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 军队 文革

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 周五 8月 07, 2020 5:37 am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余 言: 与《王力沉浮录》商榷
帖子发表于 : 周三 3月 04, 2009 10:06 pm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周六 2月 28, 2009 5:46 pm
帖子: 2608
              与《王力沉浮录》商榷

                余 言

  河南省《党史博览》2005年第4期,刊载了署名“霞飞“的文章《王力沉
浮录》。文中涉及“武汉事件”与王力的一些问题,叙述与实际情况有出入,特罗
列、商榷于下:

  1.《王力沉浮录》原文说:在“军委八条”发布后,武汉军区立即介入“文
化大革命”,支持“左派”。

  实际上是:1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出了
经毛泽东批示“照发”的《关于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的决定》,武汉
军区就酝酿支左,并且表示支持包括工人总部、二司在内的各个造反派组织。毛泽
东批发军委八条,是在1月28日,武汉军区介入支左,在军委八条发布之前。时
间有出入。

  不过在2月上旬,新成立的支左指挥部经过分析,对什么是左派组织的看法有
了变化。

  2.原文接着说:“但没有得到军队支持的造反派组织不高兴了,他们和军队
内部的一些造反派勾结起来,把矛头指向了武汉军区”。

 实际情况是:军区支左办公室2月1日成立刚成立,并未马上对复杂局势表态
,直到造反派中的两部分不同意见的组织,就局势和发表“二八声明”问题产生争
执与激烈辩论,军区副司令韩东山、副政委叶明在2月8日当天就商议决定批判“
二八声明”,并且很快在社会上公开表态;军区的态度得到造反派中的新华工、新
湖大、三司的赞扬,参与起草“声明”的造反组织如二司、工总、九一三等才不高
兴了。至于当时军内机关、学校、后勤部门的造反派,与以上社会两部分造反组织
都有密切联系,后者都同情军内造反派的观点与境遇,与他们都有联系(或说“勾
结”),不存在没有得到支持的组织与军内造反派勾结的问题。

  新华工等组织要拥护军区压倒对方,二司、工总等要求军区改变态度支持自己
。在支左指挥部刚成立的2月,还不存在社会各造反派把矛头指向军区的问题。

  直到2月18日,武汉军区发表《严正声明》,指出“武汉军区派部队进驻红
旗大楼意在维持秩序,防止武斗;军队内造反组织在《二八声明》上签字,不能代
表武汉部队,更不能代表解放军;武汉军区不支持《二八声明》”;认定其“大方
向错误,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精心策划,制造分裂,挑动群众斗群众,转移大方
向的”。表示“部队将对反革命组织和反革命分子坚决采取专政措施”。该声明用
宣传车、直升飞机在全市和部分造反派集中的大单位散发。2月19日,武汉部队
发布公告,指责部分造反派把斗争锋芒指向解放军和领导干部,是反革命逆流。在
2月中旬旬末,受到军区观点压制的一派造反组织,将怀疑与不满指向军区,但没
有冲击军区;对于军区取缔军内造反组织和抓人,两大部分造反组织均表示不同意
。2月27日武汉工人总部部分头目,前往军区司令部请罪,承认自己支持“二八
声明”的错误。3月16日,军区陈再道司令员、钟汉华政委接见二司负责人杨道
远,说二司犯了严重错误,希望通过整风把二司整好;军队还是会支持的。当日,
二司整风办公室召开开门整风大会。次日,二司头头去军区、支左办公室表明认错
。二司司令部开始自我整风。

  客观地说,直至3月中旬,受到军区支持和批评的造反派们,都还没有将矛头
公开指向军区。原文过于概括,表述的时间与内容有误。

  3.原文说“2月初,这些造反派组织强占了红旗大楼,接管了长江日报社”


  实际上,1月9日,造反派就接管了《湖北日报》、《长江日报》。之后,报
社发表了一系列鼓动大批判、联合、夺权的文章。原文所说的时间差了一个月。

  4.原文说:3月,武汉造反派贴出了“打倒陈再道”、“枪毙钟汉华”的标
语。

  3月17日,武汉军区发布通告,宣布工人总部是反革命组织,立即予以解散
;拘捕485人。这一行动首先引起二司学生的不满,同情与自己相同观点的工人
总部;但二司处于自己也说不清楚状态,压力很大,没有敢公开指责军区。3月2
6日,军区支持的学生造反组织新华工、新湖大、新华农首先公开宣称,武汉有一
股反动复辟逆流,并到二司院校,声援一度闹翻的二司学生,倾诉革命造反情谊。
这天,二司头头也开会,号召毛泽东思想红卫兵起来反资本主义复辟逆流。4月1
日,三新、二司联合召开大会,举行游行;表示要团结起来打倒“武汉的谭震林”
;尚未点陈再道的名字。同时,军区也邀新华工、新湖大、三司座谈,研究帮助二
司整风;新华工、新湖大决定不派人参加二司整风,相信二司自己能够整顿思想。
到此时,原来发生争执的造反派已经团结在一起,并认为武汉有压制造反派的“复
辟资本主义的谭氏人物”,内部认为就是司令员陈再道;但还未公开贴出“打倒陈
再道”的标语。

  到4月6日,有华中工学院学生鲁礼安组织一群造反派中学生,以“新华工敢
死队”名义,贴出敢死队“向武汉部队支左办公室中的一小撮混蛋挑战”的大字报
。大字报历数了武汉部队支左办公室“支保不支左”、“镇压革命造反派”的大量
“事实”之后指其“又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打支左之名、行支保之实”、
“为武汉谭震林张目”。将揪出“谭氏人物”的口号,首次公开到社会上。4月1
1日,个别学校一些学生成立“专揪武汉谭震林战斗队”。也还没有具体提出“打
倒”。15日,军区副司令孔庆德到一中学生绝食现场,代表军区答应学生的四点
要求;有学生高呼“打倒陈再道”、“打倒孔庆德”,孔愤怒,当日就否认了已同
意的四条协议。此后,造反派与军区一些领导的冲突开始走向极端对立。

  5.原文接着说:武汉动荡的局势,使王力意识到“露一手”的机会来了。他
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到武汉去“一试身手”。

  从原文讲的3月,到6月底王力去云南前,没有任何事实与迹象,可以说明王
力意识到在武汉“‘露一手’的机会来了”。他与谢去云南,是毛泽东与周恩来派
遣的,当时中央的意图,仍然是武汉的问题在北京解决,一些省区问题,派员在当
地解决。周恩来是到7月10日才告诉陈司令,不用来北京了;到13日中央高层
会议,才通知中央文革说毛泽东、周恩来亲赴武汉。这半个月王力不在北京。据与
王力同行的文革办事组的张根成证实,他们6月出行根本不知?崛ノ浜海挥写?
任何与武汉有关的资料。后来审查王力多年,也没有任何地方说明他“摩拳擦掌,
跃跃欲试,要到武汉去‘一试身手’”。这个说法是否是杜撰的?

  6.原文说:“1967年7月,毛泽东决定亲自去武汉了解情况。王力听说
后,直接找到负责安排毛泽东行程的周恩来,要求到武汉去向毛泽东汇报情况,还
说,江青已经同意了。周恩来考虑,王力是中央文革小组的人,这之前文到南方走
了一趟,去向毛泽东汇报也好,就同意了”。

  实际情况是,谢富治、王力13日刚到重庆,谢接到周恩来电话,要他次日赶
到武汉有任务,王力并未与周通话,又如何去找远在北京(或武汉)的周要求什么
?按张根成回忆:当晚,总理从北京打电话给谢富治,要谢务必14日赶到武汉,
执行任务,也未说明是什么任务。谢问中央代表团的人怎么办?总理说一块来。王
力与众人议论刚到重庆,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又要赶到武汉?谢、王让张根成给
中央文革办事组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关锋接电,说:“去了就知道了,电话里不能
说,听总理安排,没有讨价还价余地。”所以谢、王一行是14日午后在武汉见到
周恩来,才知道毛泽东亲自来武汉解决问题,要他们配合,似不存在原文说的情况


  7.原文接着说:“然而,7月14日,王力刚到武汉就违背了周恩来不准他
公开露面的指示,上街去看大字报,并有意在湖北大学的校门口下车,与造反派谈
话,公开了自己的身份。第二天,武汉的造反派举行大规模游行,称王力是中央派
来的亲人,欢迎他到武汉来解决问题。随后,王力便以中央‘大员’的身份,陪谢
富治同陈再道等人谈话,向陈再道和武汉军区其他领导人施压”。

  实际情况是:14日晚,谢富治首先提出去看看,不是王力。一行人是由军区
同志带路,不存在“有意”在何处下车。他们的身份是被群众认出来的。次日造反
派的游行,是先前早已经组织好的“粉碎刘少奇新反扑”,不是得知中央来人专门
举行的;游行里也包括有欢迎标语,是欢迎“毛主席派来的亲人谢、王、余首长”
,但不是专为“欢迎他……”。15日以后,王力不是陪谢富治,而是谢、王陪周
总理同军区领导谈话,听取汇报。是周恩来主持了解决武汉问题的全部活动,不好
说是王力个人对武汉军区施加压力。

  8.原文说:7月17日,王力还跑到受到武汉军区支持的“左派”组织“百
万雄师”的总部去,把“百万雄师”头头的名单弄到手,并公开指责“百万雄师”
搞武斗,要求“百万雄师”管好自己的人,不要管别人。这一下,把“百万雄师”
激怒了。

  谢、王是16日深夜去“百万雄师”联络总站的,当时毛、周要他们接触各派
群众,做工作。是谢富治以公安部长与中央代表团团长身份,把他们的头头名单要
到手,不是王力。王力的确态度强硬地说:“现在,首先要制止武斗,我们要求你
们必须做到几点:1.立即停止武斗;2.停止煽动性的宣传;3.撤除所有的工
事;4.不准用交通生产工具;5.不准挑动农民进城;6.不准拦车,所有岗哨
必须撤除;7.保证不同观点有四大权利。”据次日“百万雄师”的内部传达,在
场的“百万雄师”头头和骨干,对谢、王的态度与话语十分不满。

  不过,他们对中央文革早就有了看法,他们与一些军队干部,已经认为中央和
中央文革在全国支持造反派的路线是错误的;王力与他们接触前,武汉已经散布了
王力是国民党员、是刘少奇的人的政治谣言。16日白天,北京来人还没有与“百
万雄师”接触,武汉三镇已经出现大标语“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反对钦差
大臣”,“强烈要求谢富治、王力到工农中来”!17日,省劳改局军管会代表翁
某散布说“王力是知识分子,是相信知识分子的,是执行臭知识分子路线”。应该
说,“百万雄师”与独立师已经充分分析了形势和可能,不存在短短20分钟的接
触,就把“百万雄师”激怒了。王力当晚的态度是过于强硬和不耐烦,而且在两派
群众面前讲话的感情、词语倾向的确不同,但这不是“激怒”的根本原因。“百万
雄师”到19日要追究的所谓王力“四点指示”,实际上是周恩来18日在军区师
以上领导会议讲话的要点,即中央对解决武汉问题的基本原则,这是迄今任何谈述
武汉“720事件”的公开文献,有意回避的。原文如此行文,似乎仅仅是王力与
“百万雄师”群众在16日夜的接触,导致了“百万雄师”对他个人的不满,冲击
毛泽东下榻的东湖宾馆。这是将事情过于简单化和偶然化了,也不符合历史实际。

  所以,事件发生后,周恩来在7月21日晚饭后,与身边的北京航空学院红卫
兵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是有责任的。王力同志和谢副总理代表中央嘛,他们的
讲话是主席和我同意的嘛!‘百万雄师’是对着中央来的。主席很生气,他老人家
没有料到会这样,我们建国以来从未发生这种情况……”7月25日,周总理在天
安门广场的百万人大会上没有讲话,但同日却接见了河南军队干部,谈到:“河南
二七公社平反了,很快就影响到武汉工总,我在武汉讲了四点,又讲了八点,四点
、八点都是我讲的,我走了,事情就发生了,他们把‘罪名’加在王力同志身上,
这完全是预谋的,矛头完全指向中央,这不是简单的事件……”。当时周恩来并不
像《王力沉浮录》说的“周恩来”那样,把事变归咎于王力个人。

  9.原文说:王力回北京后并没有安分。他多次接见红卫兵和各地造反派组织
,介绍“七二O”事件,把责任都推到陈再道的身上,激起了不明真相的北京红卫
兵和各地造反派组织对陈再道的义愤。他和关锋、戚本禹还一同去向江青汇报,要
在北京找陈再道辩论。江青听后,马上去找周恩来,逼周恩来召开一次会议,与陈
再道面对面辩论。周恩来没有办法,只好在7月26日召开了一个扩大的中央政治
局常委碰头会,请陈再道和钟汉华在会上谈一谈。

  26日的中央会议,是中央高层决定召开的,不知原文说王力、戚本禹找江青
,江又去“逼周恩来”开会的根据何在?好像常委扩大会是他们几个人可以商定且
逼迫召开的。这与当时中央高层的实际运作不符。7月26日会议的参加者健在的
还有一些,他们看到周恩来主持了这次会议,而且宣布事件是“叛逆行为”,陈、
钟听罢几乎瘫倒,这是不是江青他们逼的结果呢?当时的情况下,周的话是违心的
吗?

  10.原文说:“北京举行的欢迎王力的‘百万军民集会’,周恩来也参加了
。但此时周恩来对王力的行为已经有了不同的看法,因此,他在会上没有讲话”。

  周恩来是什么时候对王力有看法的?原文没有提出有力的依据。他们是22日
下午才从武汉回到北京的,王力被送去休息与治疗;周恩来接着在凌晨主持文革碰
头会,又到林彪处开会商议,亲自起草给武汉军区和空军司令部的电报,通知有关
军队领导来京。23、24日,王力没有什么公开的活动,邓颖超还代表总理去钓
鱼台慰问王力,送毛主席塑像,有什么迹象说明短短的几天,周恩来就“对王力的
行为已经有了不同的看法”呢?周在25日大会上没有讲话是事实,中央任何领导
人都没有大会讲话,这还不足以证明他对王力已经不满,不然他当日在接见河南军
区领导时,还会那样说呢?

  11.原文说,7月26日,“周恩来让秘书通知:中央要开一个小型碰头会
,中央文革小组成员都参加。然后,周恩来让秘书在钓鱼台安排十几名中央警卫局
的警卫守候在会场外,准备执行带走王、关二人的任务。准备停当后,26日晚上
,中央小型碰头会在钓鱼台召开,周恩来主持会议。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
、姚文元、王力、关锋、戚本禹等都来参加会议了。王力他们走进会场时,仍然是
往常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会议开始后,周恩来说:今天的会议,是传达毛主席的
一个重要决定。接着,周恩来照杨成武记录的毛泽东的指示,逐字逐句地宣读。随
后,周恩来一板一眼地宣布:把王力、关锋隔离起来,让他们‘请假检讨’,戚本
禹停职写检查”。

  实际情况是7月26日夜,周恩来先去林彪处,又与陈伯达、康生、江青宣布
了隔离王、关事宜;23时才去另一个会场,会上,谢富治、王力正在与武汉在京
的一些群众谈话,在等总理来。周与谢、王一起和群众谈话,会毕已是27日零点
多。不存在当晚召开中央碰头会、当时就抓了王力的事。总理主持中央文革小组开
会,宣布毛泽东的决定,是8月30日晚上。在这之间的4天里,并未限制王力的
行动。

  12.原文说:“‘七二O’事件后,王力等人向毛泽东、党中央汇报时,都
说陈再道要搞兵变,要发动反革命暴乱。他们向林彪写了一个材料,说武汉有发生
兵变的危险。林彪听后也相信这一说法。他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派邱会作飞往武
汉,让毛泽东迅速离开武汉”。

  实际上王力在7月20日当天,身不由己,不可能向毛、林汇报,何以与林彪
写材料?林彪与毛泽东写信是在7月20日下午。据邱会作回忆:当天上午,总理
召开政治局紧急会议,提议林出面给主席写封信,劝主席马上离开武汉。会议决定
空15军派部队赶赴现场。叶群开会回来告诉林:“陈再道只会打仗,脑子简单,
在武汉支持保守派,助长了保守派气焰,你赶快给主席写一封信,劝他离开武汉,
不然,很快就会发生一场大规模的流血事件”!叶群还说,“谢富治、王力这些中
央文革的家伙到处挑动群众斗群众,这是他们自找的麻烦,主席的安全保证不了,
会赖到军队头上来……总理和邓大姐决定都亲自去武汉。江青要你和我也去,怎么
办”?林彪说:“闹这么大的乱子,我就不去,也没有本事处理。总理心脏不好,
劝总理也不要去。江青自己为什么不能去”?叶群答:“现在群众恨死中央文革了
,她要去了,群众照样揍她”。林彪说:“你立即告诉吴法宪、余立金,要部队不
惜一切代价绝对保证主席安全,避免流血事件”。接着林彪看了武汉地区的军事地
图后,和总理磋商,立即写了一封短信,劝毛速离武汉,并派我带上信立即乘飞机
去了武汉。

  所以,不是林彪相信了王力的说法才给毛泽东写信的。

  以上几个地方,皆与历史事实有出入。

  况且后来,中央专案组和中纪委没有因为武汉事件去追究王力个人的行为、责
任,以上一些根据市野传说指责王力的问题,又发表在党史刊物上,是否严肃呢?


华夏文摘增刊 第四五七期 二○○五年十月三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5 小时[ DST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2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简体中文语系由 PHPBB中文翻译小组 维护制作