以及所有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林立果已经回来了,叶
群可能也不知道林立果什么时候回来,以至没有事先派车去接他,林立果是开机场
的车回来的,现在那架飞机还停在山海关机场。”

  当我跟张宏说李文普、刘吉纯等工作人员不让我把林立果对我讲的话告诉林彪
时,张宏说:“这些就不要向林副主席讲了,我们都知道林副主席身体不好,免得
惊动林副主席。这件事由我们来处理就行了。”
  我问张宏:“我是提着脑袋来找你们的,我讲的情况你相信不相信?要是不信
,你就问问他(指刘吉纯)和李文普。”
  张宏点头说:“我们相信,刘科长已经对我说了,你放心,不要着急。有些事
情我也看出来了,我们为林副主席里里外外当守卫和内勤这么多年,也了解和听说
了不少情况。”

  姜副大队长在一旁也讲了一些他所知道的有关林彪被叶群欺骗的事。我对张、
姜二人说:“虽然到明早6点还有一段时间,但要防止林立果他们提前行动”。
  我请张宏立即采取措施,调动部队包围林立果、刘沛丰住的57号楼,同时将
林彪、叶群及工作人员住的96号楼也包围起来,必要的话先把林立果、刘沛丰扣
起来再说。
  张宏说:“这些都需要好好安排一下,需要研究具体的措施和步骤。反正一定
会确保首长的安全,这一点你尽管放心,现在的问题是要马上请示中央。”
  他说要马上把这些情况向汪兴报告。
  我问:“向他报告行吗?”
  张宏说:“那先向周总理报告。”
  我说:“北京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向总理报告,时间恐怕也来不及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你们是专门负责这里警卫的,要绝对保护首长安全,请立刻调
动部队、采取主动措施。”
  张宏说:“我还得向汪主任报告,他是我们的直接领导。汪主任会向上报告的
,我一边报告一边马上采取具体措施就是了。”
  我反复问张宏:“你们能保证首长安全吗?能保证首长不被弄上汽车吗?”
  张宏说:“我们能保证!我们驻在这里就是这个任务嘛,你放心,到时我们都
到96号楼停车的地方去,在那里守着就是了,这还不保险吗?”
  我问:“你们有多少兵力?”
  张宏说:“这一片都是我们的部队,有二中队、四中队、六中队,还有机动部
队,我还可以迅速从附近调部队来。”
  我问:“你们有多少辆汽车?”
  张宏说:“我们这里有机动小车队和大车队,随时可以出动。”
  我说:“这么大的事,你们可不能掉以轻心、光嘴上说说呀!一定要采取万无
一失的措施!”
  张宏说:“我马上报告,同时调部队采取措施。”
  我说:“林立果讲他在东山有个秘密机场,可以监听全国的电话,包括这里通
往北京的电话。这里和北京只有一条专线,你和北京一通话,他会不会马上知道?

  张宏说:“嗨,什么秘密机场,我们都知道那个修建了一下的土机场,那儿也
属于我们的警卫范围,我们经常看见林立果去那个机场。我们部队这条电话专线是
可靠的,这点请你放心。”
  我问张宏:“要是事情提前发生你们怎么办?”
  张宏说:“到时候我们就上去问问,我们是专门在这里负责警卫的,比李处长
、刘科长和你去问还合适些。我们装作不知道你讲的事,只去问叶群和林立果,你
们这么晚到哪去?为了保证安全,请他们等我们布置好安全工作后再走。”
  我强调说:“你们去问的时候一定要有保证措施。”
  张宏说:“这当然啦,这我们比你懂,你放心吧。”
  我进一步问:“如果林立果硬要走你们怎么办?”
  张宏说:“为了保证林副主席的安全,到时候我们对他就不能那么客气了,就
是拼了也要保证林副主席的安全。”
  我说:“你们要注意,林立果、刘沛丰身上有手枪。”
  张宏说:“我们也有枪啊,到时候我们多带些人不就行了。”
  我强调说:“尽量不要开枪。”
  张宏说:“我们不会开枪,也没有必要开枪,开枪保证不了林副主席的安全,
打伤了谁也不是小事。到时候,我们几个人对付一个……”张宏一边说一边做了一
个擒拿的反绑姿势,然后继续说:“就这样,两个人从后面上去把胳膊一架就行了
!”
  我说:“你们要多准备几个措施!”
  张宏说:“96号楼周围都由我们的部队守着,每个路口都是我们的哨位,每
个岗哨都有电话,我们还有电台和步谈机指挥,有什么情况我们马上就能掌握。你
不是见到几步一岗嘛,我再派些部队去加强哨位,再派些精干的人坐先行车去机场
,这样的话,前面、后面都是我们的部队,你尽管放心好了!”
  我说:“李处长叫你马上跟他联系。”
  张宏说:“那我直接和他联系。”

  我见张宏副团长态度这样明确,考虑问题这样周到,说得这样有把握,就放心
地和刘吉纯离开大队部返回林彪住地。

  进屋后,我坐到走廊原先的座位上,将去834l部队的情况告诉了还在
看电影的张清林。

  就在这时,叶群的内勤来找我,说叶群让我马上去见她。

  我去了叶群的房间,她通知我,明早6点出发去广州,叫我和张清林、张宁三
人准备一下行装。

  离开叶群后,我又到看电影的座位上和张清林商量了一下,叫他在此处应付林
立果。然后与李文普和刘吉纯一起来到院子里商谈,我问李、刘二人带枪了没有,
他们说带了。
  我说:“给我看看!”。
  李、刘二人让我看了他们腰上带的手枪。
  我问:“首长现在怎么样?”
  李文普说:“首长啥也不知道,同平常一样,11点就上床睡觉了。”

  我问:“工作人员布置的怎么样?”
  李文普说:“正在和他们谈,他们都知道了,我们有这么多人,没问题!”

  就在这时,叶群的内勤又来找李文普,说:“主任找你,叫你马上去。”
  李文普立即去见叶群,回来后对我说:“主任叫我立即安排去广州!”
  与此同时,空军保卫部警卫处长杨森来找我,说张清林让他通知我,叶群正在
找我,让我马上准备出发。
  我一听急了,对李文普说:“你一定要守在首长身边,要绝对保证首长不被弄
上车。我先去一下放电影的地方,然后马上去找张宏。”
  李文普神情紧张地点着头,当着刘吉纯的面急促地说:“你快去,叫张宏快和
我联系!快,快去!”

  我从院子走到通往叶群房间的走廊门口,看到身材高大的姜副大队长和杨森正
守在门外,叶群的车刚调过来。

  我让杨森控制住叶群的车,嘱咐姜副大队长等人守住叶群和林彪住处的门口及
车库。

  姜副大队长说,他正在两个门口之间来回走动,两边都在注意守卫。

  我对他说:“叶群马上就要走了,我要去下面找张宏,上面的事托付给你了!

  姜副大队长说:“知道了,你放心去吧,叫副团长赶快上来”。

  我刚走进叶群住处的走廊,叶群就出现在电影银幕前宣布停放电影,叫我和张
清林、张宁马上拿行李去机场,让工作人员也一起走。

  情况突变,我连与张清林说话的时间也没有,便和张清林、张宁趁着拿行李的
机会走出96号楼。在门口见到姜副大队长时因有其他人不便说话,我使劲握了握
他的手,用目光示意他要守好林彪的大门,他点头会意,并调了一辆车让我快上。

  我叫张清林留在我们住的56号楼应付林立果,让杨森和我一起去大队部。车
子很快开到大队部,但大队部值班室空无一人。杨森立即去找张宏,过了好一会儿
才把张宏找来。

  我告诉张宏:“李处长和姜副大队长叫你赶快到96号楼去。”并请他立即命
令部队封锁通往山海关机场的道路。

  奇怪的是,当我反覆讲这些话时,张宏虽然满口答应,却又在屋里走来走去,
欲言又止,犹豫不决,然后忽然离开大队部值班室不知去向。

  等他回来时,我生气地说:“你开始不是说得好好的,到时候你就带人上去吗
?怎么现在你又不上去了?”
  张宏看着我,一声不吭。
  我说:“你不上去,那就在这里给李文普打电话联系!李文普让你快同他联系
。”

  他还是不吭气。不论我怎样急切地恳求他,无论我说什么,他仍然背着手在屋
里踱步,低头思索着什么,态度完全变了,他始终没有用身边的电话和李文普联系
,始终没有上去!

  就在这时,张清林在56号楼接到林彪的卫生员小张打给我的电话:“他们(
指叶群、林立果和刘沛丰)正在床上拽首长,首长马上就要被拽走了!你们快,快
呀!”

  张清林顾不上听完电话便跑到楼前,向道路两旁的部队喊:“快堵住,快到公
路上来堵住!”然后直奔大队部跑来。

  一进值班室,张清林便气呼呼地对张宏说:“情况万分火急!最多不超过十分
钟上面的汽车就要开跑了!部队为什么还没行动?为什么还不进行阻拦?”

  张宏说:“我早已派先行车去机场了,有的部队还没调来,是不是汽车出故障
了?”
  这时已是11点30分,我责问张宏:“两小时以前我就对你说好了,你为什
么还不调动部队,你快带部队,快上!”

  张宏默不作声,一转眼又不见了。过了一会儿,他回到值班室,不慌不忙地当
着我的面往北京挂电话,在电话里向对方说:“他们刚才说再过十分钟汽车就要开
走了。”接着,只见他频频点头,连声说:“是,是,是……”

  放下电话后,他慢条斯理地对我说:“中央指示你们跟着上飞机,跟着走”。
  我气愤之极,往大队部值班室的床上一坐,对张说:“我这样找你们,苦苦请
求你们采取措施,你们就是不听,李文普也调动不了你们的部队,原来是这么回事
。”
  我问张宏:“为什么叫我们跟着上飞机?”
  张宏说:“这是中央指示。”
  我质问道:“中央是谁下的指示?我坐在这儿就是不走了,要上,你们自己上
!”
  杨森也对张宏说:“飞机上了天,黑乎乎的,你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张清林挥动着拳头说:“在这么大的事儿面前,你们再也不能犹豫了。汽车马
上就开动了,如果被你们放跑了,党和人民绝不会宽恕你们!要是你们不拦住,一
切严重后果由你们负责!”
  张宏火了,大声说:“请你们不要在这里指挥!我们是听中央的!”
  我不禁哭着喊:“中央?!首长难道不是中央负责人吗?首长的安全你们难道
不管吗?你开始不是说得好好的吗?求求你们快拦住吧!副团长!……”

  值班室里的人越来越多,萧奇明中队长等警卫干部卷着袖子,提着枪,急得嗷
嗷叫,跳着喊:“还不下命令冲上去就来不及了!我们可冲上去了!……下命令吧
,副团长!”
  但张宏始终没有下命令让他们冲上去。

  我对张宏说:“你们是专门负责保卫首长安全的,如果首长被弄走了,你负得
起这个责任吗?”
  张宏一声不吭,我反覆问他:“到底是谁让我们跟着上飞机的?”
  他说:“中央。”
  我问:“你刚才和哪位领导通的电话?”
  他又不回答。
  我进一步问:“你刚才是不是和张耀祠团长通的电话?”
  他非常勉强地点了点头。

  我指着值班室的电话机,要求他立即给张耀祠挂电话,催促他几次,他都不挂

  我抓起电话筒说:“你不挂,那我就挂了!”
  他一听马上接过话筒向北京挂电话,说了声:“挂通了。”就把电话筒递给了
我,可是我呼喊了几声也无回音,只听见军委总机的话务员说:“是叶主任吗?”
  我佯声嗯了一下,话务员说:“总理正在开会,马上就来。”

  我知道这是叶群在给总理打电话——周总理在1972年8月26日见到我时
告诉我,叶群打电话说他们要请假去广州——接着,我在话筒里听到话务员不断地
呼叫:“叶主任,叶主任……”我没再吭气。
  话务员问:“怎么回事?没声音了?”
  我放下话筒,告诉张宏电话没接通,请他再向北京挂电话。

  他很快就与张耀祠接通了电话,并且还告诉张耀祠我们不肯跟着上飞机。
  我急了,一把从张宏手里夺过话筒,简单地向张耀祠报告了一下情况,强调说
林彪是被欺骗的,不是要逃跑,现在情况万分危急,请马上下命令让部队进行拦截

  张耀祠在电话里只是:“嗯,嗯,嗯……”。
  我不断急促地向他呼喊:“张团长!求求你,现在就下命令,一分钟也不能耽
误了!”
  他还是在电话那头儿,“噢、嗯、嗯”着,说他要“再请示”。

  就在这时,萧中队长等干部冲着张宏嘶喊起来:“副团长!一辆黑车从上面下
来了!”“现在还不叫我们冲上去?!”“还等什么呀?!”

  与此同时,大队部的哨兵跑进值班室报告:“一辆红旗车已穿过56号楼至大
队部之间的公路,正从大队部门前开过去!”

  在张宏仍然没有下命令的情况下,萧中队长和值班室里的其他干部带领战士冲
了出去,张清林也要了一把手枪冲了出去,只剩下张宏和一位参谋呆在室内。

  很快,我听到距离很近的地方有一声枪响,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后来听说是
萧奇明中队长在大队部门口的哨位上用手枪朝汽车后面开了一枪,另一枪是李文普
在离58号楼大队部门口约三十米处从红旗车上下来时枪走了火,李文普也因此受
了伤。作为外科医生,张清林当着8341部队卫生员的面亲自为李文普包扎了左
臂伤口。

  这期间我一直拿着话筒,没有中断与张耀祠的通话。我向他报告了红旗车从9
6号楼开下来,经过834l部队大队部门口接着有人开枪的情况,哭着请求
他“立即命令部队从反方向阻拦!”“立即封锁山海关机场!”“现在就采取措施
!时间还来得及!”

  我还对他说了山海关机场附近有海军、野战军和地方军的情况。
  听到这里,张耀祠说:“那就让部队快追吧,我马上再去请示。”张耀祠让我
把电话交给张宏。
  张宏接过话筒和张耀祠说了几句话,然后扎上腰带便跑出去了。

  我仍拿着话筒不断呼叫张耀祠,等着他请示上级的结果,同时用另一个电话打
到96号楼。

  接电话的是叶群的内勤孙忠堂,他告诉我:林办的工作人员全部冲出去了,楼
里没有几个人了。

  我让小孙告诉留在楼里的人,马上带枪维护现场,保护好房间里的物品。

  令我气愤的是,在8341部队大队部值班室里,任我对着话筒呼天喊地,张
耀祠始终没有在电话里再次回答他请示的结果。

  事后我问姜副大队长:“我和你说得好好的,你怎么没带部队拦住呀?”
  姜副大队长流着泪伤心地说:“副团长叫我上先行车了,我对不起林副主席…
…”

  姜副大队长等人气愤地告诉我,他们在先行车上一直等张副团长的命令,由于
没有接到命令,他们不但没有进行阻拦,反而给红旗车让了路,直到张宏的小车开
来才一起在后面追赶红旗车,但那时已追不上了。

  按照过去的惯例,8341部队要在林彪上飞机之前派先行车到机场布置安全
保卫工作,登机检查安全措施,然后站在飞机四周和舷梯两旁护卫林彪上飞机,并
要派警卫人员随机护卫;同时,还要有大批警卫干部、战士搭乘另一架飞机护送同
行;如果目的地没有8341部队驻守,还要派部队乘飞机或火车到预定地点打前
站,布置严密的警卫措施。

  多年来,林彪从未脱离过这种“严密”的护卫和跟随,但在这次事件中,83
41部队却一反常态,不但不严格履行警卫规则,还拒绝执行周总理于当晚10点
多迅速下达的各项确保林彪安全的紧急措施。

  按当时的紧急情况,8341部队应该在确保林彪安全的前提下迅速进入情况
现场,分析情况后果断进行处置,包括立即逮捅林立果和刘沛丰等相关人员,这部
是很普通的警卫常识。

  然而在三个小时内,他们面对我的报告和请求,除了让我跟着上飞机外,并没
有采取张副团长一开始向找保证的:“到时候我们就上去问问,我们是专门在这里
负责警卫的,比李处长、刘科长和你去问还合适些,我们装作不知道你讲的事,只
去问叶群和林立果,你们这么晚上哪去?为了保证安全,请他们等我们布置好安全
工作后再走”的具体措施。

  唯一的举动就是最后的”快追”。

  而这个”快追”又起什么作用呢?产生的后果是什么呢?

  这一切事情的背后有什么目的呢?

  晚12时左右,那架三叉戟飞机亮着指示灯隆隆地从我头顶掠过,徐徐盘旋,
向南、向西,最后向北飞去。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