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日 4月 21, 2019 8:32 p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黄鹤楼: 《东湖风云录》读书琐记——“7.20事件”中的“百万雄师”
帖子发表于 : 周三 3月 04, 2009 10:10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517
             《东湖风云录》读书琐记
         ——“7.20事件”中的“百万雄师”

                黄鹤楼

  一次在中国文化资源和现代化的学术会上,遇到著名的文革研究者麦克法夸尔
,大家偶而谈到武汉的“百万雄师”,不善汉语的他,随即幽默地做了一个庞大、
凶恶的表情,学者们发出会心的微笑。近20多年来,批判文革,我们谴责了19
67年春夏“揪军内一小撮”风潮(——它本为与“7.20事件”相对立的后继
倾向),着意赞扬和恭维“百万雄师”的话语也溢于朝野;另方面,造就事件的“
百万雄师”兄弟们,除其中极个别的基层小干部跻身主流社会外,多数职工可能已
坠入下岗,边缘化了。在震惊世界的武汉“7.20事件”里,他们究竟如何了?
世人对于“百万雄师”在武汉作过什么,他们的悲剧在何处,早已淡漠。最近笔者
读到一些新发掘的资料,涉及到事件中的“百万雄师”,特辑录和感怀于下,以飨
读者。

◇ “百万雄师”的一些舆论

  “百万雄师”早在1967年“武汉事件”之前,就很关注全国运动形势,研
究运动走势,积极商讨对策的。就在7月19日上午,汉口某军代表张XX对“百
万雄师”的成员之一“革命工人三司”的头头说:“中央最近有个别人给中央写了
一个报告,其中有这样两条内容:1、河南省军区支左方向错了;2、二七公社是
左派组织。毛主席看后,将这两条划掉了”;“河南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以前由中
央文革直接管,现在,中央把全权交给了武汉军区,因为武汉军区政策水平高,中
央信得过,运动至今还没有开枪打死过人”。又说:“(关于江西问题的指示下达
后)江西军区指战员被迫转入农村”;浙江造反派“要去炸钱塘江大桥”;“中央
某同志说产业军是保守组织,与贫下中农相处很好。现在成都物资紧张,生活困难
……关于成都问题,中央作出决定后,部队不通,其中8个战士徒步上北京,要将
材料亲手交给毛主席,对中央文革表示不信任”。实际上,这种“形势分析”,7
月上中旬已在湖北省军区独立师干部和“百万雄师”组织的头头中散布开来,直接
抨击了中共中央处理各省问题的做法;当时中央处理河南问题的精神对“百万雄师
”不利,这些舆论也特别有助于稳定人心。

  谢富治、王力代表中央到武汉以后,“百万雄师”也表现了一些策略变化。如
7月15日“百万雄师”和造反派发生武斗后,军区支左办公室和他们的联络总站
对“7.15”武斗提出批评,“百万雄师”遂暂停武装冲突,以制造和平气氛,
准备对中央来人汇报情况,解决问题。也决定不在“7.16”组织渡江活动。1
6日造反派渡江后,汉口中山大道水塔一带“百万雄师”宣传据点的喇叭也向游行
的造反派学生高呼:“向二司的革命小将学习、致敬”,“向红水院的革命小将致
敬”,以及“不许工总翻案”、“踏平工总镇压反革命”口号。

  就在7月16日,武汉三镇大街上开始出现零星大标语“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
权”,“反对钦差大臣”,“强烈要求谢富治、王力到工农中来”,“强烈要求王
、谢首长下连当兵”。标语明显地表现出对谢富治、王力的不满情绪。其实,谢、
王刚到武汉48小时,15日才首次与周恩来一起听军区汇报运动情况。16日深
夜,谢、王去了“百万雄师”的总部,批评了他们,消息在次日迅速传达到各级头
头,就有省劳改局军管会代表(独立师的)翁某在下面散布说“王力是知识分子,
是相信知识分子的,是执行臭知识分子路线”;后又说“这次王力这样搞下去,我
看他回不回得去成问题,‘百万雄师’不把他搞死才怪呢。那时候部队才不管的”
。这个讲话应收进文革话语精粹选编,他仅仅是一个普通军官,但讲的十分准确彻
底,表达了当时抵制文化革命的一些干部对文革路线的严重不满,也十分准确地预
告了即将发生的揪斗王力事件。因为,当时周恩来还没有对军区作总结性的表态讲
话,提出中央关于武汉问题的处理要点;王力也还没有到武汉水电学院发表对造反
派热情赞扬的讲话。按翁某天才性的预见,武汉形势变化,抵制和揪斗王力、独立
师失控是必然的。

  对于周恩来和王力的舆论,在独立师团级干部里正式传达、散布,是在7月1
8日晚上;8201部队的蔡政委回去传达军区会议精神,把当天下午周恩来讲的
四点精神,说成是王力的“四点指示”;必须强调:独立师和“百万雄师”公开到
军区、宾馆和街上闹事,就是利用渲染了假借王力作替身的传言。蔡还说“总理和
王力根本不愿听取大家的汇报。钟政委在汇报时说一句,总理问一句,问得钟政委
答不上来,只好把汇报提纲放在一边作检讨。军区后勤和其他单位观点都是一致的
,在汇报时也被顶回去了。我们汇报对新华工看法时,王力很反感,还说我们思想
不通。总理和王力很注意我们两个”。“王力讲,三新、二司打解放军是对解放军
的最大爱护。王力把‘百万雄师’的优点都变成了缺点”。

  特别蔡说:“王力的老婆是‘新华工’的副教授,难怪‘新华工’的消息那么
灵通;儿子是二司的头头,所以王力说二司好”;牛师长插话“王力是国民党员,
还是从公安厅查到的,还来不及向中央报告”。这些奇怪消息很快就传到“百万雄
师”普通群众中,对于基层群众来说,更是火上加油。顺便说明,“王力是国民党
员”说法,不是空穴来风,实际上在王力行时和倒霉时,都在某一政治层里流传。
这也算是一种特别的政治斗争吧。 到了事件发生,“百万雄师”已在武汉三镇写
出重头标语:“王力、谢富治从武汉滚出去”,“踏平工总镇压反革命”,“打倒
谢富治,绞死王力”,“毛主席受了蒙蔽”。在纷乱的群众里,甚至有个别人提出
“揪出谢富治的黑后台周恩来”,“中央文革也会犯错误”。甚至有人说:“说‘
受蒙蔽’就是毛主席受蒙蔽,派了两个反革命来汉支持反革命”。话虽出自个人,
就当年时局而言,应是准确和尖锐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涉及“恶毒攻击”
的这些“百万雄师大黑话”,在文革以后,变成了针对性极准确的抵制文革大红话
!一个普通持“百万雄师”观点的群众口里,居然讲出了十几年后——并持续了好
几十年的武汉文革结论性的话语!我们不要低估了文革的群众与中央的互动功能;
即群众言行对于运动的能动作用。

  在7月20日事件发生时,“百万雄师”抛出大字报“王力究竟是人还是鬼?
”指出:“王力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真所主持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成员之
一,是反革命纲领‘二月汇报提纲’的起草人,是推行苏修教育路线的旧中国科学
院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以前是刘少奇重用的红人,是孟夫唐(按:湖北省前副省
长)的学生,是王任重(按:湖北前省委第一书记)的好朋友……他混入中央文革
后,摇身一变以极左的面貌出现。他在哪儿插手,哪儿就出现武斗”。

  要研究“百万雄师”,很难找到他们的报纸、文章,但这类似是而非的谣言和
耸人听闻的口号,言简意赅,影响极大。是文革政治文化的一种典型体现。

  事件发生后,甚至街上突然出现系列的“毛泽东语录”: “百万雄师大、好
、纯,是个创造”,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中有四大发现:“一、第一张马列主义大
字报;二、红卫兵;三、上海一月革命;四、武汉的‘百万雄师’”。

◇ 还有形形色色的“北京来电”:

  “中央文革来电”:一、王力不能代表中央文革,王力关于武汉问题的表态,
中央不知道;中央将派周总理和陈伯达同志来武汉解决问题;三、谢副总理和王力
是来武汉了解情况的,不是来处理武汉问题的。

  “中央军委来电”:一、武汉部队支左大方向是正确的;二、为了满足广大革
命群众的要求,凡是不符合毛泽东思想就可以造反;三、百万雄师好,陈再道好。


  作为他们的头头,当然知道这些“指示”和“来电”都是虚幻的东西,但这正
是他们内心的需求乃至渴求。街上如痴若狂的普通要革命的群众,靠这些谣传支撑
了数日。文革中的群众,塑造与追求的是自己心目中的真理。“百万雄师”的舆论
在事件的激发和发展中起到重要的、决定性的作用。难怪7月27日中共中央给武
汉军民的信曾指出“利用……一些受蒙蔽的群众,用造谣欺骗的手段,颠倒黑白,
把他们引入迷途”,就指的这个舆论问题。在19日“百万雄师”到武汉军区和东
湖宾馆要求谢、王澄清中央是否有“四点指示”时,他们一直将他们所听知的“指
示”精神说成是王力讲的。这完全是一个造舆论的小技巧,延续至今,多数研讨文
革的严肃文字,居然也借用当年“百万雄师”的宣传思路,说王力在造反派里泄露
了中央处理武汉问题的精神,从而激化了两派的矛盾,引发了事件。这是在历史研
究的泱泱大国,党史和文革历史述说里十分奇怪的事。实际上,在7月18日当晚
,独立师的领导就将周恩来讲话精神传达到团级干部,并说了十分关键的一句话:
“你们对外不要提总理说的”,目的是:不致把抗争矛头直接指向周恩来,但借打
王力足可对抗中央。

  如果他们的宣传公开告诉武汉军民,那四点精神就是周恩来说的,甚至是毛泽
东授意的,“百万雄师”完全可能就采用其他的非暴烈方式向中央表达自己的意见


◇ 事件前后的一些行为

  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后来在中央办的湖北省学习班里不得不承认:“扶植百
万雄师起来,完全是资产阶级复辟的东西,来镇压造反派,杀人、放火、打死了那
么多革命小将,……”;“还说百万雄师好啊,他执行六六通令好啊!执行个鬼哟
,打得那么厉害……”。他这里检查的也是事实,而且“百万雄师”的武斗已经到
了专业化和程序制度化的地步。后来支左办公室就指出在周恩来与军区干部谈话时
,周曾出示了“百万雄师”搞武斗调兵的“调令”。中央来人到达武汉以前的武斗
不需赘叙。就在周恩来和毛泽东到汉之后,7月15到25日几天里,武汉就发生
系列由“百万雄师”挑动的大型武斗和围攻。

  15日,造反派数万人在青山区游行,抗议“百万雄师”迫害一冶革代会负责
人;同日,造反派以粉碎刘少奇新反扑名义组织在汉口游行(不是现在一些文章说
的“欢迎北京来人”),“百万雄师”楚口区三分站等候市总站命令,楚口区站头
头郭某亲到分站部署?T谖涫ぢ返绯倒韭穹摹鞍偻蛐凼Α背寤饔涡卸游椋⑸?
武装冲突;区站张某指挥专业武斗队“雷达兵”、“闪电兵”、“霸王鞭”、“翻
江龙”、“铁臂摇”等几十车“百万雄师”发起进攻,伤工人学生多人。研究者王
绍光说,造反派死10人,37人重伤,80人轻伤。

  这个时候,毛泽东正在东湖,周、谢、王在听军区汇报运动情况。

  20日,在揪斗王力和武装示威的过程里,“百万雄师”大打出手:在武汉三
镇震耳欲聋的消防车警报声和“‘百万雄师’过大江,牛鬼蛇神一扫光”口号声下
,部分游行的“百万雄师”围攻和冲击武汉钢铁公司、一冶一中、新湖大、新一中
、二十中、二十九中、华师一附中,扫荡和抓捕留守的造反派学生、教师。在游行
的大道和其他地方,马路和单位里的群众,一旦被人指认为造反派,即被怒气冲冲
的“百万雄师”毒打,怕事的人纷纷躲避。

  这仅仅是什么向中央要个说法吗?稍明事理的人都会指责这是反文明的恐怖!


  21日,独立师、“百万雄师”继续武装游行。下午,冲击湖北大学,并发射
数百发子弹;几个人(包括卖冰棍的孩子)倒在“百万雄师”长矛下,200余人
被关押。一些中学校受到洗劫。深夜,“百万雄师”电话不断打到水电学院总机和
其他院校,威胁道:“二癞子(按:对二司学生的卑称),今天晚上血洗你们学校
”!

  24日,中央台业已广播谢、王回到北京消息。“百万雄师”发起对体育学院
和测绘学院的攻击。攻打体院的“百万雄师”约一万多人:晚上,18车人马包围
体院大楼,进驻测绘学院和新华工的空军前去制止武斗。次日凌晨5时,“百万雄
师”再出动38辆卡车、3辆消防车、一辆装甲车攻打体院,并刺伤制止武斗的解
放军。同时数十辆车包围测绘学院,直到次日上午11时周恩来亲自来电制止,车
辆才散去。

◇ “百万雄师”策划揪王力的作为

  19日晚,“百万雄师”以看戏名义集中了东湖地区和武汉重型机床厂的大批
“百万雄师”群众,到九点,中央来人下榻的东湖宾馆附近皆被控制,两条通道被
层层封锁。

  反映“百万雄师”内部运作可以参考当事人的回忆:

  晚上10点左右,“百万雄师”楚口区分站的宣传部副部长汪洋,赶到设在3
506厂的“百万雄师”联络总站,见一辆汽车站满人正准备出发,总站头头杨道
安叫“小汪快上来,去军区”;到达军区大院,在食堂召开会议,杨和孙德洲主持
,杨说:“今晚中央来汉首长接见,我们与王力谈判。大家不负众望,把工作做好
。已分了工的开始行动,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未落实,谈判时要做好记录”。(
以上根据汪本人写的回忆录“《七二零》揪斗王力录音的回忆”,辑录自回忆录《
波澜岁月》,2002年印刷内传)

  可见,按联络总站的策划,当晚他们的初衷确实是要求谢、王接见,和王力谈
判。

  夜里,“百万雄师”武昌指挥部将流传的所谓王力“四点指示”电告下属的“
武重红联”,武重又将情况通知东湖分部。凌晨,武昌指挥部再次通知“待令”,
说“部队内部已经造反了”。与此同时,在军区三号楼二楼会议室,由8201作
战部长孙某召集独立师和“百万雄师”开会,商议和组织了揪斗王力事宜。东湖“
园艺军”并受命控制水路、码头,首先冲击宾馆西门(前门)和后门(北门)。

  子夜,武汉军区王副秘书长在政治部值班,听“百万雄师“的人在军区机关往
外打电话,叫派车到东湖去拦截和揪王力,当即汇报到政治部钟副主任,又汇报到
张副参谋长。

  零时30分许,“百万雄师”下属的“武汉公安”武昌分部十多人,乘车冲到
客舍北门,被哨兵阻拦。他们说:“要见谢部长,谢部长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见谢
部长是合情合理的。”“今天晚上来了14个人;来,就是准备闯祸的。要是天明
还不接见,就要来几千人”!“谢富治副总理是我们的顶头上司,我们要找他。告
诉你们,谢副总理住哪个房子,我们都知道,这里面我们熟得很,你不传达,我们
就冲”!“军管小组向我们传达了王力的四点指示,工总要翻案,工总翻案我们就
要人头落地;军管小组要我们明天就放人,工总的案是我们办的,我们最了解情况
,我们要问谢部长,要不要执行公安六条”……等等。并扬言:“谢部长今天晚上
不见,天亮武汉公安将有三四千人来冲,暴露了这里的目标,或出了什么问题,我
们概不负责。”警卫正告:你们都是搞公安工作的,有的过去还在这里搞过警卫工
作,知道这个目标的重要性。来人竟说:“中南海都冲了,这里有什么了不起!”


  1点20分,重型机床厂已经将武装的“百万雄师”集结,广播高叫“踏平工
总、镇压反革命”“强烈要求中央首长深入下层了解情况”。

  2点,成百卡车冲进军区,在军区食堂8201与百万雄师开会成立“临时联
合代表团”,组织与王力谈判与辩论。会上《百万雄师》还成立了“专揪王力指挥
部”,其“专揪王力指挥部计划”如下:1、派代表去军区谈判,其内容:1)王
力留在武汉解决问题,未解决问题之前,王力不能上交,谁交谁负责,工总不能翻
案;2)王力的安全由武汉军区负责;3)不上北京,在武汉解决问题,要中央首
长来武汉。2、交通要道,如飞机、轮船、火车……严加控制,以免王力开溜。3
、组织批斗王力指挥部。4、发出通电:为什么要揪王力告全国人民书。5、通告
各革命组织暂不派队伍来军区,关于斗王力的问题,均由专揪王力指挥部负责……
。”指挥部名额分配——《百万雄师》五人,《公检法》一人,《红旗联委》一人
,省直联司一人。事后,军区支左负责人答应调宣传车,某副参谋长与“代表团”
的人去电信大楼发“给毛主席的急电”。从这些情况看,由独立师和百万雄师协调
两和组织了与王力谈判和辩论的事宜和整体部署,初衷似是以王力为人质,要中央
再来人解决问题,参会人员,似乎并不知道毛泽东和周恩来就在武汉处理问题。

  会议大致只开了一个小时。汪洋的回忆说:“我们在食堂等到深夜三时左右,
余均才同志通知我们便转到对面一栋楼房会议室内,这就是谈判的地方”。汪本人
不是市级头头,并未参加指挥部的会;得到通知去会议室,会议结束,开始动作了


  凌晨,“‘百万雄师’2000多人头戴安全帽,手执长矛,来到武汉军区大
院,和军区机关、部队部分干部、战士、家属一起,高呼‘解散工总,镇压反革命
’等口号。现场指挥者对中央文革小组派驻武汉的记者说:我们要当面向谢副总理
、王力同志质问‘百万雄师是不是革命组织?’‘武汉军区是不是犯了方向路线错
误?’等四个问题,如不答复上述问题,有可能明天全市罢工,我们要在军区呆一
个月”

  “百万雄师”园艺军东湖分部(属于东湖管理处)头头雷荣华带一车人,从北
门冲击宾馆,众人直穿大路奔跑南下,在乙所没有找到谢富治,雷就带领宾馆内的
的彭、唐、毕、王某等十余人,向西越过第二道岗位,率先冲入百花院落,要见谢
、王。在谢、王指责下,有人说:“我们不是来揪你的,是请首长给我们解决问题
的”。但刘贤寺叫“不出去”!雷也大叫:“谢富治、王力把我们打成反革命”!
扬言要揪王力去军区,要与谢王拼到底。谢出来,“我就是谢富治”;谢说“你们
是哪里的?来干什么?要绑架吗?我们准备今天下午接见你们的代表,你们这种行
为是非常错误的”。一些群众自觉理亏,悄悄退出,后在陈再道建议下,谢、陈与
来人在外面草坪上谈话,气氛渐渐和缓起来。最先冲进院子里与谢、王接触的,是
宾馆内部工作人员和东湖管理处的“百万雄师”群众。一些带头的人情绪冲动,言
辞极为强烈,而群众还是想找谢、王反映意见,也是听取陈再道和谢富治招呼的。


  5点40分,又从西门冲进三车人,包围了百花二号,并径直向二号楼谢、王
住房冲去。他们手持长矛、匕首、梭镖,上身赤膊,下身短裤,有人居然戴个大口
罩蒙住脸,叫喊“我们要见谢富治、王力,叫他们出来”!后来又冲进的一批端冲
锋枪的独立师战士,他们把长矛和枪口对准谢、王,气氛再度紧张。接著,又冲进
来由一个副营长带队的8车8201、8199和院校学员,有人以为陈再道是王
力,挥拳、持枪殴打陈,将其打倒在地,后来,又殴打王力和其他北京来人。乱中
,他们把王力拉走架上汽车。文革办事组的张根成被拉走游街,王力则被拉进军区
大院。时间大致是早上七点左右。

  凌晨这次冲击,是事件转化的关键。武装的“百万雄师”——特别是武装的部
队战士,是按军区食堂会议的“专揪王力指挥部计划”行事并达到预期目的。不过
,请愿行为变成失控的群体性暴力抗争行动,也在策划者预料之外。

  从以上情况看,当晚“百万雄师”的行动是有组织和计划的,市、区两级和各
个分站有分工布置。不过他们开会布置的初衷,还是找谢富治、王力接见与谈判,
要求给他们一个满意的说法。从多种迹象看,当晚他们仅仅知道谢、王驻地,并不
知道毛泽东也在东湖。

  ……

◇ 军区大院批斗王力

  9点左右,王力被“代表团”揪到四号楼,军区支左指挥部派人找“代表团”
参加旁听,还提供了录音机录制实况。在场安排楚口区分站录音的当事人汪洋也记
载了:“上午九时左右,王力被汉阳《百万雄师》的同志们关照在三楼会议室,大
楼外保卫森严。我印象是王力40多岁,中等身材,体形白胖……气质不凡。这就
是‘四人帮’的爪牙,反党乱军的头目,武汉造反派的亲人,曾几何时,不可一世
的嚣张气焰,而今为之一扫,正义压倒了邪恶”。“根据当时军民的要求,由《百
万雄师》刘敬胜同志陪同王力,并保护他到四楼楼梯边的房间阳台上示众!这时群
情激愤,打倒王力的口号声响彻云霄!王力面对愤怒的军民表态说:‘武汉《百万
雄师》是庞大的群众组织,湖北武汉的问题没有《百万雄师》参加是办不成的。武
汉军区有错误、有缺点需要改进等等……’”(作者撰写于2001年的原文如此
,未加修改)。

  汪的回忆基本是准确的。有造反派学生,换上“百万雄师”或“红卫兵”袖章
,混进军区大院,目睹了现场和在阳台批斗王力经过,他们当时看见和听见的也是
如此:众人反剪著王力双手,将他推到四号楼二楼平台,8201战士和“百万雄
师”逼迫王力对武汉问题重新表态。王力再次代表党中央和中央文革向群众问好,
说明到武汉来,是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来向武汉地区的革命造反派和革命群众学习
,是来当小学生的。解决武汉问题要靠武汉的革命派和武汉驻军广大指战员共同努
力。就要求回答“百万雄师”是什么组织,王力说:“‘百万雄师’组织很大,是
个什么组织,我们还要看一看”。当问及:“你们为什么要为黑工总翻案”?王力
说:“如果是革命派受了压制,那就是要翻案”!汪的回忆记载了批斗现场的群众
是汉阳区的“百万雄师”,头头是市级总站的刘敬胜。

  在军区大院二号楼3楼46房,“百万雄师”和独立师战士围攻王力,“要他
回答四点指示有没有”?一个人拿起话筒和纸条,照著纸条问:“王力,你到武汉
也没有几天吧!你也没有到群众中去调查,就发出四点指示……我们提几个问题要
你回答!第一,你们四点指示到底有没有?要没有,就当面辟谣!第二,你到武汉
这几天,到三新二司里干了些什么?要回答!第三……”。“百万雄师”和部队肇
事人员在军区大院公开批斗并殴打王力,要王力对武汉形势和“百万雄师”组织的
性质表态;钟汉华、叶明政委急得哭啼制止,然而无效。钟甚至作揖、磕头劝阻,
叫“你们这是干什么的呀……王力同志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你们绑我好了”
。军区支左办公室后来也揭发说:钟……没有原则,没有风格,向人家(指“百万
雄师”的人)磕头下跪求饶。“百万雄师”群众看不起,说“你简直不象话”。一
位军官拿起话筒说:“‘百万雄师’的战友们,现在让王力休息一下,他已经很累
了。大家放心,他跑不掉的!”“我们已经决定了把王力交给8201部队首长处
理,勒令王力明天上午八点以前重新表态,否则我们就造他的反”!命令两个战士
将王力架进屋去。

  从以上情况看,批斗王力现场尚未完全失控,在场人员,主要还是按批斗指挥
部拟定计划,要王力对武汉重新表态,要求他对独立师和“百万雄师”流传出来的
“四点指示”澄清有还是没有。问话者拿的是事先准备的字条,他们当时怀疑的仍
是“你们四点指示到底有没有?”从主观愿望讲,他们不希望中央真有批评军区和
“百万雄师”的什么指示精神。失控,主要是武汉军区对肇事部队和群众的失控,
难免出现暴力行为。这局面从群众和战士刚冲进宾馆,已经出现,当时陈司令对谢
富治说自己无能为力了,现在就看你们做工作了。揪走王力以后,钟政委叫29师
的张政委和秘书,把刚印刷好的检讨(在支左中犯了方向路线错误的布告),在澡
盆里全部烧掉。后来,周恩来在北京急令军区把王力救回来;文革办事组组长王广
宇,不知武汉出现什么问题,急电陈司令要求放王力,陈回答说他没法,表示无奈


  军区当时把29师的张政委和部分战士调到现场,让张劝说揪斗指挥部的头头
,要他们放了王力,有什么问题与军区商谈,头头个个“满腔义愤,以不向王力讨
回公道决不罢休的怒气”,不予接受。对此乱局,军区一位老首长看了很不满意,
对在场群众说,“这样搞怎么行,反革命,给我抓起来。”当即引起群众一齐高呼
“打倒”。叶明副政委要29师张政委向揪斗王力的头头传达周恩来的指示,派代
表到北京商谈解决武汉问题。不料,一个头头把桌子一拍,说“武汉问题,就在武
汉解决,毛主席就在武汉”!使不知此情的29师政委大吃一惊。(见当事人张昭
剑2002年给杨先财、石仲泉澄清当年事实真相的信)

  这个头头是谁,后来自然也没有去查明。但这个果断的话语,决非个人偶然之
言。因为在下半夜的指挥部会议上,已决定不去北京,但那时似乎并不知道毛泽东
就在武汉。几个小时以后,毛泽东在武汉的绝密消息,至少已在独立师与“百万雄
师”的最高层里悄悄传出。确实耐人寻味,是什么人传出?目的是是什么?几乎同
时,文革小组工作人员张根成被抓到独立师师部,见政治部某主任走进来就问蔡政
委“那个人呢怎么样了”,蔡示意不要讲,某主任还追问“那个人呢……就是那个
游泳的人,问那老头子那地方……”!张听了,心里想“这不是造反了吗”?毛泽
东在武汉的消息,独立师的领导已经知道(但被临时调来保卫宾馆和军区机关的2
9师政委没有听说)。这是一个很关键的事,当年,绝大多数干部和群众,是不会
称毛泽东为“老头子”的,那确实是大不敬的。这个对话,反映出来说话人对毛泽
东本人业已存在的极为不满。今天平下心来说历史,完全不需要给谁带什么“存心
反对毛主席”的帽子,说当年他们就是针对毛泽东搞什么“反革命兵变”。今天抵
制毛泽东的文革言行业已成为时尚,不需掩藏;我们客观认为:独立师部分高级军
官的不满,决非王力,也不仅仅是周恩来了。在决策者心里,就是针对的毛泽东。
今天关心者总爱问:“百万雄师”知不知道毛在武汉;在20日,知道与否已经不
是关键了,况且头头确实也已知道毛泽东就在东湖,周总理的讲话,就是毛的意图
,群众仍在围困东湖,实质就在对中央施压了。

◇ “720”武汉街头简况

  在当事人汪洋的笔下,是这样记载和纪念武汉7月20日的:“7月20日,
在历史上是个伟大的日子。大街小巷人流车流如织。‘周总理到武汉,王力靠边站
’打倒王力的口号震撼江城。武汉愤怒的人民如滔滔的江水滚滚向前,什么力量也
阻挡不了正义的人民。1967年,7月20日,迄今已34年过去了,岁月冲淡
不了这一伟大的革命壮举。回忆武汉工人阶级有著光荣的革命传统,他们不畏权势
,坚持真理,不怕牺牲,敢与‘四人帮’一伙作殊死斗争的伟大革命精神,将记入
党史和武汉工运史册,《百万雄师》的功勋业迹,永放光芒”。

  “百万雄师”“园艺军”冲击东湖宾馆的头头雷荣华,上午从军区大院回到东
湖的集结地,说:“总说‘百万雄师’没有‘造劲’,这次就要在王力身上造反”
。这天,他们都充分感受到了暴烈宣泄、造反的极度快慰。

  武汉造反派当年是这样记录下来的:

  上午,武汉三镇陆续集结大量军车、备战车和民用卡车、消防车,独立师(及
部分其他单位干部战士)、“百万雄师”组织声势浩大的武装示威游行。车上的高
音嗽叭狂呼“王力的四点指示是大毒草”、“王力滚出中央文革小组”、“打倒王
力”、“王力滚出武汉”等口号。百万雄师的宣传车在反复播放“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时,也播放起《造反有理》的毛主席语录歌。军区大院敞开,
失去控制;军人、群众、车辆进进出出。军区大门,一卫兵对旁人说“……我们的
人打电话给‘百万雄师’,‘百万雄师’派了一千多人到东湖疗养院,包围了,捉
到了王力,送到军区,现在在四栋三楼”。人群与军人在军区大门外激愤议论:“
谢富治算老几?能代表党中央和毛主席吗”?“揪出谢富治”!在大东门,口腔医
院门口,两个军队干部说“谢富治想跑,老子海陆空都控制了,你跑得脱”?武汉
测绘学院贴有署名三司的标语,写著“毛主席不要受王力的蒙蔽”。10点后,除
少数人仍在军区围攻王力外,大游行开始。有各种车辆396,其中消防车27辆
,空军军车15辆,打8201、8216旗帜的车83辆,用载重卡车改焊的装
甲车上十辆。另有有心人统计,是日共出动车辆482辆。

  消防车拉响警报,凄厉的警报声响彻三镇上空。“百万雄师”头戴柳条帽,手
持长矛,嘴衔匕首,军人荷枪实弹、刺刀寒光逼人。军人们有的不戴帽子、不戴领
章,拉开风纪扣,车头架著轻重机枪,子弹带搭拉在车上,就站在车门边和坐在车
顶上。车子开到湖北大学前,一军官连开数枪,“百万雄师”呐喊冲进学校,毒打
群众,重伤三人,打死一人。喇叭高叫“谁为工总翻案就叫他刺刀见红”,“打倒
谢富治,绞死王力,枪毙余立金”!“王力和牛鬼蛇神穿一条裤子”!“揪出中央
文革中一小撮混蛋”!“要陈再道,不要谢富治”。三司有人贴出大字报“质问陈
伯达”说陈是王力的后台;甚至有人说“不管周XX资格有多老,职位有多高,也
要把他拉下马”。支左办公室门前守卫说“过去压,压得服,现在就不行了。我们
解放军的枪秆子是不好使唤的”,有人讲“揪出谢富治的后台”!一群众对一个“
百万雄师”说“你们不要再受蒙蔽了”,回答“要说受蒙蔽就是毛主席受蒙蔽,派
了两个反革命来汉支持反革命”。一个军人说“中央要解决武汉问题,?挥形颐俏?
汉海陆空三军通过,就不成!”

  以8201部队名义印制散发的“特急呼吁”宣称:“黑工总是地地道道的、
被反革命分子操纵的组织。我们要踏平工总,为民除害。‘百万雄师’是真正的、
不折不扣的、浩浩荡荡的、硬绑绑的、响当当的革命左派组织……谁敢妄动‘百万
雄师’一根毫毛,我们将毫不留情地杀他个片甲不留”。《呼吁》顶头是毛泽东语
录“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百万雄师”也发出“紧急声明”:“我百万雄师全体
战士坚决与8201全体指战员同生死、共存亡。我百万雄师对黑工总中的一小撮
反革命分子必须镇压。‘三新’‘二司’大小知识分子是不是革命的只能由我广大
工农兵来鉴别决定,不能由‘钦差大臣’来封。我们已经作好牺牲一切的准备,不
彻底粉碎资本主义复辟逆流,死不瞑目”。

  某当事人说,省直机关的保守组织,发表声明公开参加游行,但也有不少思想
保守的中层干部,对“百万雄师”和部队的暴烈造反行动表示犹疑,担心这样是炮
打中共中央,没有上街欢呼与赞同。一记者尽管赞成“百万雄师”口号,起先参加
街头游行,但也认为有问题通过组织解决,不要群众上街为好,王力有问题也不是
群众说打倒就打倒的。

  14点左右,有百余8201战士和“百万雄师”卡车冲击王家墩机场,来人
带著武器,大叫“我们要见周总理!要向周总理告状”!直冲塔台,机场空军同志
讲“总理不在这里”。一个8201的人说:“我们知道,周总理下午要来,中央
文革来电说,三点钟从北京起飞”。驻军问“我们没有接到总理要来的预报”“谁
要你们来的”?回答是“我们蔡政委要我们来的,政委还在电话旁边等我们的情况
呢”!机场空军立即向空军司令部报告,转告北京,通知总理的飞机转场降落。又
出来做群众的工作,指出“冲击军用机场是错误的,要防止被阶级敌人利用。你们
应该立即撤出去”。到17点,人群方撤走。

  在武昌,下午东湖宾馆仍被几万人围住,谢富治、余立金打电话给陈再道,说
“如果你们再这样搞,你要负完全责任”!陈秘书打电话给“百万雄师”说:“现
在你们该撤了”;“百万雄师”才撤了。(按:所以深夜毛泽东离开东湖,没有与
“百万雄师”遭遇)

◇ 百万雄师的后续对策

  20日当晚,市抓革命促生产委员会副主任纪辉召集“百万雄师”的会议,拟
出一个行动纲领:一、“要揪住王力,千万不能放跑他。揪住王力我们就取得了主
动,就逼得总理来武汉。那时候,由‘百万雄师’出面,和总理在武汉定盘子。军
区不能出面,他们不方便。‘百万雄师’是群众组织,他们不能怎么样”。二、“
在未揪回王力之前,要保持紧张局势。‘百万雄师’必须保证每天有20万以上的
人上街游行,迫使中央不能对武汉问题表态。与此同时,要封锁机场、车站、码头
和长江航线,决不能让王力跑出武汉”。三、“全面夺省市委的权,造成既成事实
,迫使中央承认”。

  “百万雄师”、“公检法”、8201、三司两次冲进29师,胁迫交出王力
,并要求搜查。

  21日上午,“百万雄师”在3506工厂召开夺权大会,其一号头头俞文斌
说“今天请大家来商量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这个事情很秘密,在‘百万雄师’的
勤务员中,也只有四个人知道。昨天王力一讲,使我们很被动。我们要变被动为主
动。我们酝酿了一下,打算夺省市委的权……”。

  下午,“百万雄师”的“专揪王力联合指挥部”开会,订出计划:组织力量控
制水陆交通,不准王力逃往北京,迫使中央就地解决武汉问题;王力问题由“专揪
王力联合指挥部”负责批斗;坚决不准为工总翻案,谁翻案谁负责;关于揪王力问
题要通告、通电全国,争取外援。知情人说毛泽东的一个专列原来停放武昌的徐家
棚支线,但“百万雄师”为了截王力出走,把铁路控制了并扬言要扒路轨。

  21日的15点40分,“百万雄师”汉阳分站蔡XX带领上千人,26辆车
冲击山坡机场抓王力。负责警卫的8201部队战士,出来劝说闹事群众:“王力
同志昨天被你们抓走,在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你们昨天抓去王力同志,犯了严重
的政治错误,今天又来冲就错上加错了。你们不是说三新、二司、工总坏吗?可是
文化革命搞了一年多,他们从来没有冲过。你们两天内冲了两次,这是什么问题”
?在陈司令让秘书打电话,说“你们应该撤了”后,冲击山坡机场的“百万雄师”
于16、17点多撤走。

  晚上,“百万雄师”总站头头纪登清向8201师部打电话,负责与“百万雄
师”联络的郭XX接电话,纪说“我要找蔡政委,商量‘三结合’夺权问题”,郭
说“你给我谈谈不行?”纪说不行,要蔡政委。把蔡找来,他们进入办公室关了灯
轻轻商量夺权问题。次日,蔡与独立师政治部副主任周忠到6团,对团副政委张某
说:“这次起了带头作用,这样,‘三结合’还是以我们8201为核心”。

  22日,全市“百万雄师”继续游行,出动车辆约1500辆。上午,独立师
蔡政委接见省直“百万雄师”头头,要求准备材料到北京谈判,特别是所谓工人总
部“保王任重”的材料。

  晚上,“专揪王力指挥部”有人秘密制订计划,准备启用人武部掌管的枪支弹
药,装备60万人抵抗;组织10万人徒步进京告状。由于大势已去,这个由个别
人策划的行动没有实现,后几日,只有零星“百万雄师”人员乘车北上,在河南境
被阻拦。

  到23日清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谢、王回到北京和北京欢迎的消息。武
汉全城舆论大哗。造反派奔走相告,纷纷从逃避处所回到单位,“百万雄师”与8
201部队战士思想出现混乱。“百万雄师”各联络分站,分头组织开会,商讨局
势和对策。空15军的部分部队和8199部队开始控制城市主要交通要口,与8
201部队换防,逐渐控制市内重要制高点。

  24日黄昏,“百万雄师”一万多人攻打体院,攻击队伍的前头已经到达了体
院,尾部还在汉阳。

  25日,“百万雄师”头头召开会议还决定武器不上交,组织不散,如果抓“
百万雄师”的人,加倍还击。同时,“百万雄师”也出动了百余辆卡车游行,呼喊
出“打倒陈再道”和“踏平工总,镇压反革命”口号,表达了中央广播后的策略变
化。

  在武汉事件发生之后,“百万雄师”的上层组织机构依然有一整套计划,与中
央可能的措施对峙,他们把街头的活动,仅仅做为一个手段,甚至幼稚地以为可以
就此夺权,肇事的独立师主要领导参加了这些活动。但在中央对武汉事态表态以后
,“百万雄师”的势头立即消退,广大群众开始公开怀疑前几天的行动是错误的。
部分上层人员研究了暴力抗争,但未能付诸实现。大批武装“百万雄师”对体育学
院、测绘学院的围攻,受到造反派的武力反抗,也受到由周恩来调入的空军部队的
制止。暴力反弹还是局部的。

  研究武汉文革的学者王绍光撰《理性与疯狂》调查认为:“百万雄师”对陈再
道个人的命运并不大关心,但他们不能理解,北京当局为什么要如此严厉地对待由
大多数“纯洁”、“可靠”的人民组成的武汉最大的群众组织——“百万雄师”。
他们能够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毛和林受到了蒙骗。开始,“百万雄师”总部决定,
只要毛和(或)林没有公开表明其观点,该组织就不投降。然而,林彪在7月25
日出席天安门大会使他们的幻想破灭。虽然仍有少数人猜测毛肯定已被林软禁,并
发誓,除非毛亲自责难“百万雄师”,否则就要战斗到底。但大多数人现在痛苦地
相信,新的事态发展是得到毛本人批准的。……

  下面是他采访与记载的“百万雄师”一个分部开会的会议记录摘要,它反映了
“百万雄师”群众的情感在那些日子是多么的矛盾:

  有人说:我始终不相信我们贫下中农、工人阶级就是刘邓的人,他们所谓造反
派就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我看如果表了态,我们也有罪,不表态也跑不脱。……
另一个人说,如果我们明天参加了明天的会议,我们就是承认了7月19日是反革
命行动。我们宁愿站著死,不愿跪著生,就是砍脑袋,我们也不表态。……结论:
不管通不通应该立即贯彻中央指示。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

  27日,“百万雄师”最后解体。在最后关头,总部告诫各分部头头及活动分
子:一旦造反派得势,他们必定会对保守派进行报复,因此,“百万雄师”成员有
必要暂时离开武汉。因此,有许多人跑回老家的亲朋好友家避难。……几天后,“
百万雄师”的13名主要头目被捕,其中8人一直被关押到1972年,一人死于
狱中。

  公安部门后来经过系统调查在当年报告说:

  “7月26日他们坐上八辆公共汽车狼狈逃窜,先跑东西湖,东西湖有广播。
又跑到肉联,肉联也有广播,最后跑到姑嫂树黄家大小湾一带。在逃跑之前,他们
曾经开了紧急会,说中央已经表态,坏头头要打倒,于是就把原来出头露面的人物
作为一线,其他的作为二线潜伏下来,伺机活动,主要任务有三条:(1)派人到
毛主席、林副主席家乡去发动贫下中农闹事,向北京递告状材料,这个手段很毒辣
;(2)派人立即去北京告状;(3)如果上两条不能实现,就继续蒙蔽欺骗郊区
的农民,采取农村包围城市,对革命造反派进行反扑。

  “他们逃跑的过程很狼狈,跑到黄家大湾一个地方就丢下十九部话机,三匹绸
子的袖章、长矛、枪支等,有些匪徒半路溜掉了。第二线的人由8201把他们转
移到安全地点。作战部长在汉阳十里铺进行秘密活动,计划成立《江城飞虎队》,
准备搞枪。他们的罪恶计划很快被发现,经过武汉警备区同意,我们去到那里抓了
他们,在回来的路上,这位作战部长不老实,想抢枪,我们的战士发现开枪,身上
中了四弹,送到医院后这个坏蛋自作自受了。还有三、五个人一起偷偷活动,这些
人都在我们的视线之内。他们再一个斗争方法就是写反动标语,向报社电台写匿名
信,矛头对准我们伟大领袖和我们的副统帅,这些反动传单在东西湖发现多一些。


  “这个组织现在是基本上已土崩瓦解分崩离析了,有个别顽固的跑到东西湖、
黄陂等地,也有的跑到通县、通城等地。绝大多数已陆续回来,在外面的寥寥无几
。二线的头头大部分已经向我们自首”。

  另有公安部门造反者回忆:“百万雄师”围攻过许多单位,杀死杀伤群众无数
,但是这些杀人血债从来就没有被清算过。

  “720”之后“百万雄师”江汉区作战部长陈昌文起义过来,揭发了?诓恳?
些关键人物的罪行,“百万雄师”的作战部长名字叫汤忠云,是武汉多起血案的策
划者和制造者,1967年六渡桥6-17血案,6-23围攻武汉水运学院,6
-24血洗工造总司,都是他亲自策划和指挥的。他还把人民仓库的代鹏从家里捉
到“百万雄师”的据点——武汉市委大院,亲手杀害,杀后把尸体埋在市委大院里
。“720”之后陈昌文带著公安机关和武汉警备区的人去市委大院的树林里,把
尸首挖出来火化了。之后,汤忠云还在准备搞地下斗争,要抢夺粮食打持久战,当
时武汉市公安局请示武汉警备区同意,就由陈昌文带路去捉拿汤忠云。公安局9处
彭海如处长下令把汤忠云缉拿归案,铁路刑警队长刘祖清,9处的警察王正友带人
去抓捕汤忠云,汤忠云逃跑过程曾经鸣枪示警,在快追上的时候,汤回身夺王正友
的枪,这样的情况下王正友和刘祖清都开了枪,汤忠云中弹受重伤,送到武汉市一
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在清队(按:武汉的清队工作在1969-70年开展)的
时候,当权派在报纸上把汤忠云树为英雄,追认为烈士,还把他的儿子安排到铁路
上工作。最后当权派还把这三位执法警官送上法庭,说彭海如负有领导责任,被判
3年有期徒刑,开枪自卫的警官刘祖清判了8年,王正友判处6年有期徒刑。

  “百万雄师”区站宣传干部汪洋在他的《波澜岁月》里对此也做过回忆,大意
说“百万雄师”内部出了叛徒,将公安人员引到汤忠云隐藏的地方。

  注:本读书笔记的有关内容,主要根据《东湖风云录》披露事实(编著徐海亮
,银河出版社,2005)。


华夏文摘增刊 第四六五期 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