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五 8月 07, 2020 5:24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钟汉华的检查
帖子发表于 : 周三 3月 04, 2009 10:29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608
               钟汉华的检查

                钟汉华

(三)“720”反革命暴乱的罪行

  “720”反革命暴乱事件,是张国焘叛党事件,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重演,是我与陈再道顽固的坚持刘、陶、王反动的资产阶级路线所酝酿成的严重罪恶的总暴露,是我与陈再道实行资本主义复辟面临彻底破产最后死亡挣扎的表演。我在这场表演中,充当了无耻的总导演角色。我的主要罪恶事实是:

1.“720”反革命事件不是偶然的,是陈再道和我顽固坚持反动路线的产物。批判二八声明这股黑风和四月十九日的罪恶造谣毒害了干部战士和群众的思想,为这一反革命事件作好了组织准备。

2.7月9、10两日召开了总动员会,并且作了总的策划和布置(9日是常委会,10日个单位领导的会)。

  在会议上强行统一认识,统一口径。要求各单位也要统一在陈再道和我的观点上,整理出书面材料,以便和三新二司打官司,使工总不能翻案,肯定六四公告是正确的。这就是鼓着干部战士团结在陈再道和我的领导下与造反派最后决战,也是临战前的动员会,会议也是鼓励“百万雄师”更猖狂地压造反派。虽然“百万雄师”没有参加会,但都早已是一家了。这也反映了陈再道和我的反革命决心,反革命的顽固性。

3.14日—18日,顽抗最高指示,一再向中央反扑。14日总理向陈再道和我传达了主席的宽大关怀和又严肃的警告,要我们不要把屁股坐在“百万雄师”一边。由于我们反动的立场,就听不进去,也不向常委传达。谢副总理和杨代总长都和我们打了招呼,说工总要翻案。我们的反革命决心不变,仍按原方案汇报。为了稳定决心,也不向常委打招呼。在15、16两日的汇报中,中央首长的插话又进一步明确了我们的大方向错了,工总要翻案,三新二司的大方向是对的。显然我们的攻击失败了,但心不死,又把后梯队(各大单位的领导)调上来攻击中央。要中央听听下面的意见,其实都是我们定的调子。下面对“百万雄师”、三新、二司是有不同观点和见解的。特别是“百万雄师”挑起大武斗以后,这是再次企图逼中央照我们的方案办。

4.再次抗拒中央指示,对中央结论不满,进行煽风点火。

  18日下午,总理作了正式结论,表面上也假意表态,承认方向、路线错了,但这时五心不定输个干净,内心不服。当晚主席对陈再道和我亲自教导,要我们好好向“百万雄师”作工作,作好部队思想工作,步子稳妥。工作细致深入一些。由于我们顽固坚持反革命立场,对主席没有感情,仍是拒不执行,也不传达。真是罪该万死,千刀万剐,也赎不了我的罪。

  周总理的指示,再三交待不要向下传达,我批准蔡炳臣传达了,这是“720”反革命暴乱爆发我点的第一把火。19日夜晚谢副总理等同志指示后,我不按最高指示办,反而叫大家快传达,分秒必争。这是我点的第二把火。由于我们长期的毒化群众,当时已是处于干柴浇汽油的景况,见火就要爆发。我的罪过大啦。“720”反革命暴乱的火,是我点起来的。我是总导演。千刀万剐,也不能赎我的罪呀!当19日夜晚开完会,我从军区大院回东湖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出乱子的征候,可我这个反革命的立场促使着我,乱就乱吧,泼着干,也不采取任何措施,回去就睡了。当“720”拂晓,暴徒冲进东湖的时候,我这个卑鄙无耻的东西,把谢副总理推到前面。我躲到地下室里去了。就是“720”事件发生了,我如果是有一点解放军的气味,也还可以挽救。当时要是挺身而出,果断处之,还是可以制止下来的。我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低声下气,作揖磕头,这是更助长了暴徒的气焰。我这个反革命,犯下了滔天罪行。

  千罪恶、万罪恶,也没有我不保护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安全的罪恶大呀!

  我明明知道毛主席在东湖,保卫科长王振英反映警戒不够,需要增加人。他和孔庆德都建议调29师的人进去。我说29师和独立师有矛盾,就不了了之。20日主席也在东湖,我不管不问。资产阶级思想毒害得我连对主席都丢了感情。就是一个普通战士,也要保卫毛主席的呀!(哭)就这一件事千刀万剐我也是应该的呀。我穿着解放军的衣服,是以蒋介石的态度对待主席的呀。可耻呀,可耻!这不但是保卫中国革命的领袖,也是保卫世界革命领袖的问题。我骨子里坏透了,我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林副主席,对不起中央,对不起中央文革,对不起全国人民,对不起全世界的人民,这是我反动的阶级立场的反映,不能用其他的解释,也解释不了。我是完全站在帝国主义、蒋介石的立场对待主席了,我的罪恶滔天,千刀万剐也难赎罪。我为什么叛变了主席呢?我是个小学生出身,未有参加过劳动。大革命时期混到革命队伍中来的,在民主革命阶段打土豪分田地,打蒋介石,还可以跟着走。小资产阶级思想没有断根,全国胜利后贪图享乐,政治上腐化了。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资产阶级思想毒害了我,我叛变了毛主席,叛变了党,叛变革命,也叛变了我自己。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宽大我,挽救我,重新革命。我的罪恶重大,千刀万剐也不能赎罪。早该审判我了。我再次向主席请罪,向大家请罪。我的灵魂深处还有很多脏东西,我要以“斗私批修”为纲,脱胎换骨地改造,重新做人。我将近60岁,还争取做一点有益于人民的事,希望大家帮助我。

(根据1967年11月30日和12月1日下午,在湖北省学习班全体人员大会上两次检查交待记录综合整理,整理稿经本人同意)


华夏文摘增刊 第四八九期 二○○六年三月二十一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