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一 7月 23, 2018 11:42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何泽民: 沙河机场惊心动魄的“九一三”之夜
帖子发表于 : 周日 6月 17, 2018 9:53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439
沙河机场惊心动魄的“九一三”之夜


何泽民文 舒云整理



编者按:1971年九一三事件震惊中外,大量文字披露256三叉戟坠毁蒙古温都尔汗,但九一三事件中3685直升机是如何被“偷”走的?北京的沙河机场在那一夜发生了什么?却鲜为人知。本文作者何泽民时任空军专机师沙河机场直升机团政治处主任,亲身经历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夜。



九一三之夜是我终生难忘的。

1971年9月13日凌晨,熟睡的我被猛烈的敲门声惊醒,住在我隔壁的团政委杨庆升大喊:大家快起来,机场有人偷飞机!我来不及多想,迅速穿好衣服,蹬上自行车,向机场飞奔。团机关十多个人也都起来了。原来,正在团部值班的政委杨庆升接到师长时念堂的电话,说没有周总理和林彪、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五人的签名,任何飞机不准起飞。他正对其思索,又接到团长刘景祥的紧急电话,说机场警卫战士何祖军报告,有人动用3685直升机。

何祖军是警卫连战士,正在警卫3685直升机。他看到有人要开飞机,却没有团领导在场,觉得有疑问。他借口上厕所溜走,给团值班室打了电话。他的这个行动让空军给他记了一等功,并特批提为干部。

团长刘景祥接到团值班室的报告,马上询问值班的政委杨庆升。杨庆升说:刚接到师长时念堂传达的禁航令,不能让直升机起飞,快去堵截!

原来,周宇驰接到林立果从北戴河打来的要他“北上”的电话,却几近失望。因为这时已经封飞机,西郊机场的飞机都不能动了。

九一三事件后我参加审查九一三事件有关人员。李伟信供认:周宇驰、于新野和他在西郊机场工字房紧急决定,驱车尽快赶到沙河机场,要曾给周宇驰和林立果当过云雀教员的陈士印飞直五送他们出境,尽快与林彪、叶群会合。

周宇驰驱车到西郊机场,打电话找教他飞行的云雀机组的陈士印。

云雀机组此时正在西郊机场招待所待命,已经熄灯睡觉了。周宇驰打电话叫起副大队长陈士印,给他看林彪手令,要他驾驶直五型直升机。因为直五这种机型在直升机中算老大哥,加上副油箱,能飞500公里。陈士印说他很久没驾驶直五了,好多数据都忘了。周宇驰叫他再找一个熟练的飞行员。2时40分左右,陈修文被他的上级、副大队长陈士印叫醒,要他执行紧急任务。

陈士印回忆:周宇驰在深夜突然推门叫醒我,给我看了林彪手令,说要立即去执行一个绝密紧急任务,不要惊动团里,要我拉他飞直五前往。可我好长时间没飞直五,只得找陈修文飞。我悄悄叫起陈修文,一同乘车到机场。

陈修文的飞行技术比较全面,是直五直升机的优秀飞行员。深夜被叫去执行紧急任务的事情,过去也有过。所以,陈修文二话没说,迅速穿好衣服,连被子也没叠,就随陈士印坐周宇驰的车到了停机坪。他看见两个不认识的人正在往直升机搬东西,这不是飞行员该管的事情。陈修文没有多问,坐进正驾驶的位置,陈士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而周宇驰挤在右座陈士印的后面。因为前舱再也没有地方了,于新野和李伟信只能爬进后舱。陈修文按照正常飞行要求,打开电台,准备与机场调度室联系,被周宇驰阻止,说要保密。陈修文不认识周宇驰,但因为陈士印介绍说他是空司首长,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陈修文要打开夜航灯,也被周宇驰伸手关掉。陈修文开车加温,按照规定,必须等滑油温度上升到40度,才可以接通飞机旋翼。可是刚到30度,周宇驰就指使扳动开关。

3时15分,3685直升机起飞了。

沙河机场很大,从西侧家属区出大营门,到东边的飞机场北头停机坪,约两公里。还没有等我们赶到,3685直升机已经发动。我们边骑车边喊,接近目标近50米时,3685直升机匆忙离地。火红的尾灯像失控的气球,很快消失在茫茫夜空中。

李伟信交代,他们冲锋枪都压上了子弹,车全速行驶,不管谁阻拦,都立即开枪。到机场接飞机若遭阻拦,也当即开枪。

要是我们早几秒追到机场,肯定会有牺牲。

周宇驰命令航向320度,陈修文驾机向西北方向飞去。

陈士印回忆:飞机起飞后,周宇驰不准使用无线电联络。陈修文问往里飞,周宇驰说飞张家口。

这时,陈修文耳机里响起地面机场的呼叫:3685,3685,你听到没有,请回答!陈修文刚要回话,周宇驰慌忙阻止,说任务机密,不要回答。飞机飞到张家口上空,张家口机场的灯光已经在望,按照过去的惯例,飞这条航线必须在张家口降落。但周宇驰指地图命令向前飞,往张北以北飞。

陈修文想再往北,就出国境了。

被强烈震惊的陈修文机智地按下送话按纽,大声说:油量不够,要下去加油。张家口机场调度室的值班员清楚听到了陈修文的说话,并作了记录。

周宇驰立刻拔出手枪,对准陈修文:你要落地,我就打死你!

陈修文196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时,曾宣誓:为了党的事业,不惜牺牲一切,直至牺牲个人的生命,在任何危急情况下,永不动摇,永不叛党。

这时,直升机头上有歼击机呼啸而过,陈修文乘周宇驰向窗外观察之际,迅速把组合罗盘倒拨了一百八十度。陈士印配合陈修文调转罗盘的方向,飞机调了头向南。周宇驰没有开过直五,但他在沙河机场已经学会开云雀直升机,他从另一个罗盘上看出航向变化,急忙质问。陈修文说那个罗盘坏了,以组合罗盘为准。周宇驰又质问:飞机怎么转弯了?陈修文说:有飞机拦截,作机动飞行。飞到八达岭上空,前方是北京密密麻麻的灯光,周宇驰跳起来:你骗了我们,怎么又回来了?我枪毙你!陈修文什么话也不说,继续向沙河机场飞去。

随后天亮了,飞机到八达岭上空,周宇驰看到下面长城,火冒三丈,你怎么飞回来啦,你把我的大事全毁了,老子枪毙你!从这时起,周宇驰一直将手枪抵在陈修文的腰部,陈修文沉着操纵飞机,逐渐降低高度,拟在沙河机场北头落地,周宇驰不让落,南头也不让落,硬要他向东往山区飞。陈修文看见开阔河滩,减速下滑,当他关掉油门,飞机还未完全接地,听到啪啪啪一阵枪响,陈士印脑子一懵就昏过去了。

我和杨庆升政委立即上机场调度室,刘团长也赶来了。责问调度长怎么回事?调度长说是你们团三大队副大队长陈士印带周宇驰来找我的,周宇驰还给我看了林彪手令:盼照立果、宇驰传达的命令办。说林副主席在北边被坏人煽动群众包围了,要去紧急援救。并说不要惊动团里,要绝对保密。飞机前舱左座(正驾驶)是陈修文,右座(副驾驶)是陈士印,陈士印的背后是周宇驰。后舱装了几只箱子,那两人(于新野、李伟信)不认识。

调度长领我们上三楼指挥台观察。我看见显示屏有一个小黑点儿,正向西北移动。杨政委握着话筒,一遍一遍呼叫:3685快返航,要忠于毛主席!可是那个小黑点却越来越小。这时,显示屏上又出现两个小黑点,绕着第一个小黑点左右穿梭,那是有关机场的歼击机,在空中拦截。不一会儿,第一个小黑点似乎越来越大,直升机调了头,往东南方向移动。我们分析它可能要在机场落地,当机立断,会同场站领导,紧急集合部队,跑步包围机场,抓坏人。部队干部战士,除警卫连扛枪,拿铁锹、洋镐,棍子,绳子。

这时天快亮了,跑道灯也全部打开。北边传来由远而近的轰鸣声,已经看见直升机悬翼上灯,对着机场,逐渐下降高度,看样子是要在跑道北头落,警卫战士拿着枪向目标跑去,然而直升机离地只有百多米时,又立刻增速,上升,像打秋千,又向南飞,减速下降,想在跑道南头降落。刚要悬停,这是落地前必须的步骤。机头即向左转,高度又上去了,经小汤山上空向东边飞。

整个昌平、怀柔及山区,这一夜,民兵都出动了,与北京卫戍区部队一起,布下天罗地网。

果然我们回营房吃过早饭后不久,接到空军指挥所转来北京卫戍区的电话,说你们的飞机在怀柔沙峪迫降。沙峪是块小盆地,直升机战备训练的备降场,陈修文和战友在训练时多次来到这里,他在沙峪上空盘旋,寻找迫降场。在河滩上空,陈修文操纵飞机缓缓下降,离地几十米时,陈修文稳住驾驶杆,将座椅这边的防火开关猛然提起,切断了油路。这种关车方法,可以防止飞机迫降时起火,而且在没有地面设备的情况下,飞机不能再次起飞。在最后的关头,陈修文想的不是自己的安全,而是飞机的安全。

飞机在空中停车,陈修文扑向周宇驰,周宇驰连开六枪,陈修文倒下,他的鲜血流遍整个机舱,甚至流到后舱。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陈士印急忙稳住失去操纵的飞机,降落在河滩上。飞机尾部着地,有一定的损伤,但整架飞机保住了。检查飞机各个部位,试车良好,飞回了机场。

陈修文牺牲,周宇驰、于新野被民兵包围后自杀,李伟信被活捉。

团领导立即带一个机组到现场。这是怀柔沙峪的河滩边,那一带是我们进行野外训练的地方,陈修文熟悉。他在周宇驰用枪逼着的情况下,操纵飞机完成规定动作迫降。

我们在处理陈修文遗体时,发现六处枪痕都打在陈修文的胸膛正面。陈修文以大无畏精神,与周宇驰斗智斗勇,最后牺牲。确保了飞机上全部机密材料,为查清九一三事件提供重要证据,为党和人民立了大功。

陈修文是空军专机师直升机飞行中队长,1937年8月出生在安徽省太和县一个贫农家庭,1956年入伍,历任战士、学员、飞行员等职,曾多次因出色完成任务立功受奖。那时我在团政治处当主任,陈修文是我们负责培养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并推荐他作为我们团的先进典型。1973年党中央曾指出:空军广大指战员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是坚决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陈修文烈士就是一个范例。九一三事件后,中央军委领导同志多次指示要宣传陈修文的英雄事迹,但因“四人帮”阻挠,致使陈修文的追悼大会始终不能召开,至于命名和宣传更是延搁多年。空军司令员张廷发号召空军各级党委要认真组织部队向陈修文学习,培养千千万万陈修文式的忠诚战士,发扬光大陈修文的革命精神,加快空军革命化现代化建设的步伐。

1978年12月7日,空军领导机关在北京举行命名大会,司令员张廷发在会上宣读中央军委命令:追认陈修文革命烈士,并授予他“忠诚战士”称号。


原载《党史博采·纪实版》2011年第10期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